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若金融制裁 香港「黨股」遭殃
2020年9月30日

Image description
美國金融制裁對香港最大的威脅不是貿易、不是滙 率,而是股市。(黃潤根攝)

‧ 若香港受制裁,焦點會是金融市場
‧ 撇除油價影響,制裁下俄羅斯直接投資和政府借貸能力下降
‧ 伊朗受制裁,與政府關係密切的股票跌得特別多
‧ 若將估算數字搬到香港去,由於金融市場規模龐大,制裁將會造成可觀損失。

撰文:經濟3.0(徐家健、梁天卓、曾國平)

香港股市總市值是GDP的13倍

曾:制裁對香港最大的威脅不是貿易,不是滙率,而是股票,理由就是香港的股票市場實在大得誇張。根據港交所的最新數字,在香港上市公司的總市值超過40萬億港元。這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根據世界銀行的計算,這個金額是香港GDP的13倍多!全球排名第二的沙地阿拉伯,只有三倍而已,而被金融制裁經驗豐富的伊朗,則只有GDP的四分一。當然,香港只是一個小城市,跟其他國家比較不太公平,但無可否認的是股票市場對香港非常重要。

徐:我們可以借用以伊朗為對象的學術研究,推算香港可能遭受的影響嗎?

曾:幾個月前兩位聯儲局經濟學者發表了一項研究,分析在多個國家的金融制裁下,伊朗到底受了多少打擊2。研究利用事件研究法(event study analysis),找出宣布制裁對不同股票的影響。制裁伊朗歷時甚久,而且制裁得相當仔細,有針對個別企業的,也有對付個別行業的。研究就發現,直接被制裁的企業在政策宣布前後的短時間內,其累積額外回報為負0.9%至5.7%,意思是相比大市回報,被選中的股票會跌得特別多。

被制裁的企業之中,有些是再次被打擊的「慣犯」,若果只看首次被制裁的個案,結果就更明顯,為負2.4%至8.3%。至於影響整個行業的制裁,同樣會導致股價下跌,但也許焦點較分散,跌幅較小。

梁:制裁源起是伊朗政府發展核武,意圖利用強硬措施令其屈服,那跟政權關係密切的上市公司是否特別受到打擊?

曾:研究的另一發現,就是跟伊斯蘭革命衛隊或和最高領袖有關係的企業,遇上制裁股價下跌得特別多。就算後來撤銷制裁,這些股票也反彈得特別慢。

港股保守估計蒸發近五百億

梁:搬到香港,我們又會有那些企業特別受到影響呢?香港股市真正「本土」的企業是極少數,大部分市值來自內地企業,其中有私企、國企、央企,跟中央政府有不同程度的關係。表面上最有「嫌疑」,也許是兩年前股壇長毛David Webb發炮怒轟港交所「容許有明顯利益衝突的國有組織以大股東身份投票,是離譜的行為」的那一百多隻「黨股」吧?

徐:我記得兩年前我們在信月的文章《上市公司改姓黨如何影響股價》就做過分析,發現那123間修改公司章程的內地在港上市公司在正式加入「黨委」後明顯地影響股價回報:扣除大市回報後,消息宣布當日股價下調約0.35%。明顯地,這些「黨股」對政治有關的消息尤其敏感。

曾:研究亦指出企業如何應對制裁。受到影響的企業,會減少財務槓桿,增加現金比率,很可能是怕制裁下利潤大跌,於是減低企業的風險水平。

梁:好了,這兩個研究對香港有什麼啟示呢?

曾:香港沒有石油,但俄羅斯研究提到的直接投資和政府信貸評級下降,都可以甚至已經在香港發生。將GDP損失2.4%的數字搬過來,以香港2019年的數據計,大約是700億港元吧。

徐:那股市又如何呢?伊朗研究顯示,受「特別照顧」的股票下跌得比較明顯。

曾:香港將會是第一次被制裁,我就以伊朗研究同樣是2.4%的最低估算計吧。香港有2000多間上市公司,剛才你提到有一百多隻「黨股」,那就假設只有二十分之一涉及一些敏感行業會遭到制裁吧。根據這個保守估計,香港股市也會蒸發近500億。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10月號《FAAG泡沫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