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流物流互通 衣食住行兼顧 黃德彰:香港可變大灣區醫療中心
2020年7月21日

本刊總編輯鄧傳鏘、特約記者張肖彤

香港醫療多年來一直在亞洲區內領先,過往十多年得益於自由行,內地客成為生力軍,也帶動了私營醫療產業的發展。不過,近年新加坡、南韓、泰國以至鄰近的澳門都急起直追,由於政治風波,內地客在疫情後能否恢復舊觀成疑,耳鼻喉專科醫生黃德彰認為,香港可借助大灣區的機遇,發展成區內醫療中心,惟是否成事需要政策及其他業界的配合。

2009年,《香港和澳門特別行政區醫師獲得內地醫師資格認定管理辦法》出台,允許香港醫生在內地註冊。黃德彰一早北上開荒,曾與上海的診所合作,為當地海外專才提供「港式」醫療服務。

他親身體會到,香港的醫療文化較內地仍有許多優勝之處。黃德彰形容,「港式」服務最大賣點是細心,為了保住香港這個金漆招牌,當年到上海駐診時,他會刻意吩咐護士為每個病人預留足夠時間。「在上海,一個醫院的醫生可能一日幾百個病人,每一個病人分得的時間很短。為了節省時間,經常會見到幾個病人擠在一起被檢查的情景。在細節注重、私隱保障上,香港仍有優勢。」

從照x光也見微知著,「一張片有五六十格,香港最多分10格8格,內地剪裁得很粗糙,縮得很小,一張x光五六十格,醫生很難看得仔細。非不能也,不為也,內地習慣節省。」

內地客重口碑 信賴進口藥

黃德彰解釋,對於病人來說,除非是大手術,才會看重醫術的高低,如果是普遍病,更注重求診時的主觀感受。「例如醫生是否懂得聆聽、是否解釋清楚、能否投放較多時間在自己身上……」

香港整體醫療服務質素仍然有比較優勢,這也解釋了近年為何不少富起來的內地人湧港求醫。在疫情前,黃德彰的診所約有20%內地客。「很多是住香港的內地人,也有很多是即日往返的內地病人,當中以大灣區比較多。」

雖然香港收費普遍較高,但他認為求診者更看重服務水準,因此他會盡量給予每個病人足夠時間,透過聆聽、解釋爭取信任。他指出,近年內地醫鬧時有所聞,導火線往往是醫生病人缺乏溝通。

黃德彰形容,內地客着重口碑,口耳相傳推介。「一個內地人看了覺得好,就整條村湧來,小朋友看完,就整間學校的家長帶自己子女來。」

除了醫生外,內地客還在乎處方藥物的來源。「內地客不想用國貨,他們會直接問是不是進口的,香港病人則很少問,可能內地客覺得,給了這個價錢,就想所有產品都是進口新藥。」

2018年,粵港澳三地的衞生當局進一步簽署了《粵港澳大灣區衞生與健康合作框架協議》,黃德彰認為,這對香港的醫療產業,尤其是耳鼻喉科是很大的發展機遇。

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預計,到2030年,中國將有8億超重或肥胖的國民,有統計指出70%肥胖者都有不同程度的睡眠窒息症。「一如很多發展中國家,營養愈來愈好,就易變肥胖,睡眠窒息與肥胖息息相關。現時內地就像二十、三十年前的香港,對睡眠窒息症概念模糊,只要做一些教育,就會變成一個潛力巨大的醫療市場。」
香港藥物儀器無障礙進入灣區

不過,雖然內地市場龐大,要吸引香港醫生北上並不容易,首先政策配套需要跟上。「很多香港醫生需要或者慣用的藥物儀器,要經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才能在內地使用,有些牌子更根本不准入口。以我的專業耳鼻喉科為例,就需要用到顯微鏡、內窺鏡等儀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解決方法是,以大灣區作為試點,不用再註冊,香港的藥物和醫療器材就可以進入,這樣香港醫生到內地診症時,才能提供與香港相仿的服務水準。」

黃德彰形容,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這三個經濟區域,各自都有一個醫療中心,分別是北京、上海以及香港。「長三角一帶的人對上海的醫療水平很有信心,要推銷香港很難,北京、上海的民眾也不會山長水遠來香港。反之,廣東省內的民眾仍覺得香港的醫療水平高,過來也相對方便。」

他強調,香港醫生訓練標準化,用英文教學,技術、藥物與國際完全接軌。香港一向對於醫生的規管很嚴格,已建立誠信的醫療體系。

根據黃德彰的設想,大灣區醫療互聯互通的理想模式是:「香港醫生可以在內地暢通無阻設立診所,做前期的諮詢,輕症者可以在內地即場醫治,牽涉重大手術,可以安排來香港醫院做,術後覆診仍在內地進行。」

他強調,要令香港成為區內醫療龍頭,不能單靠醫生,還需要交通、食宿等配套。「內地很多病人很喜歡day trip來香港看病,大灣區高速公路、港珠澳大橋、高鐵等大型跨境交通基建相繼落成,交通配套已可以即日來回。可是,業界的服務意識要再提高,多點理解內地客人特殊需求。」

他認為,可借鑑南韓的醫療旅行模式,提供貼身服務。「衣食住行驟聽起來,似乎不關醫療事,但病人真的會為這些瑣事而煩惱,例如怎麼搭車,在哪裏吃飯,如果當日走不了,酒店如何安排?上午抽血要等幾個小時出報告,中間空檔去哪?這些細節都要幫內地求診者解決,配套服務不能單靠醫生,需要政府及其他業界共同努力。」

被問到多了大灣區的居民來香港求診,會否分薄香港的醫療資源呢?黃德彰並不認同,因為內地病人絕大多數選擇去私立醫院,如果借助內地客人的醫療需求帶動香港私立醫院的發展,反過來可以分擔香港公立醫院的壓力。

「香港公立醫院醫院收了差不多九成病人,很不平衡。」黃德彰直指,公私營醫療應該互補。「去年,香港政府推出自願醫保計劃,其實也是鼓勵給得起錢的病人,盡量去看私家。」

為了解決公營醫療系統人手流失問題,黃德彰認為要給予醫生更多彈性,當年自己選擇自立門戶,就是希望有更多的自由度。「以耳鼻喉科而言,私營診所想添置新器材相對更有彈性。我自己做得比較多的是鼻矯形,例如撞歪了鼻子要修正,公立醫院裏面資源始終有限,不可能日日做手術。私營機構另一優勢,是可以自行安排每個病人的診症時間。」不過,他笑稱,針無兩頭利,在公立醫院不需理會行政、管理、經營,可以專心看病。

黃德彰在威爾斯醫院工作時經常到其他地方講學交流,現時他仍擔任香港中文大學名譽臨床副教授,與各地醫生建立了聯繫。「除了內地,我們同時希望拓展本地客源,亦考慮向東南亞,比如新加坡擴張,藉此分散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