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8年8月2日 推介文章

告密者.攝錄機.群氓三害擾校園

在遠離法治軌道的社會,人們缺乏「免於恐懼的自由」,面對小說《1984》裏的「老大哥」式監控。

撰文:丁望

《1984》預言 智能監控器

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1903-1950)出版於1949年的《1984》,描寫無處不在的「老大哥」造成的恐怖,亦預言監控器材的現代化;「老大哥」式的監控,衍生告密者和政治的順從者(馴服工具)。

告密令被誣陷者備受折騰,如《詩經.小雅.十月之交》云:「無罪無辜,讒口囂囂」(沒罪沒錯,卻被讒言誣陷)。

這幾年,北京政局左轉,重樹毛的「高大形象」、回到毛的政治老路。在極度集權和造神之下,知識界、宗教界有類似毛文革(1966-1976)的亞文革(2013-),包含「七不准」禁令,大學校園的大清算(批憲政民主說、普世價值觀、自由論等)、大清查(大學教材和課堂授課)、大清洗(趕走「宣揚自由化」教授);還有整肅維權律師和「709大搜捕」,強拆教堂十字架等。

在此政治生態下,攝錄機、告密者和紅衛兵式的群氓,成為「校園三害」。

以「先進」電子器材(如攝錄機、智能型的人臉識別器)和大數據(雲計算),在社會各階層監控民眾,不再是《1984》的預言,而是「新時代」的新常態。有些大學的黨委、行政官員,也在課室設置攝錄機,監視教師有無「妄議中央」或「自由化」傾向。

北京外交史專家資中筠說:「有的高校教室安裝攝像頭,以監督老師講課內容。這無異於把老師作為潛在的犯罪分子來對待了。師道尊嚴蕩然無存。」

她猜想,這是「整人的行政官員想出來的」。

與智能型監控器不同的,告密者並非「新時代」的新鮮事。早在毛時代(1949-1976)就大量存在。1980年代,改革家胡耀邦、萬里和趙紫陽,主持書記處或國務院,大力清理文革左禍,告密風被壓制。這種稍放寬社會控制之舉,獲第一代的葉劍英、鄧小平、陳雲支持。

八九學潮後,接替趙紫陽當總書記者高喊「講政治」、反自由化,且有「姓社姓資」之問,告密者又活躍起來,協助公安局清查學潮參加者。

胡溫新政時段(2003-2013),以「新三民主義」和營造「和諧社會」為社會治理的取向之一,告密活動少一些。但是,控制政法系統的周永康,仍看重告密的手段可增加「維穩實效」。

二維護二絕對 告密者活躍

這幾年的「新時代」,強調「講政治」,政治宣傳的主旋律是「擁戴領袖」:「二維護」和「二絕對」。

「二維護」指維護核心人物在黨中央和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軍方是「三維護」:維護權威、維護核心、維護和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二絕對」指絕對忠誠、絕對服從。官方又鼓吹「敢(強)亮劍、震懾力」,恢復遊街示眾和公開認罪悔罪的懲罰,以強化「專政職能」,告密者大增。

尤盛東事件 翟桔紅雙開

6月底,廈門大學的嘉庚學院(紀念「愛國僑領」陳嘉庚而命名)發生學生告密事件。

被密報講課「出軌」的尤盛東,是有31年教學經驗的資深教授(71歲),講授國際貿易等課程,備受學生歡迎。在講課中,他有「自由化」言論,被「檢舉揭發積極分子」密告,廈大黨委下令將他解聘。400餘學生上書要求撤銷解聘令,但未獲接納。

尤盛東表示,不會盲從未經實踐驗證的教條,不會昧着良心說假話。

他堅持「實踐檢驗真理」,實是弘揚胡耀邦的改革精神。所謂自由化,只是偏離「雲端」的主旋律,對於造神、某些職務不受任期限制有不同的看法。

在尤盛東事件之後,河北工程大學(邯鄲)臨床醫學院副教授王剛,被研究助理或學生告密,指他「違反課堂紀律」,於7月上旬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所謂違紀,只是提到憲政民主理想和依法維權。

在尤盛東事件之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武漢)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翟桔紅(49歲),也被告密者盯住,說她在課堂上批評修憲、以使「國家主席」不受任期限制。事發後,她被解除教職。

告密的範圍,並不只是學生中的「積極分子」監視教師,也監視被假定為「有不滿情緒」的學生。

告密的,不僅是學生,各級學校的教師特別是中小學教員,亦有告密者誣陷、迫害學生(特別是在毛時代折騰黑五類子女)。

——節錄自八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