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玉瑩叢林攝影法則
2019年9月6日

Image description
訪談間,盧玉瑩保持一貫率直性格,敢於批評,說得興起,時而拍案叫好,時而哈哈大笑,毫不做作。(何澤攝)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

盧玉瑩的大半生離不開影像。年輕時,她醉心於繪畫,曾入選當代藝展,後來轉為拍攝實驗電影,又與電影發燒友發起「火鳥電影會」,自費引入大量外國電影,希望為有心投身電影界的年輕人帶來靈感,受惠者包括現今聲名大噪的導演徐克及許鞍華。

七十年代末,香港正值電影新浪潮,有份創辦「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她卻認為,「拍戲人多,好麻煩」,選擇急流勇退,用父親送贈的Minolta相機自學攝影,除了為《號外》拍攝,亦在《電影雙周刊》開設「曝光人物」專欄,向大眾介紹有潛質的電影工作者,經多年累積,鏡頭下拍攝過的「小人物」,如今不少已經成為天王巨星。

後來,這批相片結集成《電影人》,細味這批黑白照,一眾電影人展現出另類的感覺及模樣:平日好動的成龍,因拍攝不順利走到米倉低頭沉思;自信十足的狄龍,拿着自拍照在睡房行走;「大美人」林青霞拿起鏡子化妝,不失韻味。這些作品均跳出平日拍攝明星的框架。

Image description
狄龍,演員,攝於1980年。

Image description
林子祥,演員、歌星,攝於1981年。

化身攝影界獵人

當年她熱衷拍人像,從不影景物。「人的妝扮、髮型、衣服代表時代,十分重要。」每當舉起菲林機,盧玉瑩猶如化身攝影界獵人一樣,「縮埋一嚿」隱藏於黑暗中,細心觀察現場環境、光線,再配合電影人神情,捕捉最真實、自然的一面,「我不會影、影、影,啱位、啱表情,才撳制影相,走人」。

拍攝一秒鐘,背後可能是一整天的等候。某次受雜誌邀請拍攝徐小鳳,二話不說答應,但唯一要求是「跟足全程」。結果,由徐小鳳出門一刻,到遊走不同歌廳,不論有否化妝,盧玉瑩都伴隨左右,「那個年代的人好open minded,接受一個人咁影。」她頓一頓說:「我估現在即使有明星想要有性格的相片,但可能沒有時間,或是經理人不畀」。

當年明星身邊不會有公關及保安重重包圍,每當有拍攝目標時,盧玉瑩不會通知對方,而是查探他們的工作日程,自行到片場找「決定性瞬間」。及後,她與其他幕後人員混熟,有燈光師甚至主動替她「打燈」,協助拍攝。

Image description
許冠傑,演員、歌星,攝於1985年。

廣角鏡捕捉真神髓

現今攝影師通常用長鏡遠攝人像,盧玉瑩卻能夠用廣角鏡近距離拍攝。這一切不得不歸功於她早期熱心推廣電影,日積月累而來的碩果,「根本上已經有一個信任,所有幕前幕後都知道我不是壞人,幫他們影相是promotion,所以大家都接受。」

有沒有人反對她的拍攝手法?她哈哈一笑說:「所有人都任我宰割。」唯獨著名女演員盧燕時刻警覺,留意鏡頭,一直找不到合適拍攝時機。

盧玉瑩於是把心一橫,偷偷躲在一張桌子下,靜候盧燕化妝時,「突擊式」爬出來拍攝。盧燕「投訴」說:「你這樣影,好醜樣喎!」她灑脫轉身,輕輕拋下一句:「我已經影了」。

拍攝電影工作者多年,她很少「retake」,出手快狠準,「我不是搵食,又沒有老細,自己話好就好」。回憶這批相片,她不禁說:「連蕭芳芳咁貪靚都畀我影到咁樣,她respect藝術,知道我和其他人不同」。這一份尊重與信任,她覺得很微妙,只需一個眼神交流,心照不宣。

Image description
蕭芳芳,演員,攝於一九八零年。

Image description
盧燕,演員,攝於1978年。

盧玉瑩深信,作為攝影師,個人魅力很重要。她是如何吸引電影工作者,讓他們安心展示最真實的一面呢?盧玉瑩說,必須自信地靈活應變,「知道如何對付不同人」。「影相是一個好好的互動!」她進一步解說,拍攝對象多數可分為三種人。

第一種要「氹」,例如首位出現於「曝光人物」專欄的許鞍華,「出名」怕上鏡,甚至苦苦哀求盧玉瑩放她一馬,結果經多番「角力」,才在電車上完成拍攝。

第二種人要「喝」,一句霸氣的「你企喺到」,趁目標未及反應,拍下靜止一刻。

第三種人是偏好攝影師不介入指導動作,這亦是盧玉瑩多數選擇的方法。「我影成龍時,你估他不知道?我覺得他甚至知道會影到什麼畫面,但他合作,繼續做自己」。

除了拍攝電影工作者,她曾經嘗試拍文化界人士,怎料遇上重重挑戰。她笑言文化人比較木訥,沒有「化學作用」,背景較片場單一,很難拍出「有感覺」的畫面。

談及最難拍攝的人,她認為是金庸,「當時他已經好勁,不能叫他走來走去。我去到他的家訪問,沒有特別環境,之後轉到寫字樓,以一幅真理的字帖作背景才拍到。雖然是行貨,但出到感覺」。

另一位是倪匡,「影相是一種鬥爭。倪匡是挑戰格,你愈勇佢就愈勇。他不想被人控制,又想你拍到有嘢的相片」。繼《電影人》後,她原本想再出版《文化人》,最後計劃告吹。

Image description
金庸,作家、新聞人,攝於1979年。

——節錄自九月份《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