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分裂 香港大不妙
2020年5月8日

好與壞,視乎你站在什麼立場。對香港來說,「好」的最大公約數應該包括:維持一個國際大都會、全球金融中心,「真正」的「一國兩制」,香港的法治、自由能夠保持不變。至於「壞」,就是上述各項優勢不保,香港無法回復昔日的光輝。

撰文:莊梓

現在看來,香港情況大不妙,「轉壞」的可能性愈來愈大,而且變的速度可能很驚人。是什麼原因令香港「變壞」?最重要的,是新冠疫情令中美對峙進一步惡化,幾乎到了全面攤牌的地步,就如冷戰年代的美國和蘇聯,雙方處處針鋒相對,如此下去,終局將會是其中一方倒下!

中美步入新冷戰

目前形勢恍如一場新冷戰,一方仍是美國,另一方則由蘇聯變了中國。香港恰好夾在兩個大國之間,我們既是中國主權下的特別行政區,但也是少數全球最開放、經濟最自由、最國際化的城市;香港和美國有緊密的經貿聯繫,也是美國外貿最大盈餘的來源地。

在美國和西方國家眼中,香港是一個高度「西化」的城市,跟中國內地的城市截然不同,然而近年北京全面收緊香港的管治權,在美國看來,香港原有的國際化特質正在褪變,北京只想保留香港的「形」,方便與美歐聯繫,但香港的「神」已經變質。

香港愈來愈配合北京的部署行事,美國如果要對中國大陸施以任何制裁,香港都難以置身事外。新冠疫情加劇了中美對抗,對香港造成的衝擊已經浮現。

香港與美國「斷纜」

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理由,批准Google使用洛杉磯及台灣的海底光纖電纜,但連接香港的部分則未獲批准使用。4月9日本地媒體引述美國政府消息,指美國司法部認為批准美國與香港之間的直接電纜連接,會對美國國家安全及執法利益構成重大風險,這個看法獲得了國土安全部和國防部支持。

香港和美國之間「斷纜」,很形象地呈現出香港的困局;據媒體引述美方人士分析,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是次決定,可能會影響香港作為美國互聯網電纜首選目的地的地位。美國憂慮,電纜直接連到香港或許會受到中國控制。

《華爾街日報》在去年3月刊出文章America's Undersea Battle With China for Control of the Global Internet Grid已經指出,美國和中國之間就爭奪全球網絡傳輸開闢了新戰線,「戰場」就在海底。美國指中國的華為除了積極部署5G網絡之際,也全力鋪設傳輸網絡數據的海底電纜,其中華為持股51%的華為海洋網絡公司近年發展迅速,已是海底電纜工程世界的第四大企業。

美國擔心,華為海洋網絡公司熟悉海底電纜業務,令中國有能力暗中監控或令數據轉向,在衝突發生時中國可以切斷整個國家的網絡連線。由此可見,華為是美國眼中釘非完全和5G有關,海底電纜也是「罪狀」之一!中

美這場「海底戰」打得激烈,其實跟香港無關,然而當中美衝突升級時,美國依然用國家安全為理由,拒絕批准海底光纖電纜連接香港。美國此舉,可能會令香港失去亞太通訊樞紐地位。

新冠疫情令全球生產鏈和全球物流業陷於停頓,美歐等國開始意識到過去20年全球生產已被中國「控制」了多個領域,美歐都要依賴中國大陸的製成品供應,尤其抗疫用的醫護產品,令西方世界十分被動。為了扭轉這個局面,西方國家的媒體呼籲政府「去中國化」、把生產線遷離中國大陸、生產鏈跟中國脫鈎。事實上,「去中國化」的行動已正式開始。

日本政府在4月9日宣布撥款2435億日圓(約175億港元),資助日本企業把生產線從中國外遷,以實現生產基地的多元化,避免供應鏈過於依賴海外──其實主要是指中國。

同一天,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也聲言美國政府將負擔所有從中國外遷的美國企業100%「搬家費」,包括運輸、設備、廠房、知識產權等方面的開支和損失。

美日展開「搬廠」行動

日本和美國的「搬廠」行動,在內地學者、經濟師、企業家、體制內官員等為主的微信群組引起激烈討論,不少人擔心「去中國化」長遠會令大陸經濟「內傷」,掏空了國家的經濟實力。

跟中國切割,除了是在經貿上減少依賴大陸,更深層的議題,是西方國家在經濟、政治,甚至軍事上進一步跟中國對立,更嚴厲限制高端零件及設備銷往中國,而中國金融業和科技業就會更難融入國際市場,最後可能演變成中國與西方兩大陣營對壘,重演當年的美蘇冷戰!

很明顯,眼前需要優先處理的,肯定是對抗新冠病毒,但疫情過後,是否就可以解決「政治合法性和權力永久性難題」?到底哪個國家有這些難題,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香港日益「大陸化」

如果疫情過後世界真的出現「大分裂」,香港肯定要站在大陸一邊,別無選擇。疫情過後,香港情況一點也不樂觀。從大氣候來看,中國和美國的對峙不斷升溫,「大分裂」似成定局,香港要歸隊追隨國家政策行事,美國必然會處處針對,海底電纜不接通香港是第一步,稍後還有「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的年度報告,華府定必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發展下去,香港在國際財經舞台的活動空間必會逐漸收窄。

內地自顧不暇,疫情過後能夠推出惠港政策的能力十分有限,香港在2003年沙士之後得到內地「自由行」從而快速復甦的好日子,相信很難重現。從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來看,新冠疫情爆發前的社會抗爭運動將會捲土重來,社會不安的氣氛令經濟可以快速反彈的機會大減,而特區政府低民望、形象劣的狀態並沒有因抗疫略見成績而有改善(香港的抗疫成績其實相當不錯),很難指望特區政府可以在疫後帶領香港走出困境。綜合而言,疫後香港「變好」的機率並不高,「變壞」的可能性反而大增。一場世紀大瘟疫,可能從此改變香港的命運!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5月號《聰明錢抗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