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創先驅Sunny:創新要揼石仔
2020年4月3日

Image description
GT開發的App超出100個,包括電影綜合平台Hong Kong Movie、文娛資訊平台timable,Sunny笑指靈感來自生活及想偷懶。(黃潤根攝)

Sunny自小鬼主意多多,表面玩世不恭,其實內心埋藏一個偉大夢想,希望告訴世界,有朝一日中國人的創新意念能改變世界,並非只懂一味抄襲,「每位黃皮膚的人都應該有同感」。他深信,國家強大與否,不在於GDP、財富,最重要是創新,「你有錢,抄襲後大規模生產的確很容易,但永遠都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鄧傳鏘 本刊總編輯

小時候,看到父親經營的電器店,因大財團加入後競爭激烈,建議轉租細舖,只展示電器型號及價錢,其餘收藏在貨倉,客人選好才送貨,以節省成本。「現時網店都這樣做,只是當時太前衛!」他堅持當年的想法「好正」。可惜最終父親否決了建議,電器店也逃不過結業厄運。

經此一事,Sunny暗下決心,長大後要自創一番事業。小學同學寫《我的志願》,不外乎是醫生、律師等專業人士,他已經很坦白想「做老闆」。大學畢業後工作幾年,他便決定與朋友成立手機遊戲公司Imoeba,「九十年代仍未有Startup概念」。

千禧年代,人人言必科網,但往往淪為炒作概念,Sunny再次靠創新跑出。當時手機功能簡陋,他卻善用SMS功能,製作出兩款別開生面的的遊戲--動力馬房及I-DateU,成功於中、港、台、馬等地「爆紅」。

動力馬房是一款訓練兼賽馬遊戲,虛擬馬主只需以SMS形式報名參賽,時間一到,隨即收到預先錄製的語音,「一出閘呢1號馬率先跑出⋯⋯,哇,5號馬勝出!恭喜你啦!」配合馬匹配種機制,吸引大班「馬迷」聚集馬會外,拿起手機訓練愛馬、收聽比賽直擊。

I-DateU則是「追女仔」遊戲。玩家透過發短訊,從不同選項中挑選合適回應,以獲得「佳人」芳心。最意想不到是,有玩家聊得走火入魔,某日竟然氣沖沖來電投訴,為何相約「女仔」看戲,在門口等了半小時卻沒出現。

Image description
當年Sunny為推出I-DateU,通宵達旦與同事 構思過萬句對白,至今歷歷在目。(受訪者提供)

創業一波三折

手遊大受歡迎,業務蒸蒸日上,Sunny迎來首個人生高峰,30歲那年,Imoeba原本即將上市,卻因手續上出錯,損失大筆金錢。為了支付員工薪酬,他不惜透支多張信用卡,甚至窮得沒錢買內褲,要向媽媽求援。生性樂觀的Sunny承認,那段時間的確是人生最低潮,也是最想放棄的時刻。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不久,Sunny再次遇上危機,今次「敗」在自己人手上。話說他北上廣州發展,推行手遊「移動三國」,發展漸上軌道。某天,其中一位合夥人如常上班,驚覺公司空空如也,唯獨留下門鎖,Sunny後來才知道另一位大陸合夥人,將員工、開發中的遊戲等等資源,通通搬到旁邊的辦公室,就近複製出另一間公司。

對方反過來控告Sunny侵權,創下大陸首宗有關手機的法律訴訟。「情況就好像我給錢你寫文章,第二日你走去開另一間公司,更拿去原先寫的作品。」Sunny苦笑道:「這已經不是抄,是直接攞!」他慨嘆,大陸員工真的覺得沒問題,可見大陸並不尊重版權。案件經多番角力,最終和解收場。

Startup之路接連觸礁,Sunny並未心灰意冷,再次由零開始,重新累積生意,2008年接手成為Green Tomato Limited(GT)行政總裁,協助客戶製App。他沒有忘記兒時創新夢,遂成立研發部門「Farm」,其中一個成品,便是全球首個語音通訊程式Talkbox。

