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2月28日 推介文章

大學生當「卵牛」 賺營養費九萬九

過去台灣法例不周,不少大學生甘願做「卵牛」,透過多次捐卵,每次最多賺取9.9萬台幣(約2.5萬港元)的「營養費」,因此每逄暑假,捐卵人數總是特別高,有人揶揄如同「捐卵暑期工」。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

時至今日,政府限制捐卵次數後,仍有捐贈者視之為一次賺錢的機會,但今年23歲的NiNi捐卵原因卻與眾不同。

原來她18歲時曾經墜胎,長大後看到一些媽媽求子之苦,悔不當初,「曾經虧欠孩子,想捐給有需要的人」。NiNi去年暑假如常上Facebook時,偶爾看到捐卵資訊,抱着好奇心到部落格再三搜索。

初時對捐卵認識不深,她直言心裏難免恐慌,不知道對身體有何負面影響,幸好台灣在這方面的網絡資訊豐富,不少是網友的親身經歷,認識多了才慢慢放下憂慮,考慮大約一星期後,她下定決心報名捐贈,笑言年輕是本錢,「每個月女生都會排卵,有點浪費,不如捐給有需要的人。」

報名後數天,她便收到診所來電,要求作抽血檢驗,包括是否有遺傳病、性病等,又會查看卵巢功能指數及毒物篩檢,確定有足夠捐贈能力。通過檢查後一個月,診所便通知配對成功!當收到電話一刻,她不禁笑逐顏開地說,「哇!我的卵要給別人媽媽,跟捐血感覺很不同。」

打針不可怕

由於她的卵巢功能指數較高,只需三天打排卵針,「有些人卵巢比較差的,要打七天或是十二天。」過程中,她一直在社交平台分享感受,甚至是打針過程,「心理還好,身體變化滿多,感覺肚子很脹,不能跑步」。於療程的第七天早上,她便到診所做手術,成功取卵。

「手術後剛醒來最痛,打針反而不可怕。」NiNi指開初朋友與家人聽到她要捐卵,特別是知道要動手術,大部分都嚇一跳,雖然很擔心,但亦尊重她的決定,「我做完手術後說,其實很安全」。

她指出有同齡人也捐卵,但大部分表現害怕,除了因為動手術,更擔憂在街上碰到擁有自己基因的「小孩」,NiNi認為機會很低,亦不會太在意,「我沒有真正去養他,小孩是屬於那個媽媽和爸爸組織的家庭,不是我的」。

作為捐卵過來人,她提醒女生捐卵時要留意身體情況,不要因為營養費,便興沖沖去報名。對她而言,捐卵後的喜悅絕非金錢可衡量,「在三十歲以前,做了一件大善事,心裏很開心」。

——節錄自三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