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暴跌無損優勢 長線投資伺機「加倉」
2020年4月6日

肺炎全球大流行、國際油價崩盤,隨着恐慌情緒不斷蔓延,美股在短短數天內,已經多次觸發熔斷機制(Circuit Breaker),三大指數跌幅創下08年金融海嘯以來新低。今年是美國大選年,股市傳統上會看漲,今次卻蒙上疫情陰霾。

撰文:李潤茵 本刊記者

驚心動魄!去年底仍創新高的美股,過去數周「跳崖式」跌市;另一邊廂,聯儲局在不足兩星期內,兩次緊急減息共1.5厘,但提振措施未能為股市止瀉。眼前股災史無前例,許多長線投資者對前景卻不悲觀〔見表〕,反而覺得是低吸良機。

捨美其誰?

「現在沽清美股,還有什麼選擇?」財策學會董事謝汝康,一語道破許多股民心聲:「買A股更驚吧!難道買歐洲負利率債券嗎?」謝汝康回顧過去30年時分析指出,從87年自動盤股災,到08年金融海嘯,每次股災美股都沒有缺席;更莫說在歷史洪流中,美股歷盡世界大戰、越戰,還有今次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但事過境遷後,任何災難都只是歷史的一小點。

現實世界紛亂,很多市場都內憂外患;相較之下,美股的開放地位,謝汝康坦言短期內無法取代──「歐洲股市幾乎分裂;亞洲股市都相當脆弱!」謝汝康解釋,美國市場相對健康,主要因為參與率很分散,機構投資者佔比很大,不過成交量都很大,市場足夠深度制衡單一機構。

股市固然有周期,但基本優勢不會隨之消失。「為什麼人們喜歡投資美股?相對香港及內地,一間公司的擁有者及管理者,通常是同一人或家族,他們未必有很大誘因,在短時間內將業績體現在股價;相反,美股公司的擁有者跟經營者,往往是分開。」美股專欄作者姚穎謙說,正是所謂「代理人理論」。

他補充,在美股模式下,經營者跟股東利益,普遍目標都是一致──股東最想股價升,經理人同樣想升,所以會為股東爭取最大利益,「美股最基本的結構,那是難以取代的優勢」。

疫情受惠板塊

「疫」向思維角度,謝汝康指出,美股實際潛在很多受惠股:「全球醫療護理及生物科技,八成公司在美國上市。」他長遠看好醫療,皆因符合大趨勢(Mega Trend),而且許多國家都重點監管藥業,美國卻是全球唯一沒有藥物價格管制,「這絕對是美股吸引位!」

期待「特朗普市」

很多長線投資者已經伺機「掃貨」。資深美股投資者Fling Ming向記者分享,過去無論是03年沙士、創業板股災,甚至08年金融海嘯,其經驗都是「隨後增長極大!」「每次股市遇到各種危機,往往是優質公司趁機擴張的機會;對投資者而言,風險來臨時,反而應該更積極投資。」

Fling分析,美國科技巨頭的全球競爭力,地位始終無法動搖,盈利能力依然強勁,從納斯達克50%市值都由幾大科企貢獻可見一斑,「未來三五年依然沒有高估」。謝汝康則補充,美股經過這輪大調整後,股價相對變得吸引。

每逢股災個個都變「股神」,「真.股神」怎樣看?過去畢非德曾撰文,指股市總市值和國民生產總值(GDP)的比率是判斷整體股市估值的最佳指標。按照理論,指標介乎75%至90%,即處於較合理水平;超過120%的話,則是嚴重高估。

全球股民都在關注股神動向。有美股策略師指出,目前畢非德手持現金高達1280億美元,似乎當前估值仍未足夠吸引大手購買;日前,旗艦巴郡則出售八隻持股,包括少量出售美國銀行和紐約梅隆銀行、大手減持高盛及富國銀行。

另一邊廂,今年是美國大選年,傳統上股市都會看漲,皆因市場憧憬利好政策;但過去數周,美國股市全線暴跌,已將總統特朗普曾引以為傲的「政績」──執政以來的漲幅全部抹平。

「特朗普沒有把握到疫情的民望針。」不過,謝汝康認為,他還是有一項政策對症下藥──減息。「在美國這樣負債纍纍的國家,人們對息口最敏感,沒有什麼比減息半厘,更值得美國人感恩。」市場最怕不確定性,拭目以待下半年總統選情。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4月號《疫市大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