有時,創作靈感只是電光火石一剎那間。2010年,Sunny駕車時要回覆手機訊息,惟不想停車打字,眼見坊間沒有解決方法,忽發奇想,自行研發創立Talkbox。原本只是解決生活不便的一個小意念,怎料推出後一炮而紅,首月全球已累積100萬用家,更有外國盲人使用後發訊致謝。那刻Sunny才發現,「原來我們做了一件好事」。

搶市場大於原創

雖然Talkbox顛覆當年通訊模式,但Sunny至今仍記得,有美國人下載後於Twitter寫道:「他們來自中國」,質疑是否質素較差、抄襲或有保安漏洞等等,令他深感不平,「不是所有發明都在美國出現,然後別人才拿去抄」。

正因有這個志氣,他十分珍惜這次創新的機會,希望自行發展,為中國人吐一口氣,「我弟弟說,Talkbox是上天最好的禮物,沒有第二個了」。因此,當騰訊、紅杉等巨企叩門商議投資Talkbox時,他無動於衷,堅持自家開發。

Talkbox推出不久,小米率先「參考」改名「米聊」;騰訊QQ緊隨其後,兩者介面、功能非常相似。甚至連一個錯誤的原始碼也抄了。Sunny記得,當年以Talkbox到大陸拿創新獎時,有三人走過來「衷心」說:「Talkbox很好用,你看我們全抄了,真的謝謝了。」作為先行者的Sunny聽後啼笑皆非。

他坦言,大陸人並不覺得抄襲有問題,只着重鬥快爭奪市場。為什麼?「太快有錢、太物質,沒有中間揼石仔的過程。」後來,騰訊依靠巨企優勢,配合大量宣傳搶佔市場,最終「正版」的Talkbox用戶數量由高峰的500萬人降至100萬。今天,原本想證明「華人創造」的Talkbox,已漸漸被人遺忘。

Image description
每年周年聚會,Sunny均會親自構思主題、遊戲、購買禮物,務求同事盡興而歸。(受訪者提供)

生活滿足 心願未達

錯失騰訊入股,失去發達的黃金機會。有人不解他當日決定,不過Sunny並未後悔,唯獨耿耿於懷的是,中國抄襲風氣依然不改。

Sunny常向朋友問一個問題,如果不考慮價錢,你會選擇買中國品牌的電器嗎?對方支吾以對。「性價比高是一種毒藥,為何中國做到?原因是不用R&D,只是代工。」他因此經常悶悶不樂,「這樣的話,世界是不會進步的」。

「你知不知道大陸幾多人靠抄外國既嘢,搵第一桶金?完全是零原創。」早前熱播的《野狼Disco》,遭指控抄襲外國歌手,Sunny忍不住破口大罵,直斥離譜,「若有人認同這種風氣,就不是同路人」。

「每個行業都有原創,行業龍頭的地位不是靠抄回來的。」他表示,很多企業上市後,求錢不求創新,着重向股民交代,忘記集資目的應該是追求更偉大創舉,「有哪間像Tesla?公司未賺錢,已經送車上火星,這就是願景。」

Sunny又指出,踏入5G年代,是時候發掘新可能性了,「如果我是小米的雷軍,不會只專注賣手機,會去尋找劃時代的革新」。

他形容,創作不是收割他人成果,而是從零開始種咖啡豆。「雖然好辛苦,未必最賺錢,但如果不辛勤種植,就不會有新品種咖啡。」

「中國人靠什麼抬頭,就是要靠創新,我相信我們這代人未必見到,但要堅持這個信念。」步入中年,Sunny仍未忘記當日願望,冀望由自己做起,聚集志同道合的人尋求突破。他喜愛以打麻將比喻創業,「輸了一次不要緊,你打四圈,再唔得,打夠十六圈。」最大考驗是,有沒有毅力面對挫折。

Sunny舉例說,早前「Copy & Paste之父」Larry Tesler去世,雖則甚少人知道他就是發明者,但這項偉大的發明令全世界受惠,已於願足矣。他深信成功的創意永垂不朽,有沒有人記得創作者姓甚名誰已不重要,寄望將來中國人不必靠抄襲,亦可以有影響世界的創新。

言談間,這匹Startup界老馬仍志在千里,有源源不絕的創意湧現。

原文請閱4月份《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