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1月2日 推介文章

「紡織大王」千金:苦難亦是恩典!

67歲的陳淑玲(Shirley)是「紡織大王」陳瑞球的掌上明珠,除協助打理紡織王國外,還擔任多項公職。近十年,順風順水的商界女強人,卻先後經歷女兒患癌、31歲兒子猝逝、父母百年歸老的悲痛。不過,陳淑玲很快走出陰霾,領悟到「苦難」也是一種「恩賜」,使人明白珍惜眼前人、助人自助的道理。2013年她創立SADS基金(SADS HK)幫助同病相憐的家庭。

撰文:鄧傳鏘 本刊總編輯、張婷婷 本刊特約記者

陳淑玲是上市公司YGM貿易(00375)副主席、長江製衣(00294)董事,去年才卸任中華廠商會第一副會長,也參與政府和貿發局多個委員會的工作。父親陳瑞球(球伯)1949年在香港創辦長江製衣,人稱「紡織大王」,今年3月27日辭世,享年91歲。

訪問在新蒲崗的長江製衣大廈內進行,這裏有着兩父女的溫馨回憶。陳淑玲笑言,父親自幼偏心,家裏做服裝生意,三個兄長卻常抱怨沒新衣穿,因為新衣都只買給她這個女兒。Shirley很早已決定幫助父親打理家族生意,在英國讀書便揀選時裝和紡織科目。

球伯生前樂善好施,設立陳氏家族慈善基金,關注青年教育。陳淑玲憶述,很多時父親為善不為人知,例如看到報章報道有人遇到不幸需要協助,就會明查暗訪雪中送炭,這種精神也潛移默化了家人。

球伯還是一個浪漫的人,母親林滿珍鍾愛櫻花,兩人便每年結伴到日本賞櫻。40年前中國改革開放,他是首批到內地設廠的工業家,成立合資企業無錫一棉紡織集團,更在當地公園建了一座「滿珍林」,栽種過千棵櫻花樹!

父親91歲笑喪

2012年父親失去老伴,Shirley突然失去兒子祖榮(Dwayne),兩人互相扶持,關係更加親密。母親走後父親身體變差,不時出入醫院,需要植入人工心瓣。離世那天,球伯小病初癒準備出院,他在病床上笑說出院後要到日本賞櫻,話聲戛然而止,心臟突然停頓。Shirley憶述時平靜釋懷,「講緊最開心的事情去了,好平安!」

父母高齡辭世雖然不捨,但可說是「笑喪」。六年前Dwayne猝死,卻恍如晴天霹靂,Shirley經歷過萬念俱灰、以淚洗臉的日子。

記得那天是6月26日,陳淑玲如常到公司返工,突然接到家裏來電,說兒子已死了。更令她難以釋懷的是,死因填的是「unknown」。事發前一天,兒子還興高采烈地替她的iPhone下載Apps,一家人chitchat了一整晚,估不到一天後已陰陽永隔。

除了悲傷外,那段時間Shirley也感到神的不義及不公。故事由2006年說起,那時女兒患癌,平時工作上運籌帷幄的女強人,頓時變得焦慮、徬徨;反觀身為基督徒的女兒,內心有信仰,在教會和朋友的支持下,能夠平靜面對病患,女兒引領了母親成為基督徒。

6年後Dwayne出事,已為虔誠基督徒的Shirley卻白頭人送黑頭人,送兒子到殮房時,疑惑地問同行的妹妹:「係唔係我自己做錯事,神要責怪我?」

回到家中,第一件事便是打開《聖經》,眼都哭腫了,看不到書,便請親友給她讀出「約伯記」;當中講述神為了試驗信徒約伯,先後奪去了財富、家人和健康,最後神給予約伯的比失去的更多,但Shirley質疑「神怎可以歸還個仔給我!」

記得當日正好是母親去世後100日,父親忙於打點,Shirley不敢告知外孫去世的噩耗;翌日父親得悉,前來女兒家中慰問,當時兒子六個好友分別從世界各地飛來。「自己還很茫然,父親突然說:『你契咗佢啦!』」原來父親希望Shirley契一個兒子以彌補所失,結果那晚她總共多了五個契仔、一個契女。這些都是和Dwayne一起成長的好朋友,Shirley從他們眼神、動作、談吐、背影、神態,甚至講述的往事,拼湊出兒子的身影。恍如神會給予了更多!

