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情緒爆煲 學生「腸易激」急增
2020年7月3日

與親朋好友吃飯,用膳後卻經常腹痛或肚瀉,本以為病從口入,偏偏只有自己「中招」,這或許與腸易激綜合症(IBS)有關。受到生活壓力、社會撕裂、疫情持續的影響,港人負面情緒一發不可收拾,何善衡腸胃健康中心主任胡志遠警告,愈來愈多人自小種下「玻璃肚」的病根。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

情緒與腸胃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實際上關係密切。醫學界發現,腦部與腸胃由同一組細胞分裂,共用同一類神經傳遞物質,因此有壓力情緒時,有「小腦袋」之稱的腸胃亦受影響,引致不適。

「腸易激是香港最常見的腸胃病。」胡志遠接受本刊專訪時表示,現時全港大約每六個成人,便有一人患上IBS,但大多以為「食錯嘢」,忽視焦慮、緊張等心理因素,未能對症下藥。由於病情轉差影響社交,引起更多負面情緒,導致惡性循環。

IBS可分為四種:便秘型、腹瀉型、混合型及不定型。特性包括腸道蠕動過快、感覺神經線敏感等,猶如警鐘誤嗚,少少刺激已引起肚瀉或便秘,而非病毒感染所致。就算IBS患者作腸鏡檢查、糞便化驗,也不會找出腸道結構上的異常。

一緊張即肚痛

近年,胡志遠從臨床診治時觀察到,中小學生患上IBS的比例愈來愈高,部分嚴重個案甚至一想起面試、上學,已經肚痛,「看到趨勢愈來愈年輕化及嚴重。」背後原因很簡單--日積月累的壓力無法釋放。

「父母用多少時間教育子女認識負面情緒?沒有!有時間就用來補習、上興趣班,這些都是壓力來源。」胡志遠透露,自幼出現胃功能失調的個案比比皆是,最年輕甚至去到四、五歲,「他們看兒科後處理不到,便來找我」。

身為人父的他強調,小孩不會天生認識負面情緒,需要從朋輩、父母身上慢慢學習,奈何孩童壓力日益加重,偏偏缺乏與父母相處、朋友遊樂的時間,不懂得識別及應對壓力,只能透過瀏覽社交平台、打機分散注意,「大腦不能回到default mode」,更難調整心情。

童年壓力致腸易激

結果,愈來愈多人從小種下「玻璃肚」,「腸易激的發病機制,很多在童年發生。」去年浸大醫藥學院研究發現,小時候生活壓力過大,容易令腸道神經生長因子上升,誘發IBS;這種因子不會隨時間減少,可影響一生。

胡志遠補充:「舉個例子,斯里蘭卡特別多IBS個案,因為當地人曾經歷過內戰,好多人從小失去父母,種下IBS的病根。」

最近一年,香港先後經歷反修例運動,以及新冠肺炎下的長期隔離,觸發大規模社區情緒危機。港大醫學院一項調查指出,去年社會動盪期間,五分之一港人懷疑患上抑鬱或創傷後壓力症(PTSD),比率與經歷大型災難、武裝衝突或恐襲的地區相近。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便警告,社會已出現「精神健康疫症」。

胡志遠見證情緒如何反映於腸胃上。「看到電視畫面好激動,十個有八個人都加重病情。」他表示,社會運動、疫情死灰復燃等因素均會增加壓力,導致功能性腸胃病惡化,當中又以小童、年輕人居多,皆因他們未懂得處理負面情緒。

中西結合互補長短

身為腸胃科醫生,胡志遠除了從西醫角度出發,亦嘗試不同治療手段。早於2002年,美國馬里蘭大學已經邀請他的腸胃科研究團隊合作,尋找輔助或另類治療方法,於是他邀請不少中醫參與。後來他在香港成立研究所,探究中西結合醫學。胡志遠認為,單一西藥難以處理所有發病機制,但中醫藥方具備多種成分,各有功效,相加起來甚至有額外增益。2006年開始,他與浸大中醫藥院合作,參考中醫傳統藥方,研發出「仁朮腸樂顆粒」,去年已進入大型臨床試驗階段,有望三年後推出市場。

「西醫很少接觸中醫,唯一機會是從病人口中得知。」胡志遠強調,不能抹殺中醫治療的成效,「好多病人看西醫,實際上用中醫,而且解決了問題。」他笑言:「除非香港立法禁止中醫,如果不能打敗它,中西合作是唯一出路。」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7月號《別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