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中國難因禍得福 香港恐受重創
2020年4月27日

中國疫情率先進入穩定階段,正在逐漸恢復生產,相反歐美仍在艱苦作戰。有人認為,中國政府調控經濟手段較多,加上產業鏈完整,也有龐大的內需市場,可在這次危機中因禍得福。瑞信私人銀行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並不同意這些看法,直指在這場疫症沒有國家可以「得福」,只是「輸多」還是「輸少」的分別。

他解釋,這次由疫症引發的「非自然衰退」速度快,影響面廣,全球人流、物流阻隔史無前例,沒有外國的需求,內地恢復生產是沒有意義的。「東莞賣的東西是出口的,這時生產,只是把現金儲備變成產品,產品賣不出去,反而死得更快。」

中國或出現二、三波感染

經此一役,全球產業鏈會出現重新布局,過去那種為了降低成本而趨向零庫存的作法、為了利潤而選擇單一供應商的作法應該會被重新評估。「疫情帶來逆全球化,損失較少的一定是內陸性國家。」

他表示,中國內需市場佔GDP增長的六成,的確有利於經濟復甦,不過,中國的產業鏈實際上並沒有達到100%自給自足,尤其在服務業方面。

「我要強調,這次是疫情、流動性和經濟衰退三者疊加的問題,在疫情沒有消失之前,哪怕有內需,也不是完全的,經濟下降,失業上升,也會影響內需,所以不能把三個危機分開來看。」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3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5.8%,降幅比1、2月收窄4.7個百分點,但仍不及市場預期。

況且,疫情還有可能會反撲,目前中國已有不少輸入性的感染個案,若未能好好控制,會有第二、三輪爆發的風險。「中國把自己稱為避險天堂,我認為是過度樂觀了。今天中國笑美國,也許三個月之後美國回過頭來笑中國。所以不要這麼早、這麼輕易下結論。」

樓價未反映實體經濟

至於香港的前景,陶冬以「重創」來形容。香港是細小、開放型經濟體,自開埠以來,就是作為全球物流、人流、錢流的一個中介調配,受到疫情影響,全球貿易中斷,「如果疫情以反複多浪式出現,香港經濟受到的打擊會非常巨大。」

許多香港人以樓市作為經濟座標,目前香港樓價仍然非常堅挺,疫情發生後只錄輕微跌幅,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報175.51點,按周微跌0.03%。

陶冬表示,樓價永遠是一個滯後的指標,「中國和美國的樓價也沒有跌」,因此樓價未能及時反映經濟的疲弱,「但不代表不會發生」。他續指,樓市要看兩個指標,第一是樓價,第二是成交量,人群阻隔措施下,看樓的人數必定會有所下降。

較樂觀的是,受惠於各國央行拚命放水(QE),全球錢流恢復速度加快,相信對香港金融市場會有正面幫助。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5月號《聰明錢抗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