由死因不明到發現SADS

Dwayne的解剖檢驗是心臟、 腦部正常,毒理測試沒有疑點,結論是未能確定死因,作為母親的覺得「好唔安樂」。時常聽到閒言閒語,說什麼沉迷電腦、女鬼勾魂……;明知荒謬,卻無從反駁,因此很希望還兒子一個清白。

結果冥冥中自有安排!Dwayne出事前,一家人本已計劃8月到亞美尼亞阿拉湼山尋找挪亞方舟,Dwayne 6月離世後,陳淑玲傷心欲絕,擬取消行程,但幫忙安排的友人說:這是Dwayne生前想去的旅程。在英國轉機時偶然看到一則關於SADS的報道,遂直接聯絡負責人,原來SADS UK創辦人的兒子亦是在睡夢中猝死。

回港後,陳淑玲找到醫生為Dwayne的心臟組織進行遺傳因子測試,發現確是患了SADS病症中的布嘉達綜合症(Brugada Syndrome)。醫生團隊亦完成研究,去年在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刊出本港首份有關SADS的研究報告。

Dwayne死後一年,Shirley開始釋懷,相信兒子已被神接納,到了天家,將來可以重聚。而契仔契女亦給予她精神上的扶持,現時她已有4個契媳婦和5個契孫。

如今Shirley平靜地說:「神已給他與我共度了31年快樂的時光。當然人有私心,當然希望個仔還在世間啦!但明白到人死不能復生,唯有向前看。」

打擊可以令人一沉不起,也可以如醍醐灌頂,轉變人生觀,在這個意義上,苦難恍如恩典。2013年,她在香港創立了「遺傳性心律基金會」(SADS HK)。

陳淑玲近年不時接受訪問,都是為了宣傳基金會,主旨是「救助突發心臟性猝死基因傾向的兒童或年輕人、支持他們的家屬」。

作為過來人,她希望年輕人不要步Dwayne後塵,家屬們亦不需承受她那錐心傷痛。SADS HK成立後,首個來電查詢的亦是一位悲傷的媽媽,她看到報道,想起年前猝死的兒子。陳淑玲直接和她傾談,協助這位媽媽和家人做基因測試,發現其家人帶有SADS相關遺傳因子。

陳淑玲慨嘆,最大困難是接觸死者家屬,香港人比較保守,不願透露家事,就算SADS HK提供免費基因測試,也遭拒絕。Shirley理解他們會有很多憂慮,例如怕別人知道後會有心理壓力,怕工作上被人歧視,怕買保險時被拒絕等。

錯過介入時機

她希望,社會對SADS有較多認識,不要用怪異眼光看他們,讓有關人士及早知道情況,一旦出現昏厥、心痛、氣喘等徵狀時不要掉以輕心。Dwayne生前喜歡潛水、滑雪,事發前數月曾做身體檢查,包括心電圖,健康正常。

但如今回想起來,離世前原來出現過不少症狀,只是那時對SADS一無所知,錯過介入時機。「之前他有同我講『媽咪呀,我好攰!』」還以為兒子「不想阿媽囉嗦,講多兩句就話攰!」

Dwayne又提過心跳時快時慢,她亦沒有放心上,事發前幾日,有次同行,Dwayne突然失平衡,Shirley上前扶起時已清醒,由於沒有受傷或不適,就沒有去求診。「我成日想,如果我對這個病早有認識,是否可幫到他呢?」

如今已不能走回頭,「我自己幫不到個仔……,不代表不能幫其他家庭、其他細路!」現時有醫療技術可以減低帶有相關基因人士的猝死風險,例如有些人可以安裝植入式心臟除顫器(ICD);亦可服用由醫生處方的奎尼丁、氟卡尼之類的藥物。

陳淑玲常掛在口邊的口頭禪是:「人生無論係30、60定90,在神眼中都只係一個數字,最終都要去一個永恒的地方!」Shirley已將對亡兒的愛轉化為大愛。「無錯,他是一個比較短的生命,如何藉着他的離去幫到其他人,這樣最緊要!」

接連失去至親,明白生命無常,問到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將如何度過今天?「會與家人一起,還不緊抱個女,難道還做訪問!」

——節錄自1月號《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