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8年4月12日 推介文章

習近平時代 問神州吉凶

撰文:莊梓 時事評論員

中共修憲,習近平時代正式來臨。全國人大會議在3月11日大會上「高票」通過憲法修正案(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票無效),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限制,令習近平可以長期執政,也令中共返回毛澤東年代的領導終身制局面。參加會議的人大代表、包括香港代表,都面露笑容表示支持修憲,對這些人來說,他們真的對這種改變毫不擔憂﹝表一﹞

大家應該還記得,中共元老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都是死於任內,終身擔任「黨和國家領導人」,毛澤東晚年患上柏金遜症,仍然公開接待外賓,躺坐在沙發上面容扭曲,國人看在眼裏,都知道國家的體制出了大問題;那個年代,憲法條文並沒有規定領導人退休。

伴隨着領導終身制的,是無法無天、憲法形同廢紙的歲月,國家主席劉少奇在任時被關押批鬥致死,死亡證上「職業」一欄寫上的,竟然是「無業」!國家憲法連國家主席的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老百姓的處境如何悲涼,當可思過半矣!

前後制定四部憲法

中共從1949年建政開始,前後制定了四部憲法,分別是1954、1975、1978、1982。1954年是第一部憲法,取代由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一屆全體會議制定的《共同綱領》,正式宣布放棄「新民主主義」,實行社會主義,標誌着中共建立的政治和經濟新秩序正式登台。

第二次制憲是1975年,接近文化大革命尾聲,當時正是全國陷入瘋狂左傾的年代,根本沒有法制可言,當年的憲法制定其實是中共修改黨章,大量文革語言入憲,是中國法制最黑暗的年代。

到1978年四人幫已經下台,鄧小平復出撥亂反正,把國家引向有法可依、依法辦事,文革期間訂立的憲法不能再用。但是,當年左毒未清,華國鋒以「兩個凡是」(凡毛主席的決策堅決擁護、凡毛主席的指示堅決遵循)大搞個人崇拜,78年的憲法仍然未能完全清除文革留下的政治痕跡。

直到1982年在鄧小平主持之下,憲法再次重新修訂,在總結了毛澤東年代個人崇拜、終身制、權力沒有制衡等弊端之後,82憲法確立了國家的分權結構,並為國家主席設下了任期。82憲法公布之後沿用至今,期間作出幾次修訂,分別是1988年允許私營經濟、允許土地使用權轉讓;1993年確立「社會主席市場經濟」;1999年加入「鄧小平理論」;2004年加入「三個代表」;修憲的主題,都是配合大陸由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的變化,為市場經濟、財產私有、合法轉讓、承認民營企業等奠定「法律基礎」。其次,就是按慣例把最高領導人的「理論貢獻」寫入憲法,確立他們的歷史地位,憲法的主體基本上是保持不變的。

相比過去幾次修憲,今年是一個大動作,其中最引起爭議的,是樹立習近平的個人權威,包括刪去國家主席任期,令他可以持續連任,等於是恢復了毛澤東年代的終身制。又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入憲,是繼毛之後首名仍在位的中共領導人把自己的「思想貢獻」寫入憲法;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是在卸任後才獲得這個地位,習近平的做法可說是完全破格﹝表二﹞

六四打亂原來部署

搞個人崇拜、搞終身制對國家帶來的災難,很多人現在仍記憶猶新,儘管今年修憲,內地官媒和人大代表紛紛叫好,但難道他們都完全忘記了過去一段慘痛歷史嗎?1982年的憲法致力打破終身制、反對個人崇拜、建立分權體制,目的都是防止「集體領導」變質成為「個人專斷」,最高領導人成為無人可以制約的獨裁者。

國家主席終身制,亦打破了中共最高層權力交接的規矩。鄧小平76年復出之後,致力要解決的問題之一,就是推動中共幹部年輕化,以及最高層的權力交班能在和平、有序的情況下進行。改革的結果,是政治局常委訂下了「七上八下」的潛規則,雖無明文規定,但一般到換屆時如果到68歲,就要退下火線,不得連任。

