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4月10日 推介文章

歷史血的教訓 中國逢九多災

本文以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建立「一黨領導」政體以來的70年,為研究的時段,述評逢九多災。逢九之災,或可粗分為兩大類:戰爭災難,社會左禍。本文先述兩大類的輪廓,再分析造成禍害的主因。

撰文:丁望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

從1949內戰 到西藏戰事

1939年9月,德國希特勒軍隊攻打波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標誌,也是逢九有戰禍的一個紀錄。

二戰雖在1945年9月結束, 但以「社會主義革命」為名的戰爭,接着在歐、亞諸國爆發。蘇共援助中共奪取政權的戰爭(史稱國共內戰,1946-1949)。

1949年1月,(北)平(天)津戰役結束後,中共繼續推進軍事奪權,發起渡江戰役和華南、西南之戰。國民政府於11月重慶失守後遷往台北,國共隔海分治的格局形成。

在10年後的1959年3月,藏民不滿當政者在西藏的強制性「社會主義改革」,要求真正的自治、維護藏族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發動抗議活動。在部分藏軍護送下,達賴喇嘛和支持者逃往印度。中共中央派遣軍隊,在西藏發起「平叛」戰爭。

1959中印戰 珍寶島戰役

1959年8月,中印邊境戰在麥克馬洪線附近發生。

海峽兩岸亦有戰事。1958年8月23日,毛下令炮轟金門(台稱823炮戰)。1959年,仍維持時打時停或隔日開炮的戰局。

毛文革期間(1966-1976), 中蘇邊境武裝衝突,是主要的戰爭。1969年3月的珍寶島事件,是兩軍在邊境河烏蘇里江珍寶島的戰事。同年6月,新疆裕民縣有中蘇小規模的邊境軍事衝突。

在毛文革結束之後的1979年2月、3月,鄧小平主導對越「懲罰戰」。

1949一邊倒 斯大林秦皇

當政者的極左政策和極左政治運動,造成的社會禍害(左禍),也足以說明逢九多災。

1949年中共建政前後,毛發表〈人民民主專政論〉,又宣布對蘇共一邊倒,確定了中共的政治取向、外交傾斜政策;在經濟領域,則實行蘇共嚴密控制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體系。

所謂人民民主,是政治的偽命題,人民從未真正「當家作主」、享民主權。毛的專政論,源自列寧《國家與革命》闡述的無產階級專政。中共黨內改革派、憲政民主派李銳,概括毛的政治取向:列寧、斯大林加秦始皇。連黨章規定的「黨內民主」也是空話,何來全社會的民主?

在「一黨領導」體制的專政論之下,1949年就有大舉搜捕行動,以達致「專政的震懾力」。中共定為「早期解放區」的北方一些省份,則開展暴力「土地改革」。

1950年代前、中期的全面土改、鎮反、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反胡風事件、肅反、反右等,都是延續1949年的暴力專政,民眾受到的禍害很深。

1959大飢餓 500萬人餓死

1959年,有範圍更廣的左禍,民眾死亡人數甚多。

1958年,毛發起的三面紅旗運動(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和全民煉鋼(或稱土法煉鋼),是反智、反科學、反民意的極左政治運動。其最大的禍害,是民眾大量餓死(主要是農民和農村居民)。

大飢餓在1958年就發生,餓死92萬;1959年出現第一次「高峰」,餓死近500萬;1960年最高達1700萬,1961年近850萬。這是汕頭大學醫學院一位退休教授,經精細計量學分析後得出的數據。他指出,1959至1961三年死亡人數超過3100萬;1958至1962五年的死亡人數,則超過3456萬1。與其他學者的評估接近。

大飢餓在1963至1966年緩解,但毛文革時又有斷斷續續的飢荒。1979年,中共中央副主席陳雲說:「革命勝利30年了,……不少地方還有要飯的。」

農村試行包產到戶(大包乾, 分田單幹),於1978年初始於安徽、四川等地。比較全面的推行,則是1979、1980年的事。

包產到戶的試驗,並非中共高幹或中共中央的「政策指導」,而是飢餓中難以活下去的農民(人民公社的變相農奴),冒着生命危險「摸石過河」闖出來的生路。誠如改革派經濟學家、曾任朱鎔基總理秘書的李劍閣說的:「農村的改革就是被肚子逼出來的。農民餓的不行了,要討飯了,就冒着死罪搞包產到戶了。」

1969年,是毛文革中林彪權力攀上頂峰的一年,也是社會上左禍沉重的一年。

4月的中共九大,修改黨章把林定為毛的接班人,並強調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

1969上山下鄉 清階級隊伍

1969年,中共的全黨工作,着力於強化專政職能。1968年開始的清理階級隊伍,在1969年引向高潮,鬥爭「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分子,1950年代已被整的所謂階級敵人)。各地有任意槍殺、活埋之舉,連小童亦不放過。

