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經濟製造不公 港人追求幸福多於財富
2020年4月27日

撰文:李潤茵 本刊記者

「香港渡過疫情後,將要重新面對政經危機。」自從「反修例」示威爆發後,惠理集團(00806)聯席主席兼首席聯席投資總監謝清海多次高調表達政見,認為亂局反映香港存在不公平等深層次矛盾。今次接受本刊訪問,他預期本地疫後呈「L形經濟」,而社會問題癥結在於制度。

分配取代增長

香港是中美兩種制度對疊的戰場,一直奉行自由放任的資本主義,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利民(Milton Friedman)生前經常高舉香港是「自由經濟的最後堡壘」,現在西方模式流弊叢生,香港這個堡壘,也衍生種種社會問題。「香港是小型經濟體,市場過度發展反會削弱競爭,形成寡頭。過去二三十年,香港經濟不斷增長,但財富只集中在少數人手中。」

謝清海認為,香港的精英階層,很多師承芝加哥學派,思維跳不出框框;但時代已經不同,香港經濟再不能只求增長,更要重視公平分配。他一直很疑惑,為何香港人經常將「全球最自由經濟體」〔表一〕引以為傲?「香港要追求高分的地方,應該是幸福指數〔表二〕、快樂指數,甚至生活質素指數〔表三〕。」

他以故鄉馬來西亞為例,雖然當地人僅屬中高收入,但住屋質素絕對比香港好,「一來馬來西亞有足夠土地,二來滿足人們住屋需求是國家傳統」。謝清海表示,香港人均GDP約為4.8萬美元﹝表四〕,與法國及英國水平相若,政府應該聚焦如何讓「每個香港人開心點!」,而非單純追求增長的經濟模式。

每人每月派5000元

不患寡而患不均。謝清海坦言,自己雖屬本地高收入群組,但有錢不代表快樂。「大家有目共睹,現時制度不可持續,而且影響下一代;社會積累怨氣,終有一日會爆發,所以即使是富裕階層,其實都支持再分配,願意納多些稅、捐多些錢,希望社會較穩定。」

他就建議政府可推行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這項具爭議政策,例如每人每月獲派發5000港元,「生產力會降低,但香港絕對有能力應付,否則可考慮開徵銷售稅,最重要是從寡頭企業中『解放』(liberating)經濟。」港人要改變思維:「當不快樂的有錢人,不如當快樂的窮人!」

謝清海強調,國際金融中心首要「社會穩定」。「若然一個地方長期動盪不安,沒有金融中心能夠生存,香港恐怕地位不保!金融以外,香港還有其他產業嗎?我們已經沒有農業及工業。」他表示:「財富再分配並非為少數人服務,最終都是為大局着想。」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5月號《聰明錢抗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