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法製藥囊 助力口罩防疫
2020年4月17日

撰文:崔紹漢 臨床生化顧問及香港註冊中醫師

中醫一向有利用芳香藥物治療疾病的方法,筆者嘗試結合幾種辛味/芳香的中藥,把其打碎,配製成小藥包,用紙巾包着,置於口罩內側,似乎對上述問題有不錯的紓緩效果,而且更可藉着這幾種藥物的疏風、發表、散寒、解毒作用,有可能提升上呼吸道(特別是口腔和鼻腔黏膜)的抗病能力。

建議的藥囊以中藥製備,可放在口罩內側任由藥味慢慢釋出;藥囊可通鼻竅,除口氣,並可能對病毒有非特異性的抑制作用,從而對吸入之空氣添加一層過濾的作用,增加預防效果。

藥囊的中藥成分包括荊芥、白芷、辛夷、藿香等各等份、薄荷減半、梅花冰片(龍腦)少許,把藥材打碎成細粒狀,放入小茶包內,封口便可使用,建議每天用1~2個。此藥囊有薄荷及冰片,孕婦及蠶豆症患者不宜使用;如果對其藥性與自己體質/情況是否適合有疑問,請向中醫/專業人士查詢。

通鼻竅 抑制病毒

荊芥、白芷、辛夷為發散風寒藥,藿香為芳香化濕藥,薄荷是發散風熱藥,冰片是開竅藥。現代藥理研究顯示,荊芥、白芷、辛夷和藿香含揮發油,皆有抗炎或抗過敏的作用,能對多種致病真菌、細菌等有抑制作用。白芷和辛夷能通鼻竅,而辛夷更可收縮鼻黏膜血管,從而令鼻腔通暢,並能促進鼻黏膜分泌物的吸收,減輕炎症反應,改善鼻敏感的情況。薄荷主要含揮發油,對多種細菌和病毒有抑制作用。冰片的主要成分龍腦,有抗炎作用,對多種致病細菌有抑制作用。諸藥配合,有望產生預期效果。

筆者早前撰文介紹中醫可以利用芳香精油紓緩情緒壓力,文中引述傳統中醫有與芳香療法近似的煙熏療法,和一種將芳香性藥物裝入小布袋或香囊內,佩戴在身上以防治疾病的香佩(佩帶香囊)療法。(詳情請閱《信報財經月刊》第509期中《芳香療法紓壓,安神助眠》一文)。

外用中藥以治療上呼吸道(特別是鼻病)的方法,在中國流傳已久,當中有塞鼻療法、吹鼻療法和搐鼻療法等。相傳扁鵲曾使用塞鼻療法治產暈。東漢張仲景在其《金匱要略》中介紹了一種治療頭中寒濕的方法,就是納藥鼻中。

原文云:「濕家病身疼發熱,面黃而喘,頭痛鼻塞而煩,其脈大,自能飲食,腹中和無病,病在頭中寒濕,故鼻塞,內藥鼻中則愈。」

內/納藥鼻中,原文未有提出方藥,後世多主張用瓜蒂散搐鼻,或以棉條裹塞鼻中以宣泄寒濕;亦有人用鵝不食草納入鼻中也見效;一般最多人使用辛香開竅之味作嗅劑,如《證治準繩》提出用辛夷散(辛夷花、細辛、藁本、白芷、川芎、升麻、防風、甘草、木通、蒼耳子)一類方劑,亦見效。

唐代孫思邈在其《千金要方》中提出以藥物粉末塞鼻,治療鼻塞、流清涕等。宋代方書《太平聖惠方》記載以刺薊、生地黃、生薑、一同搗碎取飲藥汁,並用藥渣塞鼻,治療流鼻血不止。宋以後的醫書亦有不少相關記載,現代中醫臨床仍然廣泛採用類似方法。

塞鼻療法的具體操作包括以鮮藥揉搓為丸塞鼻法、用棉球蘸藥液塞鼻法、用藥物研末並以紗布包裹或浸濕棉球蘸藥末的散劑塞鼻法,和用藥物熬膏,再用紗布或棉球裹/蘸藥的膏劑塞鼻法。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4月號《疫市大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