1969年的上山下鄉運動,是「災害面」更廣的左禍。1968年12月,毛發出政治號召:知識青年應下鄉勞動接受工農兵再教育,1969年形成「知青下鄉潮」。

在城市沒書讀、沒機會就業者被趕到農村、軍隊生產兵團,被奴役幹苦活而得不到合理報酬、生活環境惡劣。不少城市女知青被幹部、軍官強姦,或受盡性勒索之苦。

1979兩手策略 定四項原則

1979年,經濟體制改革逐步試行,但政治上的「左」殘渣仍甚多。鄧小平是「經濟右手與政治左手並舉」的政治強人,在4月的一次講話,他大談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又確定「四項原則」(或稱四個堅持)為政治大方向:堅持馬列主義毛思想、黨的領導、社會主義、無產階級專政。

此後,列寧、毛澤東的一套專政論,仍深深影響政局,對胡耀邦、趙紫陽、萬里的改革造成一大障礙。

1989軍隊開槍 天安門事件

1989年最大的左禍,是以軍隊開槍處置八九學潮,留下難以彌合的社會創傷。此即第二次天安門事件(第一次在1976),或稱六四事件。

1989年4月,改革家胡耀邦蒙冤病故,北京學生有自發的行動,到天安門廣場悼念他,後來演變為各地民眾聲援的和平請願。

中共高層開明派趙紫陽、胡啟立、萬里等主張以和平方式平息,他們的相應舉措也有達到「和平退場」的預期。鄧小平和極左派卻決定動武,導致6月4日的開槍事件。

事後上台的總書記展開全面的秋後算賬,追查參與和平請願者,強化對知識界的控制、反自由化。後來,又在「講政治」口號下,強化專政職能。1980年代略為寬鬆的政治生態消失,左局越陷越深。

1999年,民眾特別是知識分子仍受「左局」之困。當政者仍強調「講政治」,要求各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警惕國際國內敵對勢力的滲透、顛覆和分裂活動」(這也是2019年政治宣傳的主調之一)。

2009重慶模式 唱紅和打黑

2009年,薄熙來重慶模式的大肆宣揚,被視為「毛文革回潮」的社會災難。

在2007年秋十七大入政治局的紅二代薄熙來,出任重慶市委書記後我行我素,在宣揚毛的「敢想敢說敢幹」口號之下,與胡錦濤、溫家寶的新政背道而行,另行一套強化專政職能的舉措,如強制市民誦毛語錄、唱紅歌、講毛時代的「革命故事」和「學雷鋒」;又脫離法律軌道「打黑」,任意沒收「黑企業家」的資產,形成新的紅色恐怖。後因胡、溫的強力反擊,薄終失敗被囚。

2019兩維護 清除兩面人

2019年,「亞文革」將持續。其可能的取向是:一、強化「兩維護」,提升核心的權威地位和權力的集中統一;二、以「四個不純」為藉口,強調「偉大鬥爭」和「向核心看齊」,清查、清算、清除「兩面人」;三、擴大強化對知識界、宗教界的控制。

2月底,官方公布〈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俗稱黨建20條或20條),重申核心人物的「講政治」。「講政治」的「內核」是「兩維護」:維護「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文件最特別之處,是提出清除「兩面人」,並觸及清除的政治藉口:「黨內存在的思想不純、政治不純、組織不純、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尚未得到根本解決」。

宣傳文件者最具「戰鬥號召」的解釋是:「旗幟鮮明地……把政治上蛻變的『兩面人』及時辨別出來、清除出去,堅決防止黨內形成利益集團攫取政治權力……破壞黨的集中統一。」這段話,無疑是暗示有「陰謀政變者」。

3月人大年會的報告,強調安全危機,「敵對勢力」滲透和顛覆,也是2019年的「風向標」。至少掌權者已為「偉大鬥爭」在做「輿論鋪墊」。

在政治持續左轉下,知識界的言禁更甚,地方官加快強拆教堂十字架和驅趕非官方教會。

香港深受北京左局的困擾,兩制邊界將更加模糊,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受到的衝擊諒會加大。

多災皆因人禍

逢九多災與自然災害無關,而是人禍。人禍,是指掌權者脫離實際、遠離科學常識、漠視民疾的決策與政治運動、政治整肅,好大喜功的「敢想敢幹」和編造階級敵人(敵對勢力)鼓吹鬥爭,妨礙乃至破壞經濟發展。

避免戰亂、人禍,應走社會現代化的文明之路。文明的建立關乎四大因素:制約公權、保障民權、司法獨立的法治;民眾享有自由、民主、人的尊嚴的社會制度;完全的市場經濟體系;包含獨立媒體、宗教自由、壓力團體的民間社會。「一黨領導」體制缺乏此四大因素。

——節錄自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