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推數碼稅 圍剿美巨企
2020年7月16日

撰文:韓彬 本刊特約記者

英國稅務海關總署預計,到2025財政年度結束時,「數碼稅」能夠為英國政府帶來每年額外5.15億英鎊的財政收入。該稅種將適用於全球收入至少5億英鎊、在英國收入2500萬英鎊的企業,這意味着包括Facebook、谷歌、亞馬遜在內的公司將受到打擊。英國財政部還稱,英國收入中的前2500萬英鎊毋需繳納新稅。

法國已推出了數碼稅,稅率為3%,今年年底徵收。此外,意大利、比利時和西班牙等國也已經開始着手實施數碼稅或有計劃實施相關措施。〔表一〕

為什麼要徵收數碼稅?數碼稅的背後到底是什麼情況?在財政學上有「稅收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之說,這對於大部分的個人和企業都是適用的,只要你在這個國家或地區從事經濟活動,你就必須要向這個國家或地區的政府繳稅。

今天,科技巨頭正在攫取巨額利潤,同時收集了各地使用者的大量數據以牟取更多利潤。它們在全球範圍內開展業務,並嚴重依賴海外銷售。2016年,蘋果約65%的收入來自美國以外的地區。同年,非美國地區的收入佔Facebook總收入的54%,佔谷歌收入的53%,佔亞馬遜收入的32%。

現有的稅收規則是基於企業向其物理位置所在國家納稅的原則,建立於大約100年前,當時別說數碼科技,就連電腦都沒有。在數碼科技未普及之前,大多數情況下,貨物銷售國的稅務當局能夠對在其境內設有銷售點的零售商或分銷商徵稅。而在數碼時代,這種模式支離破碎。例如谷歌的愛爾蘭辦事處可以向瑞士的一家公司出售在英國提供服務的廣告。因為在英國沒有錢易手,所以在沒有數碼稅之前英國不可能對其徵稅。谷歌就在愛爾蘭繳稅,而愛爾蘭的稅率比英國低得多。英國公眾則未能充分享受自身數據的收益。

另一方面,大量在歐洲開展業務的美國科技公司採用「愛爾蘭/荷蘭雙重三明治」(The Double Irish and Dutch Sandwich)法避稅,在稅率較低的愛爾蘭、荷蘭等國繳納企業所得稅。例如,為了規避美國高達35%的所得稅,蘋果取道在愛爾蘭等地稅國的子公司僅在2012年就成功避稅120億美元。在歐盟,企業的平均稅率為23.2%,然而歐盟數碼企業的平均稅率僅為9.5%,這顯然導致了線上線下企業稅收負擔不平衡〔表二〕

不過數碼稅也沒有那麼簡單,對於英國來說,作為互聯網公司大本營的美國,肯定會站出來給這些互聯網巨頭喊冤叫屈,甚至不惜用報復手段來威脅英國妥協,就像他們之前對法國做的那樣。當時,美國總統以增加關稅作為回應,準備砸掉法國葡萄酒的市場。

今年1月,美國與法國達成一致,法國妥協同意今年年底前不徵收「數碼稅」,美方則同意在這一期間不對法方徵收報復性關稅。儘管如此,雙方在「數碼稅」方面的分歧仍難協調。5月初美國啟動了與英國的正式貿易談判,雙方在數碼稅上仍存在巨大分歧。

數碼稅定義狹窄

設立新稅項針對科技巨擘,是否正當值得商榷。包括法國、英國等國家政府各自提出的數碼服務稅,大都設有徵收對象限制,對徵收對象設有業務收入下限,明顯是為了將美國科技巨擘圈入範圍,但就放過歐洲科網公司。政府又對數碼服務稅應課稅項的業務種類作出狹窄定義,稅收徵繳只覆蓋搜尋引擎、社交媒體平台和網上交易平台;其他數碼服務,包括近年迅速壯大的網上金融平台服務等,卻毋需課稅。如何抽出個別數碼業務作稅收徵繳,也缺乏一個合理的解釋。

再者,在科技發展的衝擊下,當前環球商業世界的大部分所謂傳統行業公司,都需要進行或已經展開數碼轉型改革。包括金融、物流、地產,甚至汽車等「實體」業務公司,運用數碼科技改變營運、及提供服務與產品的方式,在全球市場在所多見;

一個例子可以是平安保險(02318),由傳統保險公司變為保險科技、金融科技、以至人工智能技術的中國龍頭。當環球商業邁向「O2O(線上到線下)」模式的新時代,「數碼」與「實業」已密不可分,數碼稅以「科技公司」和「數碼服務」的狹義標準,定義徵稅對象,是否與商業發展的新時代趨勢背道而趨?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7月號《別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