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良拋兩岸變化球 武統降溫
2020年6月11日

撰文:郭正亮 美國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

距離蔡英文總統520就職愈來愈近,兩岸緊張對峙氣氛也日益擴散。豈料,5月1日香港《紫荊》雜誌突然刊出解放軍少將喬良的重磅專訪,標題是「我們不應該跟着美國的節奏跳舞」,力主中國稍安勿躁,不宜隨着美國鷹派起舞,試圖為迅速延燒的武統論降溫。專訪隨即在5月4日《南華早報》刊出英文版,顯然有備而來。

喬良的突然出手,立刻在中國鷹派圈掀起巨浪,也引發不少憤怒反駁。就在同一天5月4日,喬良進一步發表〈台灣問題攸關國運不可輕率急進〉,更深入對脫離現實的激進武統提出批判。

喬良是中國著名的軍事戰略理論家,曾在1999年和王湘穗合著《超限戰》,引起美國高度關注,由於他長年主張「中國不應懼戰,必須力求超越」的強硬立場,因此深受中國鷹派尊重。也正因為他的特殊身份和歷史份量,加上《紫荊》和《南華早報》和中國官方淵源,更讓外界認為北京當局試圖透過喬良出手,降溫武統論述,不要落入美國鷹派陷阱,繼續維持對台「防獨」基調。

喬良和武統派的主要分歧有四:
1、對蔡英文政府的認知
2、對美國《台北法案》的認知
3、中美較量的實力評估
4、中國對台戰略的選擇

首先是對蔡英文政府的認知。喬良認為蔡有自知之明,不至於在台獨走太遠,他說:「她仍然不敢公開扯出台獨旗幟,只敢往前略走一小步,說台灣事實上本來就是一個國家。因為再往前走,激怒14億人,這對於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來講,都可能產生不可想像的災難性後果」。喬良因此認為,只要蔡政府還沒觸碰「法理台獨」底線,大陸就要在解決台灣問題上,保持戰略定力和戰略耐心。

其次是對美國3月26日通過《台北法案》的認知。武統派認為,《台北法案》實質上等於承認台灣是獨立國家,例如武漢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儲建國就表示,這是「一個國家通過立法形式,公然分裂另一個國家領土的惡劣事件」,甚至主張中國應不排除退出第二階段中美貿易談判,表達對美國不滿。

喬良則認為,《台北法案》並不等於美國已經支持台獨,「並非要把中國逼上武統台灣的死角,主要是美國決策層遇到麻煩(包括疫情、製造業匱乏),想讓對手也跟着一起手忙腳亂,所以要不斷製造話題、製造麻煩、牽扯你的精力,分散你的實力,讓美國獲得喘息之機,獲得修復的時間」。

Image description
65歲的喬良是大陸空軍少將、中國國防大學教授。

喬良對美國的理解,顯然比較接近國際現實,儘管美國常打台灣牌,但對台獨的支持力度,總是雷聲大雨點小,並未真正挑戰「法理一中」。以最近台灣爭取參加518世衞大會(WHA)為例,儘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早已表態力挺,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也在5月9日致函將近60個國家,要求支持台灣加入WHO和參與世衞大會,5月11日參議院更一致同意通過挺台灣參加世衞(S.249)法案,但直到5月14日,美國政府仍然不願在世衞主導「台灣加入WHO」提案,甚至連參加提案連署也沒有,至今只有台灣13個邦交國成為提案人。

喬良認為訴諸武統必須萬分謹慎,因為「台灣問題,本質上仍是中美問題」,「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如何解決台獨勢力,而在於要先解決中美實力對比,在中美掰手腕未分勝負之前,台灣問題不可能徹底解決」。

喬良斷言,武統「正中美國下懷」,很可能導致「顧此失彼,中斷中國的復興進程」。首先是武統有利於美國借力使力,「此時選擇武統,會給美國聯合西方世界封鎖制裁中國以絕好藉口,中國現在還是嚴重依賴海外資源和海外市場,還不可能做到用自身資源滿足製造業,並靠自己市場消化產品」。

更重要的是,武統台灣將很難善後,「硬着頭皮解決,也只能做成一鍋夾生飯,讓台灣成為我們背上的沉重包袱」,喬良提出一系列質疑:「台海一旦開戰,資金全部撤空,企業全都關門,人員全都失業的孤島,將讓我們注多少資金去重振其經濟,投多少人力去管理其社會?二千多萬不認同甚至敵視你的人口,用什麼方式管?難道一直軍管下去不成?這是多大的代價,多高的成本?這代價和成本難道不拖累甚至不拖垮復興大業」?

武統難善後

基於上述認知,包括民進黨政府不會走太遠,美國還不想撕破臉,中國經濟實力仍有待提升,武統台灣很難善後,喬良因此主張,對台戰略必須從長計議,只要「向世界鄭重宣示,台灣在中國的大炮射程內,台獨之心必須死掉,其他廢話少說」,必須「做好政治的經濟的鬥爭準備,才可高懸戰旗」,「要不斷提高中國掰手腕的力度,最大程度壓縮外部約束中國崛起的因素」,例如「繼續擴大全要素製造業優勢」、「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支持華為等新興產業」、「通過軍工產業拉動經濟,加快軍力提升」、「找到最有效的境外資源獲取方式」等等。

針對喬良突如其來的論述調整,各界一般都解讀成「和統已經無望、武統暫時不宜」,但喬良終究還是軍人,和武統派的區別只在慎選時機而已,並非放棄軍事手段。他認為「非戰爭的軍事行動」仍有必要,並以美國炸中國駐南聯盟使館、對伊朗聖城旅指揮官進行斬首為例,認為中國仍可考慮「用非戰爭軍事行動解決問題,應該虛心向美國人學習」。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