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股神」梁劍平:港股沉悶 轉買美股
2020年9月10日

Image description
梁劍平笑言,港股是「二奶命」,沒有名牌效應,而美 股知名公司比較多,投資較為「穩陣」。(黃俊耀攝)

恒生大學商學院副院長梁劍平投資近三十年,一直專注買賣港股,由於組合增長穩定、股息兼收,獲得「學者股神」的美譽。今年初他首次變陣買美股,於人生下半場開拓新大陸,除了看準當時美股估值低殘,更直言對港股表現不太滿意。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

若然看過「學者股神」梁劍平的文章,一定立即聯想到「煤氣」、「避險」、「高息」、「領展」等關鍵字。近年他頻頻受訪介紹「愛股」,包括中華煤氣(00003)及領展房產基金(00823),分析它們如何成為逆市中的定海神針;2018年港股全年下跌逾13%時,他的投資組合反而有近20%升幅。

愛因斯坦曾說:「複利是世界上第八大奇跡」。梁劍平注重長線投資帶來的複利效應,透過每年公司送紅股及收股息,賺取穩定回報。2005年他開始入手煤氣後,一直甚少出售股票,最高累積近15萬股。直到2019年中於接近17元高位沽售套利,跌至12元再回購,如今仍持有11萬股煤氣,以及約1.1萬股領展,市值約200萬元。

選股兩大宗旨

「我30多歲開始投資,直到現在60多歲都是買港股,最近才加入買美股。」踏入2020年不久,由於歐美疫情失控、油價暴跌,美股急瀉並多次觸發熔斷機制。正當別人前仆後繼「恐懼」離場,梁劍平卻看準時機「貪婪」入場,踏出人生第一步買美股,至今已賺約一萬美元,預計今年美股投資組合回報可超越10%。

談及中途變陣,他也有點無奈。「港股悶過頭,沒有什麼突破,同時不太多高質素的港股。」梁劍平接受本刊專訪時透露,多年前已研究美股,今年3月決定賣出部分領展、恒基股票,轉倉入市美股,現時股票市值約15萬美元。

雖則戰場有所轉變,但他恒守多年的投資心態依舊,揀股時堅持兩大原則:首先是公司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可以持續;第二,公司市值要高,具名牌效應支持,其餘參考指標包括公司的市盈率(PE)、淨利率、資產負債比率等等。

梁劍平特別關心公司的淨利率(profit margin)。「高比率代表得到消費者認同」,以Google母公司Alphabet為例,淨利率便接近20%,「你看美團炒到這麼高是不理智,它的淨利率只有2.22%,每100元生意賺得兩元多,相比Alphabet每100元賺近20元,是兩碼子事。現在美團只是靠擴大network,如果有競爭者出現,幾蚊的利潤好快沒有。」他認為,挑選公司時,淨利率最好高於20%,防守力才比較強。

新經濟吃香

作為學者,他喜愛將理論與實戰結合,透過市場學知識尋找「好公司」。訪問途中,他便主動向記者分享私家選股表,詳細列出最新投資組合,滔滔不絕分析不同「心水股」的業務及基本面(見表二)。從Excel上密密麻麻的數據可見,背後下了不少工夫。他建議,除非公司前景亮麗,否則持股必須有息口,確保現金流。

眾多美國上市公司中,梁劍平格外喜歡醫藥股,例如葛蘭素史克(GSK)及百時美施貴寶(BMY)。「戰後嬰兒都變成了老人家。」他說,隨着人口加劇老化,預料降膽固醇等藥物持續有需求,加上全球急於尋找對抗新冠肺炎的藥物,這類股票前景佳。「美國藥廠通常都過百年歷史,非常注重研發。」他補充,美國著名大學旁多數有藥廠,經常合作做R&D,而中港具有如此規模及年資的藥廠不多,上市者更是寥寥可數。

除了高息之選的醫藥股,最近他亦一改傳統,看上沒有息口的新經濟股,例如Alphabet(GOOG)、阿里巴巴(09988),認為這類股票「食正潮流」,別具前景。他笑指,早年並不認識這類科技公司,「唔識就唔買」,後來身邊愈來愈多人使用相關產品服務,例如WeChat、淘寶等等,才開始留意及研究,「要看個趨勢,不能死牛一邊頸,同錢作對」。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9月號《美國金融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