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省疾控預算 防疫不力罪魁
2020年4月7日

撰文:Joseph E. Stiglitz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美國應對新冠病毒危機的核心機構是國家最受尊敬的科學機構之一──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簡稱CDC),一直以來中心配備的都是敬業、知識淵博以及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對於特朗普這個一無所知的政治家來說,這些專家對他來說是嚴重的問題,因為每當他試圖編造事實為自己的利益服務時,專家們都會揭穿反駁他。

信仰可以幫助我們應對流行病造成的死亡,但它不能代替醫學和科學知識。意志力和祈禱對於控制中世紀的黑死病是沒用的。幸運的是,從那時起人類已經取得了顯著的科學進步。當COVID-19毒株出現時,科學家們很快就能對其進行分析、測試、追蹤其突變,並開始研製疫苗。雖然關於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及其對人類的影響還有很多需要了解,但如果沒有科學,我們將完全聽之任之,恐慌也會隨之而來。

科研投資過少

科學研究需要資金。但是,比起特朗普和國會共和黨人在2017年給我們最富有的企業慷慨減稅的數額,近年來大多數最大的科學進步都只花了很少的錢。事實上,我們在科學上的投資與最近這次流行病可能給經濟造成的損失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更不用說損失的股市價值了。

儘管如此,正如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琳達.比爾梅斯(Linda Bilmes)所指出的,特朗普政府每年都提議削減美國疾控中心的資金(2018年削減10%,2019年削減19%)。今年年初,特朗普宣布了他所能想像到的最糟糕的時局,他呼籲削減20%的支出,用於對抗新出現的傳染病和人畜共患疾病(即來自動物並傳染給人類的冠狀病毒等病原體)。2018年,他解散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全球衞生安全和生物防禦理事會。

事實證明,本屆政府在應對疫情方面準備不足。儘管新冠病毒在數周前就已達到流行的程度,但美國的檢測能力不足(即使與南韓這樣一個比美國窮得多的國家相比也是如此),處理可能受到感染的海外旅客的程序和規程也不完善。

這種欠佳的反應再次提醒我們,一分預防勝過十分治療。但特朗普應對任何經濟威脅的萬能策略只是要求更多的貨幣政策寬鬆和減稅(通常是針對富人的),就好像減息就是再次推動股市繁榮所需的一切。與2017年相比,這種庸醫式的解決辦法放到現在更不可能奏效,當時的減稅創造了一個短期的經濟甜頭,而這種甜頭在我們進入2020年的時候就已經消失了。在許多美國企業面臨供應鏈中斷的情況下,很難想像它們會僅僅因為減息50個基點就突然決定進行重大投資(假設商業銀行一開始就把減息的影響轉嫁給它們)。

醫療保險不足

更糟糕的是,這場疫情可能會給美國帶來更大的經濟損失,尤其是如果這種病毒得不到控制的話。在沒有帶薪病假的情況下,許多已經入不敷出的受感染員工無論如何都會去上班。在缺乏足夠的健康保險的情況下,他們將不願尋求檢查和治療,以免他們遭受巨額醫療費用的打擊。美國弱勢群體的數量不應被低估。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發病率和死亡率不斷上升,約3700萬人經常面臨饑荒。

如果恐慌接踵而至,所有這些風險都會增加。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需要獲得公眾信任,尤其是那些負責向公眾提供訊息和應對危機的人。但多年來,特朗普和共和黨一直在為政府、科學界和媒體播下不信任的種子,同時放任臉書等渴求利潤的社交媒體巨頭為所欲為,這些社交媒體巨頭故意任由自己的平台傳播虛假訊息。諷刺的是,特朗普政府的笨拙回應將進一步削弱人們對政府的信任。

早在幾年前,美國就應該開始為流行病和氣候變化的風險做準備。只有建立在健全的科學基礎上的治理才能保護我們免受這種危機。既然這兩種威脅都在逼近,我們希望政府裏還有足夠敬業的官員和科學家來保護我們,讓我們免受特朗普及其無能親信的傷害。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4月號《疫市大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