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根本是人禍——居港武漢人自白
2020年2月28日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重災區,武漢每日平均確診及死亡人數居高不下,當地至少建立19間臨時醫院收容感染者。(新華社圖片)

若然Joyce訂購早一日回鄉的車票,今天她將會受困武漢,與記者的對談或許不會出現。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

Joyce武漢出生,十九歲那年來港讀書進修,結識現今的丈夫後,決定留港發展,轉行從事藝術工作,轉眼間來港超過10多年,每年都會回鄉三四次。與一般內地人不同,她自言從小看港劇,努力學好廣東話,訪問時對答自如,更笑說:「我很喜歡白話。」

閒聊數句,轉入正題—反思武漢肺炎,原本輕鬆的氣氛瞬間一沉,雖則看不到Joyce口罩後的表情,言談間仍感覺到她憂心忡忡。父母均為醫護人員,爸爸曾是主任醫生,媽媽是護士長,肺炎爆發後,兩位年逾六十的退休人士亦要臨危上前線,協助照顧病人。近日,院方才體恤雙親都是醫生,允許媽媽休假在家,但明言如果父親一旦感染,母親仍需替補上陣。

武漢封鎖,城外的人進不去,城內的人走不掉。身在香港的Joyce唯有依靠電話與父母聯絡,但他們甚少講述自己處境,相隔千里亦只能暗自着急,唯有聯絡當地的朋友,時刻留意各種報道,盡力掌握最新消息。

「市內一片肅殺與淒涼。」截至2月21日,湖北一共有超過6萬人確診武漢肺炎,逾2000人死亡,死亡病例有七成來自武漢,當中不乏醫護人員,例如眼科醫生李文亮、消化內科醫生夏思思等等。她直斥,李文亮之死並非醫療缺失,而是體制問題,「重重官僚下,根本沒有辦法實施救護工作!連李文亮死訊都不能自由發布」。

Image description
Joyce指香港有好多優勢,只要好好把握,還有機會扭轉現況。(鄭雲風攝)

最顯而易見的,她認為是疫情通報機制。「根據報告,12月政府已經知道是人傳人。」她刻意強調「已經」二字,直指中央遲遲不批准地方政府通報疫情,市民如在夢中,仍外遊聚會,最終鑄成大錯。

從此事上,她看到兩大現象:一、維穩至上。正如當年爆發沙士及非洲豬瘟,中央只會集中制止輿論,「不會真正想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二,各家自掃門前雪。武漢肺炎爆發後,各地率先「自我封鎖」,禁止外人進入,當地官員只會向中央負責,而非體恤民情。她慨嘆,當年尚有「沙士英雄」之稱的中國軍醫蔣彥永,敢於向傳媒披露真相,如今不復見。

「物資短缺是另一個現實情況。」她批評,過去武漢大興土木搞基建,又花費大量金錢舉行世界軍人運動會,「這些錢原本可以用來改善百姓醫療、教育、民生,但政府唔會,只會花在無謂嘢」,目的以政治宣傳為先,而非改善民生。因此,眼見現今武漢前線防疫物資貧乏,她絲毫不感到意外,「之前沒有提供錢,有足夠資源先奇」。

在她眼中,武漢肺炎根本是一場人禍,所謂舉國體制持之有效只是口號,單單消除專制帶來的惡果。Joyce以大象(專制)與通風口(舉國體制)作為比喻:「好似一間房中,有隻大象發出臭味,而你一直依靠通風口抽走氣味。你應該請走大象才可解決問題呀!」

Image description
Joyce質疑「方艙醫院」欠隔離設備,可能導致病人交叉感染。(新華社圖片)

港人短視 退路不多

李文亮因感染武漢肺炎離世後,數以億計網民留言悼念,微博更一度出現「#言論自由」。問及內地人是否「覺醒」,Joyce想也不想說:「不會。」她表示,內地輿情控制長達數十年,形容如同「精神統治」,有覺醒的人早已清醒,其他人不會反思體制,高呼「相信政府」,直到死亡一刻,才會明白專制代價,但已無法回頭,其他幸存者將會以「勝利者」身份繼續生活。

「香港都是人禍啦。」話鋒一轉,Joyce不禁說:「政府所有行動都聽北京講,失去自我管理能力。」眼見港人通宵買口罩、政府堅拒不檢疫封關,甚至要求童軍做義工檢疫,她幽幽道:「武漢政府都唔會咁做。」她認為港府正犧牲香港。

「我好喜歡這地方,覺得自己是香港人。」Joyce不諱言,自幼父母教導她普世價值,算是內地人中的「異類」;當年來港,正想逃離不自由的內地生活,怎料香港形勢近年丕變,遂萌生去意,打算再次移民,「我都不捨得香港」。Joyce讚揚香港人是「華人之光」,但批評欠世界視野,97年回歸後太「短視」,一心求財,放棄太多,「去到最後才反抗,退路已不多」。

——原文請閱三月份《信報財經月刊》封面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