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格局轉變 美國扶東京、棄香港
2020年8月7日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拒參與英國及美國的聯合聲明,反而主導七國集團(G7)出聲明批「港版國安法」。 (路透圖片)

撰文:李潤茵 本刊記者

要做國際金融中心,離不開天時、地利及人和。八十年代的日本,曾經條件優厚,坐擁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場,最後還是差一步之遙,更由盛轉衰,背後原因眾多,但無可否認,美國扮演關鍵角色。

《廣場協議》改命運

簡單概括,就是戰後日本經濟增長迅猛,與美國的貿易磨擦,很快愈演愈烈,到1985年遂出現了著名的《廣場協議》。

協議的共識,是聯合干預外滙市場,以「日圓和德國馬克升值,美元貶值」為方向。據日本經濟學家野田悠紀雄記載,簽訂背景原本是,日本和西德持續增長,導致其他國家貿易逆差擴大,所以「提倡讓兩國扮演世界經濟火車頭」。

事隔多年,重看協議背景,當然不無諷刺。隨後日股於1990年代暴瀉,芸芸眾多原因中,便包括日圓堅挺,結果拖累經濟增長,甚至出現通縮等。但換個角度,「美國是成功壓制日本崛起了!」

港大日本研究學系助理教授張維良向本刊表示,這某程度解釋了為何東京,始終並非國際金融中心。「在美日同盟下,即使是日本的內政,美國都發揮特殊影響,日本很難成為美國競爭對手」。

結果,在美國主導國際金融體系下,東京的金融角色注定發揮有限,但國際環境已起變化。今天跟美國打貿易戰,是中國而非日本。

過去兩年,中美關係急劇惡化。時至今日歷經貿易戰、制裁華為、新冠疫情及港區《國安法》,美國正積極重新布局亞洲,更早於2017年,已經提出「印太戰略」,作為「重返亞太」國策。

安倍原創「印太戰略」

戰略大意,就是結合日本、印度、澳洲及部分東南亞國家等,政治價值觀相近的盟友,圍堵及排擠中國,抗衡「一帶一路」。

追溯這個「反華包圍圈」概念,最早原來就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2006年,他初次執政,已經倡議「自由與繁榮之弧」,理念就是「通過日本與印度的緊密聯繫,形成『大亞洲』,並且吸納美國及澳洲等國家,從而建立太平洋地區的關係網」。後來,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安倍概念收為己用,並用作《國家安全戰略》。隨着新冠疫情爆發,美國更加速編織「包圍網」,早前已主動迫使美國企業,將生產線遷出中國,改為搬到日本、南韓、台灣及東南亞,決心不跟中國做生意。

按此推進,在「印太戰略」框架下,美國將金融中心的角色,轉移到東京亦無可厚非。觀乎安倍近期舉動,張維良便認為,「無疑是向美日同盟表態」,「當然,東京試圖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搶香港人才,也是削弱對手的做法!」

話雖如此,他補充,日本對美國並非毫無戒心。「自從特朗普上場後,中日關係反為漸漸解凍。原因是日本領導人意識到,不能無條件撑美國,尤其當特朗普強調『美國優先』,日本都要為自己打算。」在香港問題上,日本就與美國保持距離,謹慎看待制裁。

——節錄自8月《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