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8月1日 推介文章

金發局主席李律仁:「兩制」是香港立足點

撰文:李潤茵 本刊記者

近月連串政治事件,將香港推上國際舞台。金發局作為對外宣傳機構,李律仁坦承「要解釋的東西很多」。他將香港這一國際金融中心比喻為像「子彈火車」般「高速運行的精密機器」,不同組件千絲萬縷,往往牽一髮動全身!

剛剛榮登為資深大律師,他強調在世界心目中,香港是不是「兩制」很重要,哪怕只是被懷疑,已值得戒慎恐懼,「因為動搖到香港在世界的立足點!」

美國政治複雜 港人難上手

美國國會已經提出《人權法案》,擬重新審視《香港政策法》, 決定保留獨立關稅地位與否,有人認為已經對「兩制」示警。

李律仁曾在美國生活近十年,並於當地執業,他不認為這是普遍美國的想法;但另一方面,他亦提醒美國政客很擅長打「開口牌」。正因政治環境複雜,很多美企最少會聘請兩間律師行。

他憶述:「一間是民主黨陣營,我前東家就被視為『法律界民主黨重鎮』,但客戶同時都會聘請另一間屬於共和黨陣營的律師行來護航。這對香港政府來說是相當吃力,你不可能長期在華盛頓聘請十間八間律師行啊!」

但他指出,無論美國政客動機為何,香港都必須清楚解釋「一國兩制」,並以紐約作類比:「我在紐約住過兩年、交過紐約稅,但到今天仍然無法完全解釋紐約州與紐約市的分工。」以警察為例,紐約州不屬於紐約市,但州長可緊急動員市警察,市政府則千方百計避免州政府干預。

他續指出「一國兩制」在法律保障及憲制遠較紐約清晰,不過中港工作跟文化差異很大,容易出現狀況。「『一國』也好『兩制』也罷,制度都是由人組成,不可能只有正面,也會產生問題及反彈。」

帝力於我有何哉

他說,以往中國經濟未發展, 與香港較易取平衡,關係比較簡單;但隨着內地富起來,無論國內經濟結構,抑或國際環境都出現轉變,「一國兩制」的生存形態自然變得複雜,「所以今天向美國朋友解釋都更難」。

法治對於國際金融中心最重要的體現,在於「你賺了錢,可隨時拿得走!」李律仁斬釘截鐵道:「國際公認香港為金融中心,就是無論遇到任何風浪,我們都絕不會說『外資不准走』,而且我不只保障他們的財產,還可以保證這個制度不會朝令夕改。」

「帝力於我有何哉呢?」他進一步指出,香港的監管制度從不會因為易帥而改變風格,無論是換監管機構CEO,甚至是換行政長官。「證監會有新關注點,事前必定會預告,絕不會靜悄悄拉人封舖。這就是香港法治最寶貴的地方,保障市場自由、創新的可能性。」

這番話政客會否收貨不得而知,但李律仁這位金發局主席,則有信心外資完全明白,皆因「那正是他們心中所想啊!」

——節錄自八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