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卻快樂 基本收入帶來自由!
2020年6月8日

 

2016年某天,Juha Järvinen收到一封逆轉人生的信件。「恭喜!你被選中參加芬蘭基本收入實驗。兩年內,每月560歐羅現金將會自動轉賬到你的銀行賬戶⋯⋯」

原來,這個吃足兩年的「免費午餐」由芬蘭政府送出,是全球第一個全國性、強制的基本收入實驗,2000名「幸運兒」從失業人口中隨機抽出,Juha是其中一員。

「收到信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成為了真正自由的人(free man)!我出監獄了,不再是奴隸了!」接受本刊長途電話訪問時,他從世界另一端傳來喜悅的聲音。

領取失業救濟六年

今年41歲的他,曾長達六年時間陷於痛苦的「失業困境」(unemployment trap)。這詞形容失業人士因為不想失去福利金,因而缺乏動機尋找工作,尤其是在工作薪酬不高的情況下。

故事的起點是2008年,金融海嘯令他賴以維生的木窗框生意一落千丈。屋漏偏逢連夜雨,他押上全副身家購買的房產亦惹上官非,資金周轉不靈,導致破產,並患上嚴重抑鬱症。

那時,太太為了養家被迫重投職場當護士,他成為「家庭主夫」,白天要獨力照顧6名年幼子女。「我一直很想工作,但是照顧孩子很忙,而且找工作也不容易。」

他居住的鄉郊小鎮庫里卡(Kurikka),原以生產木製傢俬聞名,但由於全球化,工廠大量倒閉,人浮於事。「但我不想搬到大城市,因為孩子在這裏很開心。」

連續六年,他每月到社福部門一次,申領640歐羅失業救濟金,官僚程序逼瘋人。「每次都要填寫大量表格,做許多無聊的行政程序,浪費時間!」其中一項例行公事,是職員會給他一張公司電話清單,叫他定期打過去乞求工作。「問第一次還好,但每星期都問,別人最終會覺得你很煩!」

這些潛在職位,以及局方安排的強制就業培訓,往往跟失業者本身的技能、意願毫不相關。「往往人們想找的工作已經在職場絕跡。」

滿腦子想法的他,其實一直想創業,但一想到做生意有風險,以及會失去失業救濟金,惟有繼續做「無用階級」。他苦笑:「那段時間,自己像失去靈魂的人!」。

雙輸到雙贏

那一天,他終於被「放監」了。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是指一筆定期定額收到的現金,給個人而非家庭,沒有任何門檻,全民享有。除了「全民」這一點,芬蘭的基本收入實驗符合定義。「如中六合彩一般!」

生活得到基本保障後,Juha沒有後顧之憂了,放手一搏創業。朋友問他為何脫胎換骨,他答:「因為我不用再浪費時間在官僚程序了,也可以自由做想做的事!」

實驗結束後,他成功脫離失業行列,現在一邊經營Airbnb民宿,一邊從事藝術工作,例如開班教畫畫,也會製作木鼓出售。

白天他仍然忙碌「湊仔」,空餘時間在家工作。他自豪分享,得意作品將會出現在荷里活大銀幕中,「大明星將會在電影中玩我的鼓啊!」

現在,他月賺1000歐羅,在生活成本高昂的芬蘭只屬微薄收入,但能夠自食其力,又做到喜歡的事,很有滿足感。「與過去6年失業相比,我本來可以工作,但是官僚體制令我做不到,這對社會和政策來講,都是成本。現在是雙贏。」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