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國化殃及池魚 華人買槍自衛
2020年7月8日

為了徹底勝出與中國的爭霸戰,美國加速「去中國化」,在政客的煽動下反華情緒高漲,當地華人慘成夾心人。為了自保,不少人都湧去槍舖,一生人第一次買槍。他們面臨什麼歧視和潛在威脅?當地白人鄰居又如何看待共產主義中國。本刊特約記者近期走訪美國華人聚居地加州,深入社區一一拆解。

撰文:余樂斯  本刊特約記者加州直擊

2018年,《經濟學人》交出了一條非常搶眼的標題:How the West got China wrong.

這標誌一個時代的終結。曾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認為,只要讓中國融入全球經濟,總有一天中國會變。結果,中國是變了,但不是變盟友,而是變威脅。

因此,一場「去中國化」的大布局,兩年前在美國率先展開。中美關稅戰、中興事件、孟晚舟案、處罰華為,再到美國商務部黑名單,這本長篇章回小說高潮迭起。如今,新一章出爐了:中國病毒。

美國受到疫情史無前例打擊。截至6月,國內錄得超過220萬宗感染個案,約12萬人死亡,數字為全球之冠。受到歷史性重創後,美國政府更確切感受到中國威脅,於是進一步鼓動國內反中國情緒,從Chinese Virus,到近日特朗普在大型競選集會重提Kung Flu,一個個指控中國色彩極濃的用詞應運而生,同時掩蓋自己的防疫不力。

白宮輿論戰,未傷中國前,國內華人已「躺着也中槍」。

華人:買槍自保

從香港移民到美國近30年、42歲的林家偉是美國海岸防衞隊隊員,在加州生活一直歲月靜好。但近月,他身邊開始多了一批移居美國20多年也沒買過槍的華人,找他幫忙買槍。

「以前歧視(華人)的情況一直存在,但經過疫情,人們現在覺得對華人的歧視更理所當然,更大膽。」林家偉引述一個首次買槍的友人的話。確實,說起美國的大規模反華情緒,最早可追溯至19世紀:當時的七十年代,剛走出內戰的美國面臨經濟衰退,很多白人遂諉過於五十年代趁淘金熱前來的中國移民,指責他們過度廉價,搶走飯碗。多番妖魔化後,到1882年,聯邦政府更通過《排華法案》,把中國勞工拒諸國門長達10年,國會及後數次延長法案,直到1943年才宣告廢除。

現在,雖說世界比兩個世紀前進步了,但這顆對華人的仇恨種子,在白宮澆水下再次發芽。今次,受疫情打擊所困擾,不少美國國民將華人(不管他們已移美多年,甚至土生土長)和中國(或中共)綑綁一起,將怒火遷到他們身上。美國亞裔權利組織Asian Pacific Policy and Planning Council和華人權益促進會的研究就發現,他們收到502宗歧視個案,歧視者都在出言不遜時特意提及「中國」或「中國人」;同時,他們也發現在報章中提到反華措詞的文章,從3月的一篇,激增到4月中的35篇。

反華情緒回潮,林家偉也身受其害。3月,他在加州首府Sacramento兼職經營的中式餅店,大門便遭破壞,縱然報了警,犯人卻仍然在逃。他也大表無奈,只好提醒社區內其他華人,多加提防針對華人和華人企業的犯案。

如此氛圍下,美國一場大規模的華人自保行動揭開序幕,除了口罩、消毒液,槍也成了必需品。槍舖忽然生意興隆,大排長龍,當中包括不少華人。林家偉為保險起見,自己多買了幾支手槍傍身,他亦協助好幾位從未接觸過槍的華人,為他們在考槍牌、選擇型號,以及安全使用等方面提供意見。

「講到尾,我真係好唔想因為我的華人身份,一樣我改變不到的事實,從而影響我的人身安全和社會地位。」林坦承,他和一群華人已成了中美角力新一回合下的「犧牲品」。別無他法下,為了不「中槍」,唯有買槍,自求多福。

他慨嘆道:「呢個世界好亂,我諗我日後都要教小朋友(如何用槍)保護自己。」

白人:放棄忍讓

有美國華人惶惶不可終日,有美國白人卻對白宮舉措有着迥然不同的解讀,「只有一小撮白癡會歧視華人吧!」加州的退休公民Dominick Attisani認為,歧視華人的情緒在國內無疑存在,但言過其實,「只是左翼媒體和反特朗普陣營借題發揮罷了」。

聽起來,Attisani很像特朗普的忠實粉絲吧?但事實上,他2016年選舉時並沒投給特朗普,反而支持了民主共和兩黨以外的第三黨派候選人。可是,自這兩三年,隨着中美博弈白熱化,他贊同特朗普對華主動出擊的方針,漸對特朗普改觀。

對於中國,Attisani比一般美國國民確實了解透徹得多:退休前,他任職過Intel,曾多次到中國出差,跟中國科企簽過多宗投資協議。觀乎中美近數十年發展,他指出,美國政府過往太習慣跟中國密室談判,當中對他們的步步進逼太容忍,結果令中國得以蒙混崛起,以不公方式在美國獲取利益。「現在我們明白:要令中國退讓,就必須向他們公開施壓。」

這一番全民覺醒,是用血和淚換來的。「現在的我們,要口罩沒口罩,要醫療用的通風機沒通風機,皆因它們都是在中國生產」。束手無策,他們眼巴巴看着國內感染人數飆升,眼巴巴看着左鄰右舍去世,Attisani強調,美國人經過此役後,比任何時候都更確切感受到中國威脅,「因為生與死最觸動到大家」。無獨有偶,訪問當日,他剛收到訂閱的雜誌,封面寫着:Our supply line is 100% in China for most of our critical drugs.

亞裔:慘遭牽連


「傷心、氣餒和無奈!」世道如斯,越南裔美國人Jacqui Nguyen向記者吐出這三個形容詞。事實上,她的處境比很多亞裔公民都好,因為她的未婚夫是白人,並曾任軍官,結伴同行大抵不會受到攻擊;不過當她在網上見到多條亞裔人被襲的片段,心理上,還是有種恐懼久久不散。


自己擔心之餘,她也不期然想起剛喪偶的母親,怕孤家寡人,更易受襲。「我叮囑她千萬不要出街,她個人戒心少,隨時有人走來吐她口水,甚至衝去打她,因為她是亞裔!」Nguyen感嘆,美國民間種種對特定族群的攻擊,反映民情開始變得反智:「他們懶得去了解整場疫情的來龍去脈,繼而把(疫情大規模爆發)的責任推卸在某一群人身上,這是錯的!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7月號《別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