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5月8日 推介文章

粉絲經濟3.0:追星不如造星

撰文:廖浚朝 Superunion品牌諮詢策略部總監

3月下旬,香港爆出了一宗耐人尋味的娛樂新聞。話說「宇宙最強」甄子丹出席其擔任聯席主席的慈善晚宴時,竟然遭到工作人員的冷待,甄憤而離場。他的妻子汪詩詩事後在Instagram「陳真」上身,炮轟當日的工作人員歧視中國人,帖文更標注「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耐人尋味的是,晚會為數不多的表演嘉賓就有中國人——來自男團EXO的張藝興,網上片段看來,他受到上賓式的款待,辱華一說好像站不住腳。

論國際知名度、演藝才華、社會地位,甄子丹都無理由輸給這位1991年生的後起之秀吧?為什麼甄子丹與張藝興會遭到「一國兩制」的差別待遇呢?

雖然兩人同為「明星」,但背後的造星邏輯卻有大不同。甄子丹也許是華人界數一數二的演藝明星,但張藝興卻是由「粉絲經濟3.0」育成出來的偶像,兩者的影響力不可同日而語﹝表一﹞。

從追星到「愛的供養」

粉絲經濟意指粉絲(Fans,老土的說法是追星族)圍繞着他們的偶像所進行的經濟活動,或稱追星行為。香港人對追星並不陌生,早在八十、九十年代,我們就有「譚張之爭」、「四大天王」,12年前更有著名的楊麗娟事件,她因為瘋狂愛慕劉德華,搞到父母要賣屋賣腎供她追星,後來楊父更因此跳海自殺,事件令全國側目。

在前互聯網時代,粉絲雖然有瘋狂的追星行為,但都屬於單向的經濟活動,消費方式不外乎是購買偶像的專輯、演唱會門票,以及追捧他們所喜歡或代言的商品。這種消費方式由偶像背後的經紀人或唱片公司壟斷,可以說,市場對明星的喜好及消費方式,都是由經紀方一力定義,粉絲的話語權極低,明星的地位就如神一般,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到2003年前後,國內的兩個娛樂選秀節目《快樂男聲》及《超級女聲》開啟了「粉絲經濟2.0」的時代。參賽的藝人不只是台上獻藝,而且要像參選議員般拉票,他們通過頻繁的粉絲見面會、網上互動,甚至組織起粉絲之間的「應援團」,為自己的曲目在音樂排行榜上造勢。互聯網元素的引入,大大增強了粉絲在造星過程的參與程度。這些「民選偶像」不再像以往的巨星般高高在上,粉絲們也開始擁有決定明星成敗的話語權,站起來當家作主。

到2011年起,智能手機的崛起,令人們不再「斷網」,無時無刻地在線,令互聯網追星行為變得無孔不入。國內的幾大追星平台App,例如偶撲、愛豆、魔飯生等等,可以讓粉絲查到偶像的活動日程、個人照片,甚至可以收聽偶像親口說晚安、早安。假如「粉絲經濟2.0」時代的偶像是民選議員,依然享有一定的領導意志;現今的3.0時代,偶像更似是粉絲的「親生子女」,其一舉一動都被集體所共同塑造。

「粉絲經濟3.0」的無孔不入,創造了一個個凝聚力極強的「飯圈」(Fans Club,應援團,港人稱為後援會)。他們組織力強、行動迅速,經常能辦出令人咋舌的應援活動,擁有4000萬微博粉絲的張藝興,前陣子就有粉絲上街遊行,其陣勢與當年的反日遊行相當;前年,國內男團TFBOYS成員王俊凱的18歲生日,粉絲們不僅包起了全國地鐵的戶外廣告牌為他慶生,而且衝出國際,在美國以噴射機在天空寫出祝福字句,粉絲們甚至在外太空買下18顆星星,以王俊凱的名義為星星命名。這樣的影響力,豈是上一輩藝人所能想像?

老一輩的我們見到時下的新興偶像,總是暗忖:「有無搞錯,咁都係明星?」誠然,當今的明星在「聲、色、藝」方面也許比不上前互聯網時代的巨星,但他們的影響力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原因是他們能滿足粉絲不同階段的情感需要。

滿足不同階段的情感需要

第一階段是古今共通的──始於欣賞。要成為明星,總需要有值得欣賞之處。除了傳統的「聲、色、藝」之外,也可以是一些特別的人格設定,被稱為綜藝女王的女星迪麗熱巴,除了亮麗的外表,更帶有「吃貨」屬性,看她在綜藝節目中無時無刻地進食,與人們認知的大明星形象反差極大,反而令人覺得她真性情,讓她在粉絲市場中男女通吃。

開始欣賞一位明星後,人們自然就會瀏覽相關的粉絲社區。日積月累的互動,擁有共同喜好的粉絲們很自然就會成為知心的好朋友。此時,這些社區在粉絲心中不再只是明星的應援團,而是「歸屬感」的大本營。有調研指出,國內的「留守兒童」(父母雙雙出外打工)是瘋狂粉絲的主要來源,原因是他們普遍缺乏關愛,轉而在粉絲團中尋求同伴的認同及歸屬感。

當追星逐漸成為了人生寄託,粉絲們會開始從中尋求「成功感」。前文提到的TFBOYS王俊凱,其應援團擁有嚴密的組織架構,每個粉絲都有清楚的分工,從募資、策劃、到媒體投放、物料製作,公關演講等一應俱全,動員能力比起4A廣告公司猶有過之。他們同心協力為偶像策劃盛大的應援活動,其參與過程本身就令人樂在其中,甚至帶來日常工作所不能提供的成功感。

最後,一些見證偶像成長的忠實粉絲,甚至能享有恍如望子成龍的「自我實現感」。明星鹿晗有一位「天字第一號粉絲」王夢秋,北大畢業的她曾經是百度副總裁,在鹿晗出道早期就開始為他牽線搭橋,尋找品牌代言。在2017年,她甚至將鹿晗帶入投資圈,聯合成立了專注文化創投的清晗基金,一步步將她的偶像推上人生巔峰。與其說鹿晗是她的偶像,倒不如說王夢秋是他的人生領航人。

——節錄自五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