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處境艱難 民間智庫IF提創科建議
2020年5月21日

在社會運動及疫情的雙重打擊下,剛萌芽的Startup生存困難。Innovate for Future(簡稱IF)是由一群植根香港的創業家成立的民間智庫。該組織在今年2 月及4 月,便先後向財政司司長遞交兩份意見書。IF一眾核心成員在昨日(5月20日)與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和創新及科技局副局長鐘偉強在政府總部會面,闡述香港創科界的處境,並提出短期和中長期的對應策略。

現時香港有逾三千家初創企業,當中絕大部分需要持續穩定的資金支持其經營及研發工作。然而,自2019 年起香港社會動盪不安,及至2020 年出現環球性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在打擊投資環境,令天使投資及風險投資幾近停頓。IF 預料香港創科企業將經歷如同2000 年「科網泡沫」 爆破後及2003 年「沙士後的資金乾涸的困境,並讓過去十年香港政府投放發展創科產業的努力白費。

另一方面,若干存在已久的因素加劇此一問題:首先,香港缺乏A 輪和及B 輪的融資;其次,投資者缺乏長期投放資金支持本地產業的戰略眼光,容易受短期經濟波動影響投資決定;最後,香港政府、大型退休金、保險公司等不會主動領投關鍵產業,換言之創科資金鏈缺乏廣泛和具質量的有限合夥人(limited partners)。

針對以上,IF 建議創科產業必須有政府的支持與引導,不應只靠私人投資者遵從市場的慣性選擇。為完善本港創科資金鏈,港府可扮演更積極主動的角色,冀望衍生漣漪效應,引入更多具質量的私人投資者。短期而言,IF 建議優化數碼港投資創業基金及香港科技園創投基金,加大基金規模,並提供種子輪、A 輪、以至往後階段的融資。長遠而言,「未來基金」中的「香港增長組合」可集中領投一些具潛質的本地高新科技項目,籍此提升本港未來的競爭力。IF 召集人邱達根補充:「香港初代的科創投資者都願意把利潤再投放到本地。若『未來基金』與本地投資者共同協作,私人投資者可更有效率地篩選合適的項目,長遠達至『香港資金支持香港創科』的理想境地。」

IF 亦向司長及副局長提到強化創新及科技局的執行能力乃當務之急。現時創科局雖然提出不少政策,但不時得不到其他部門支持,以致事半功倍。IF 建議由財政司領導跨部門合作,並定期召開會議監察創科政策是否切實執行。

邱達根分享他的經歷道:「我出任公職多年,經常觀察到政府各部門協調不足、抗拒轉變的情況。雖然每個部門都有各自的工作範疇和領導,可是從市民的角度看,政府應是一體的,也應是以香港長遠福祉為重的;由司長級官員牽頭協調及落實部門之間的合作,可令創科局的政策更順暢地實施。」

在會上,IF 成員之一,麥肯錫大中華總裁倪以理比較了香港與其他頂尖科創中心(倫敦、柏林、紐約等)在政府提供的財務支持、創科政策措施、投資便利程度等方面的差異。他指出港府在創科發展的整體藍圖制定上未挽劣勢,並表示:「COVID-19 嚴重打擊各行各業,初創公司也面臨巨大挑戰。香港必須要加倍支持創業,讓正在萌芽的創業文化成長起來。」另一IF 成員,水中銀(國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杜偉梁則向司長及副局長介紹本港生物科技行業的處境作為個案參考。

除了解決資金乾涸的情況,IF 也討論到現時多項有關創科的資助計劃的審批過程欠缺效率和彈性。IF建議多項優化措施,包括創新科技署使用電子方式(e-vetting)加速審批程序,提早發放部分資助金額等,務求企業能儘快獲得資助,渡過難關。IF 成員之一,倍靈科技有限公司總裁梁立慧博士認為,初創企業傾向以香港作為應用試點,政府持續的養分令更多本地初創茁壯成,最終能走出香港,邁向國際。

財政司司長及創科局副局長聽取了IF 成員的意見。為了進一步深入討論各項短期援助措施及執行要點,IF 已計劃在2020 年6 月與最近履新的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恆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