|
熱門:

2017年7月28日 推介文章

少女打機吐氣:我不是花瓶
——專訪「香港第一女子隊」PandaCute

「女仔學咩人打機?」、「排位高一定有男仔幫」、「靠樣沒實力」......如此冷嘲熱諷,電競女選手聽不少。正因為不甘受辱,五位少女組成女子電競隊PandaCute,由業餘打到職業,誓向男性主導的電競世界證明,除了行街扮靚和追韓星,女生也可以是打機迷,而且「好打得」!

撰文:李澄欣 本刊記者

打機,是她們的工作。

周二下午,PandaCute五位成員剛吃完午飯,一邊補妝,一邊在Facebook回覆粉絲留言,見記者來訪,才施施然脫下毛毛拖鞋,換回鞋子準備拍照。「哎,食飽好眼瞓。」隊員伸着懶腰說。

她們每日朝10晚8上班,在九龍灣訓練總部打《英雄聯盟》(LoL),上午練習基本功,下午與其他隊伍友誼賽,晚上做直播與粉絲互動。

總部玻璃房內一排電腦,是她們的「謀生工具」。牆上貼滿遊戲海報,殺氣騰騰,枱面的毛公仔、糖果、唇膏,和電腦的粉紅色桌布,卻為辦公室增添幾分少女情懷。隊名PandaCute貫徹霸氣、可愛兼備的奇異風格,取自遊戲中的術語「PentaKill」(五連殺)。

赴台受周杰倫隊集訓

隊長陳嘉靖(Deer)、石凱儀(夢兒)、嚴雅麗(Lily)和毛芷晴(MoMo)今年20歲,年紀最小的劉麗芳(Rispy)剛成年。她們大部分來自破碎家庭,全都自小打機,《英雄聯盟》資歷平均三四年,起初只是一支參加網吧賽事的業餘隊伍,後來成績不俗,去年10月獲公司發掘成為職業隊,有基本底薪,也有廣告費及出席公開活動的額外報酬。

簽約後,公司送五人赴台接受周杰倫的職業隊伍J Team託管集訓,其中一兩人是首次坐飛機出國,為期一個月的訓練,每日中午12時至晚上10時進行。

成立至今不足一年,PandaCute在香港及外地打過6場比賽,已在數碼港SHero女子盃和「香港競XP」女子賽連取兩冠,奠定「香港第一女子隊」稱號。

香港電競發展落後,社會認定打機沒出息,五人中有的幸運地獲家人支持。隊長Deer自10歲起跟父親打機,MoMo亦從小與爸爸和兄長打機,家人因此理解和贊成,她笑言:「爸爸知道後好開心,還說『果然得到我真傳!』」

打機「不孝」 母女瀕決裂

但幸運兒僅屬少數,夢兒在隊中技術最強,卻因追逐電競夢弄得家嘈屋閉。她在文憑試後報讀化妝課程,學費也交了,才決定投身電競,家人擔心她三分鐘熱度,兩位大她10年和9年的姐姐「思想很踏實」,指責她不孝、不為家人着想。入隊後母女瀕決裂,夢兒多次想離家出走,「當時很大壓力,很不開心」,最終「阿媽反對不到就支持」,才平息風波。

DSE前輟學「無悔」

入隊時年僅17歲的Rispy輟學打機,犧牲更大。去年初抽到免費門票參加HKES舉辦的單挑擂台比賽,第二天就打入八強,且是唯一女生,隊長Deer見她嶄露頭角,向她招手。

機會難逢,但她當時還有幾個月便應考文憑試,入隊意味着要放棄學業。「我成績麻麻,入大學機會渺茫,我不想中學畢業後『做平民』、OL。」她遂賭上前途搏一鋪,父母第一個反應是問什麼叫電競,懷疑她受騙,接着是極力反對。「屋企人不喜歡我打機,說我有毛有翼。」

她輟學後兼職做收銀,一邊應付戰隊練習。為證明對電競認真,她答應父母一年內贏香港冠軍,「現在兌現到承諾」。問她曾否後悔犧牲學業,她大力搖頭:「如果看着隊伍贏獎、上新聞,但沒我份兒,現在一定很後悔!」

不過隊長Deer補上一句,呼籲有意打全職的年輕人兼顧學業。「最好像港隊泳手的模式,一邊讀書一邊做選手。如果all in電競,只可進不可退,會很大壓力。」

——節錄自八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