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用財技 粉飾自由現金流
2020年3月25日

讀美股研報才知,現在全球萬億巨企已有三間,均在美股之列,分別為沙地阿美(Saudi Aramco)、蘋果和微軟,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認真要思量一下,港股要怎樣才能培養出這樣的巨企。之前也談過香港芬佬們轉戰美股已是常態,而投資者在研究美股時,不時會看到季度財報中有着非GAAP(General Accepted Accounting Principles)的盈利數字和預測。

撰文:李澄 本刊「易容財技」專欄作者

一般來說,非GAAP的調整多為剔除一次性或非常規性的支出,如股權獎勵支出、企業收購和權益法投資產生的無形資產攤銷、投資減值損失、因業務收購而產生的無形資產攤銷的稅務影響、出售以及重估及投資的公允價值變動收益。

美股應用非GAAP成常態

這種非GAAP指標已成常態,在近廿年在資本市場廣為應用。根據研究機構Audit Analytics數據,1996年時只有約六成的公司採納了至少一項的非GAAP指標,但到2017年就約有96%的公司這樣做,顯示使用非GAAP指標已常規化。〔表一〕

非GAAP的數據並不一定是要來糊弄投資者,如亞馬遜在幾年前就報出自由現金流的數字予投資者參考。自由現金流屬非GAAP的量度指標,一般計算方法是把營運現金流扣除資本開支,亞馬遜在2013年自由現金流就有19億美元。這個數字對比現在的亞馬遜來說當然是蚊髀和牛髀(2018年亞馬遜的自由現金流是194億美元),但當時亞馬遜在處於大舉擴張雲計算業務的時期,投資者自然金睛火眼盯着現金流數據。〔圖一〕


亞馬遜透過資本租賃買資產

由於自由現金流無標準計法,當時的亞馬遜其實耍了一點財技粉飾,既低估了亞馬遜投資計劃的規模,亦高估了該公司賺取現金的能力。之所以如此是亞馬遜透過資本租賃(capital lease)購買資產,從而增加集團的投資。2013年,亞馬遜透過資本租賃購置總值40億美元資產,不僅較2012年高出4倍,更幾乎與之前一年集團資本開支(48億美元)看齊。

然而,資本租賃還款被視為融資現金流而非投資現金流,並不包括在資本開支之內。因此,亞馬遜計算其基礎自由現金流時,並沒有納入資本租賃本金還款。假如資本租賃負債的本金還款當作資本開支處理,則亞馬遜2013及2014年的自由現金流將分別降至12億美元及5億美元。

假如透過資本租賃購置的資產當作資本開支,則2013年自由現金流將降至負22億美元。雖然亞無遜當年無疑是粉飾了自由現金流數據,但最終仍算修成正果,無論投資者與金融融資機構皆對其現金流投下信心一票,現時得與微軟等巨頭在IAAS業務上各領風騷。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3月號《武肺幕後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