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循環史觀:中美南海必開戰
2020年9月10日

Image description
美國早前一舉推翻先前對南海主權爭議的不選邊立場,明確否定中國的主權主張。圖為美軍2019年4月在菲律賓進行兩棲登陸演習。(路透圖片)

撰文:施純志 香港資深傳媒人

根據這一美國版的「循環史觀」,美國正處在又一個歷史循環周期的關鍵轉折關頭,面臨着重重危機,不再是全球最偉大的國家。如果不能克服這場危機,美國將繼續衰落下去,並丟掉世界霸主的寶座。因此,當今美國領導者的最大職責,就是帶領國家度過危機,實現再次偉大。

特朗普上台後,這種「循環史觀」成了白宮制定國策的重要依據。而將這種史觀帶進白宮的,則是美國極右翼民粹主義的旗手班農。2016年大選期間,班農出掌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設計出「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等口號,為特朗普入主白宮,立下汗馬功勞。特朗普論功行賞,任命他為「總統高級顧問」和「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在職僅半年就被炒魷魚,但他的歷史觀和政治理念,目前仍影響着白宮的決策。

班農:美國正處於第四次轉折

班農的「循環史觀」,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呢?2010年,他製作了一部名叫《零世代》(Generation Zero)的紀錄片。結尾是一句雋語:「歷史是季節性的,寒冬將至。」在班農看來,美國歷史大約每80出現一次周期循環。就像每年都有四季變化,美國每個歷史循環周期也有四次轉折,依次是:景氣、覺醒、解體和危機。過去兩百多年,美國已歷經三個循環周期,目前正處在第四個循環周期的第四次轉折階段。

他認為,每逢第四次轉折,美國都會遇到災難性危機,每次危機皆以戰爭來解決。之前三個循環周期的第四次轉折,分別爆發了獨立戰爭(1775─1783年)、南北戰爭(1861─1865年)和二戰(1939─1945年)。獨立戰爭為美國的強大確立了政治制度,南北戰爭為美國的強大奠定了經濟基礎,二戰則使美國成為全球最偉大的國家。每次戰爭都使美國變得更強大。

經班農的鼓吹,這種「循環史觀」在美國日漸流行,吸引了愈來愈多的信眾,包括特朗普。但此一史觀的版權並不屬於班農。2017年2月24日,尼爾.豪威(Neil Howe)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班農的世界觀來自何處?來自我的書〉一文稱,班農的世界觀來自他與已故的威廉.斯特勞斯(William Strauss)合著的《第四次轉折:美國預言》。他說:「我與威廉.施特勞斯在1997年寫成此書,顯然班農被這本書迷住了。」

豪威和斯特勞斯是當代美國趨勢分析家。1991年,他們合著《世代》(Generations)一書,提出「世代周期」理論。1997年,兩人又出版《第四次轉折:美國預言》(The Fourth Turning :An American Prophecy),進一步闡述「世代周期」理論。他們認為,美國歷史每80至90年出現一次循環,每次循環包含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危機」後的「景氣」,在「景氣」階段,制度力量較為強大,個人主義相對薄弱。第二階段是「覺醒」,社會制度受到更高的原則和價值觀的攻擊。第三階段是「解體」,社會制度軟弱無力,個人主義盛行。到第四階段,即「危機」階段,為應對民族生死存亡的威脅,社會制度生活被徹底重構,然後社會重回和平與繁榮,開啟另一個循環周期。

他們在書中預測,2005年美國金融市場將面臨大崩盤,成為美國進入第四次轉折的催化劑。果然,2008年的金融海嘯,印證了他們的先見之明。豪威認為,金融海嘯標誌着美國正式進入第四次轉折,此階段可能持續到2030年。他說,儘管美國正傾向於孤立主義,但也許會陷入戰爭;因為美國史上每場大戰,都發生在第四次轉折。

在普遍接受「線性史觀」的現代人看來,這種「循環史觀」可能很新鮮。其實類似的史觀古已有之。在羅馬帝國時代,基督教神學家奧古斯丁將各種歷史觀歸納為兩大類型,一類是希臘─羅馬的「循環史觀」,視歷史為循環的過程;另一類是猶太─基督教的「線性史觀」,視歷史為線性的過程。

中國威脅美國全球領導地位

到了班農手裏,豪威和施特勞斯的「循環史觀」,卻變成維持美國霸權的意識形態和輿論工具。班農認為,在「第四次轉折」階段,美國的霸權基礎已動搖。在內部,美國過去賴以成功的資本主義和猶太教—基督教價值觀,受到自由派精英倡導的全球化、多元化和社會福利政策的嚴重腐蝕;

在外部,崛起的中國正威脅着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2016年之前,班農將極端伊斯蘭勢力視為美國的主要外敵。2016年之後,他認為中國才是美國的頭號敵人。特朗普上台後,美國急於從中東抽身,把更多資源投向亞太,對付中國。班農便是這一戰略轉移的重要推手。

班農聲稱,未來30年,美中兩國只能有一個獲得世界的主導權。5年以後,最多10年,美中之爭將到達臨界點。美國要是輸了,就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因此,與中國的經濟戰是重中之重,美國必須打贏這一仗。在2026年前,美國還將因南海問題而與中國開戰。一旦解除中國的威脅,美國將順利渡過「第四次轉折」,實現「再次偉大」。這一基於「循環史觀」的大預言會否成真,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9月號《美國金融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