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兄弟」移情越南 加納商人:China is Out!
2020年7月3日

Image description
中國成本上漲、商業詐騙、簽證收窄,一連串問題令非洲商人不再視中國為寶地,形同陌路。 (Getty圖片)

一直以來,中國政府都稱非洲人是「好朋友、好夥伴、好兄弟」,曾幾何時,廣州等大城市都充斥著非洲商人的足跡。但近年,一切都出現變化:隨著勞工成本上漲、貿易戰、商業詐騙嚴重、簽證收窄,以及近日的排外浪潮,令不少「非洲兄弟」都對這位「中國老朋友」心灰意冷,出走越南尋覓新商機。「去中國化」快要在非洲商人圈子中開始,沒有友誼真的能永固。

撰文:許創彥 本刊特約記者

在亞洲,非洲商人就像遊牧民族,逐商機而行,去過泰國、印尼,後來落腳中國。不過,現在他們又收拾細軟,而這次,不少都帶着怨氣離開。

「中國徹底玩完了!」記者始料不及,這句狠話竟然會出自中國政府號稱「朋友」的非洲人口中。來自加納的中間商Bashiru,過去15年主力中非貿易,跑遍神州大地為非洲客人搜羅貨物,在香港錦田也有落腳點。但是自去年年尾,他毅然走到胡志明市開設新辦公室,計劃把未來押注越南,轉攻越非貿易。

有人會為去留忐忑,但Bashiru完全無掙扎,無他,「因為我的客人近兩年的目光都轉到越南」。為何集體「移情別戀」?Bashiru此刻彷彿找到個樹洞,力陳中國兩大罪狀。

罪狀一:輕諾寡信

首先,中國商人不守信。「中國製造」雖號稱價廉物美,但在這位加納商人眼中,在中國,「價廉」和「物美」有一半都是幻象。他說,不少貨品之所以這麼便宜,純粹因為中國商人信口開河,「不管你開什麼價,他們都說可以」。一旦遇到奸商,那就麻煩了,他們會得到劣質到不行的垃圾。

Bashiru隨即分享一個故事:「早前有個朋友打算在中國運六個貨櫃的貨回非洲,價值100萬美金,怎料回到去才發現全部不能賣,全部都是垃圾!」他說來激動,說了兩遍「垃圾」,「garbage」之後再來「rubbish」。

Image description
Bashiru說,現在愈來愈多非洲同業詢問越南情況。 (受訪者提供)

但今時今日,這樣的服務態度不行吧,貨不對辦,總能退貨?「拜託!一個人怎能從非洲,退一整個貨櫃的貨到中國?太費時失事。很多時候,非洲的中間商和客戶只能啞忍,中國的騙子卻袋袋平安,我們就是如此被害!」

在中國受過氣,Bashiru說,他和他的非洲同業已決意放眼亞洲其他地方,發現根本不只得中國一處能提供貨源,越南也行。他續道,到了越南,發現交過手的越南人都老實,「一分錢一分貨,明買明賣,大家都喜歡跟這些供應商合作」。

中國擁有的商機和商品,例如食材、T-shirt、牛仔褲、電子器材、木材,在越南同樣應有盡有。其後,Bashiru馬上意有所指:「越南能崛起,是因為他們歡迎所有人。」

罪狀二:過橋抽板

「歡迎」是指簽證。他說,越南政府重視非洲人,在簽證都盡量予以便利,獲發三個月的商業簽證,甚至兩年的居留權的難度都不高。相反,中國簽證呢?他難掩激動連說四次「NO(不)」後,向記者道出絕望真相:「你是不會在中國得到簽證的。有非洲人在中國住了25年都拿不到居留權,他們根本不想我們來做生意。CHINA IS OUT!」

國家主席習近平曾經形容,中非要永遠做「可靠朋友」和「真誠夥伴」,可現實卻無比諷刺。「中國政府眼中的朋友只得非洲政客,對非洲商人不屑一顧!」Bashiru不無憤慨,自問對中國改革開放都有貢獻:「我們在中國開店,聘請中國員工,向中國政府交稅。中國曾經都歡迎我們,可是如今成為世界強國,卻馬上限制簽證、踢走我們!」

中非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 傷透許多非洲兄弟的心,結果有人心灰意冷、選擇離開。以廣州為例,曾經被譽為「小非洲」,當地合資格居留的非洲人,2014年仍然有1.6萬,今年已經降至4500。

「以往,我們來華開公司、找供應,做我們的中非貿易;現在,他們搶了我們的供應,直接拿貨物送到我們國家。中國要非洲市場,但不要非洲商人,否則不會在簽證上處處設限。」Bashiru無奈表示:「原來中國最後都是一個封閉國度。」

以科技趕盡殺絕

4月,肺炎期間,廣州政府針對非洲人,在沒確診以及沒外遊紀錄下,強迫他們隔離,強制他們接受病毒檢測,更沒收護照,結果有不忿的非洲人與警察爆發衝突。實際上,近年中國在簽證上,也處處設限。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助理教授陳古城(Roberto Castillo),深入研究在華非洲社群多年,他指出「非正式流動」(irregular mobility)就成了非洲人入境的主流。但近年,隨着中國科技監控手段日趨成熟,指模辨識、人面識別大派用場,無官方證件的非洲人在中國開始變得寸步難行。

Image description
《紐約時報》透露,公安同樣是「健康碼」的關鍵合作夥伴,可以取得用戶的位置、城市名稱和識別編碼。 (Paul Mozur攝)

這個困境因肺炎而進一步惡化。疫情來襲,中國政府以防疫為名,推出更多高科技管控措施,如「支付寶健康碼」。這個程式由螞蟻金服協助開發,用戶要先申報健康狀況,核實後得到一個QR code, 分三種顏色:綠色代表健康;黃色代表需隔離7天;紅色代表隔離14天。

據報,「健康碼」已在全中國超過200座城市實行,平日生活,市民皆要憑「碼」出外。「於是,一個有簽證的非洲人,他沒法申請健康碼,別說去不了商場和戲院,基本如坐車也成疑問!」陳古城預計,在中國政府如今凡事都要追蹤的思維下,非法逗留的非洲人將無法再跟政府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勢成中國「新常態」的首批犧牲者。

昔日的「小非洲」會一去不復返嗎?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7月號《別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