接班的問題,鄧小平原來屬意胡耀邦和趙紫陽,但八九「六四」一役打亂了原來部署,在毫無計劃之下,江澤民奉召入京接任中共總書記,與此同時,鄧以隔代欽點的形式,培植胡錦濤接江澤民的棒。結果,江任兩屆國家主席之後退休,胡順利繼任,江雖然仍留在中央軍委一段時間,但象徵國家最高權力的國家主席職務,總算是按憲法規定有序交接,成為中共歷史上首次「正常」的最高權力更替。而胡錦濤也按足規矩,在任兩屆之後全身而退,不留在任何職位,算是為中共立下一個榜樣。

今年修憲,終結了剛上軌道的接班制度,習近平除了令自己可以無限期地做下去,也大批排除了當年被認為可能會成為接班人的團派代表人物,習近平之後大陸的接班制度如何安排,已經完全無跡可尋。接班制度瓦解,將會是國家未來的政治隱患。

洗腦式造神  何不公開財產?

過去五年,大陸媒體不停為習近平造勢、歌功頌德,做法近乎個人崇拜式的洗腦宣傳。組織上,習近平透過成立各種小組(財經、國安)並自任組長,繞過並架空了其他常委的權力,集所有大權於一身。鄧小平年代,國家主席、總書記、軍委主席由不同人擔任,鄧本人掌軍委,雖是最後話事人,但總書記、主席、總理、人大委員長按分工仍可掌控部分最高權力。

此外,黨內制衡也開始制度化,鄧小平年代有陳雲(代表「保守派」),江澤民年代有李鵬、朱鎔基,總書記(通常兼任國家主席)和總理成為雙頭馬車,出現所謂江(澤民)朱(鎔基)體制、胡(錦濤)溫(家寶)體制,這種體制並非制衡,但起碼不是由一人獨攬大權。現在習近平身邊,都是親信智囊(如王滬寧、劉鶴)、或政績並不超卓的地方幹部(如栗戰書、趙樂際),成不了獨當一面的人物,令習近平的權勢可以毫無障礙地伸展到任何地方。

修憲之後,習近平在位時間可以長達十年、二十年,在這段時間,能夠進入權力核心的都是習家軍的成員;可以說,習近平想要推行的政策、想要落實的計劃,基本上不會遇上任何阻力。

很多人都會問:習近平集大權於一身、大搞造神運動、永續連任,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實現強國夢、中國夢,一定要這樣才能做得到嗎?毛澤東當年何嘗不是有一個「六億神州盡堯舜」的共產主義夢,他追求的,也是一個人民當家作主、沒有剝削壓迫的新社會,但懷着良好願望的理想,最終卻舖成了通往地獄之門的不歸路,這些慘痛回憶,我們有沒有汲取箇中教訓?

習近平上台之後全力反貪腐、打大老虎,無疑可以贏取民心,為自己積累大量政治資本,也挽救了中共在貪腐中不斷沉淪的聲望。從被揭出來的多宗大案,及牽涉高幹之廣泛、人數之多,說中共已陷入亡黨亡國危機邊緣,一點也不誇張。然而大家都明白,最高領導人憑個人權力和威望去反貪腐,可以立竿見影,但難以達到長治久安。很多人都不明白,反貪腐雷厲風行,但民眾長期以來呼籲推行的幹部申報財產制度,為何遲遲都出不了台?習近平權傾天下,何不以身作則、帶頭公開個人財產?幹部公開申報財產制度一天未建立,都意味着習近平對貪官仍然妥協,反貪腐工作仍然未夠徹底;一套完整的反貪腐規章制度仍有待出台。

習近平上台頭5年,大陸的政治發展出現了明顯轉變,除了個人集權、鞏固自己的核心地位,他也以反貪腐作為整頓中共黨紀,以及重新加強共產黨的角色。今屆人大通過的政府機構改組,貫穿的一條主線就是黨重新參與國家政策及管理,一反由趙紫陽年代提出的「黨政分家」主張,重新加強中央集權,甚至把權力下放給行政部門和地方政權的政策,也重新收回,集中到黨中央。習近平明確表示,只有共產黨有能力領導中國走向21世紀,今年修憲加入「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正是要在憲法層面落實中共無可挑戰的地位!

——節錄自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