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跌下神壇 國民黨欲振乏力
2020年7月2日

撰文:郭正亮 美國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意外以93萬9090票的懸殊比數通過(罷免門檻57萬4996票),比2018年韓當選市長的89萬2545票,還要高出4萬6545票,不但跌破台灣各界眼鏡,也遠超過民、國兩大黨預期(民進黨估計最多67萬票,國民黨估計最多60萬票)。

從英雄到棄子

差距如此之大,主因是投票率高達42.14%,與選前預期最多33%相差很遠,不但設籍高雄的年輕人踴躍返鄉投票,中間選民也蜂擁而出,甚至有民調指出,2018年挺韓選民高達16%轉向支持罷免。

韓國瑜不但成為台灣民主史上第一位慘遭罷免的直轄市長,而且也在短短兩年之內,從喊水會結凍、不可一世的「民粹英雄」,淪為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民粹棄子」。

韓的民調急劇下滑,主因是市長上任不到半年就參選總統,讓高雄市民痛感遭到背叛。2020年1月總統大選,韓在高雄只拿到61萬896票(蔡英文109萬7621票),比市長選舉大幅減少28萬1649票,就可看出高雄選民對韓的憤慨。

更離譜的是,儘管韓早在1月11日就慘遭高雄選民教訓,但他卻遲至5月18日才為自己「落跑參選總統」,正式向高雄市民道歉,被迫回任市長已經4個多月,韓竟然毫無歉意,民怨火上加油可想而知。

韓對民怨的輕忽不僅如此,選前承諾和選後執行的巨大落差,也讓高雄市民更加不滿:首先是市政,韓不但政見天馬行空,而且還不斷跳票,看不到四年方向,更不要說施政藍圖;其次是個人,韓不但說話漫不經心,個性浪漫狂妄,而且還不勤政,動輒遲到,常淪於狀況外,讓人感到心不在焉。

問題是,儘管韓在市長上任之後表現欠佳,參選總統也有各種問題,最終導致罷免投票慘敗,但他在2018年競選高雄市長掀起的泛藍庶民運動,卻是國民黨2014年地方選舉慘敗之後、唯一僅見的政治亮點,如果不是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導致藍綠形勢突然逆轉,民進黨恐怕早已陷入軍心渙散的敗選恐慌。

2018年韓流旋風橫掃全台,不但打破民進黨高雄執政20年的政治神話,而且韓以15萬票懸殊差距打敗各界看好的對手陳其邁,連帶促成國民黨在15個縣市狂勝,民進黨至今還感到莫名其妙。

韓所帶動的泛藍庶民運動,也空前衝擊了國民黨長期精英壟斷的權力結構,使國民黨的民主改造終於出現曙光。民進黨二號人物賴清德,2019年曾盛讚韓為「百年難得的政治奇才」,並非溢美之詞。

Image description
6月6日,韓國瑜在得知罷免過關後,率領市政府首長鞠躬,並發表「二感謝、三遺憾、一祝福」感言。(網上圖片)

泛藍庶民運動不會消失

韓國瑜兩年之內大起大落,儘管最終被罷免迅速隕落,東山再起希望渺茫,但韓流旋風所代表的泛藍庶民運動,卻不可能在台灣政壇消失,充其量只是韓國瑜暫時退出政壇、民粹能量暫時消退而已,一旦國民黨後繼無人,又回復到權貴壟斷的老態龍鐘局面,泛藍庶民運動仍有可能轉向其他國民黨非主流精英,改以其他名號重出江湖。

類似情形,也曾出現在後扁時代的民進黨。儘管陳水扁在2008年卸任之後陷入多重弊案官司,當年11月就被羈押、12月就被起訴請求從重量刑,但陳水扁的迅速隕落,並不等於扁所代表的泛綠庶民運動和正名制憲運動從此不再,而是暫時消退能量,重新在綠營尋找路線代表人而已。

儘管陳水扁的個人民調,入獄之後就跌到10%以下,無人相信扁還有機會東山再起,但支持特赦陳水扁的民調,卻始終維持在三成左右,顯見還是有不少泛綠民眾,持續感念扁對台灣民主運動的貢獻。

影響所及,後扁時代的民進黨精英,儘管低調承認扁有貪污錯誤,卻不願對扁進行切割,惟恐因此得罪挺扁民眾,針對扁所代表的本土庶民運動、正名制憲運動,多數精英更是積極表態認同。

正因如此,儘管扁已不像當年具有「扶龍王」的助選本事,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尤其在縣市長和立委這類單一席次的選舉中,民進黨精英直到今天,仍然忌憚挺扁民眾的5%-10%報復力量。

Image description
韓國瑜的忠實支持者「韓粉」對韓國瑜仍然支持,成為國民黨內未來的權力鬥爭中的關鍵少數。(彭博圖片)

韓粉成關鍵少數

對比陳水扁仍有案在身,持續被褫奪公權,不能參與政治活動,韓國瑜即使被罷免,並無司法纏身,只要國民黨內對韓所掀起的泛藍庶民運動後繼無人,韓仍然可以扮演「代表庶民批判」、「敗事有餘」的關鍵少數角色,讓想爭取民選職位的國民黨精英,不得不忌憚三分。

換句話說,即使韓不準備參加2021年5月國民黨主席改選,他對韓粉的關鍵影響力,必將使爭取連任的江啟臣或可能參選的朱立倫,不得不採取「尊韓」姿態。對於2022年爭取連任的14位國民黨縣市長,挺韓勢力更是不可輕忽。

畢竟,儘管國民黨在今年3月7日,選出年僅48歲、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黨主席江啟臣,但江上任以來,並未展現團結全黨、強力制衡民進黨的競爭能量,不但黨內大老寧可隔岸觀火,立法院黨團也各行其是,2018年好不容易大勝的15位縣市長,也遲遲無法形成「地方包圍中央」的執政聯盟。

江主席上任三個多月,各界普遍評價是「弱勢黨主席」,不但兩岸路線模糊不清,國民黨也還是欲振乏力,難以從1月11日的總統和立委慘敗中突圍。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7月號《別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