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中國自我膨脹 誤判美國衰落
2020年10月5日

中國自我膨脹 誤判美國衰落
歷史學者:兩國是友非敵 回歸共同歷史

中美交往200年,絕大部分時間求同存異,是惺惺相惜的好友。為何今天卻反目成仇?哈佛博士、港大歷史系教授徐國琦在專訪中指出,原因是北京誤判美國已經衰落,過分自我膨脹。精通中美歷史的他形容,美國正處於黃金時代,對外非常自信,要擴張其理念。

撰文:黃愛琴 本刊記者

在2008年出版的著作《奧林匹克之夢:中國與體育,1895-2008》(哈佛大學出版社)中,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徐國琦預測,北京奧運是中國政治改革千載難逢的時機。生於內地的徐教授是著名的中國史、美國史和國際史專家,哈佛大學歷史系博士畢業。

在港大辦公室接受本刊訪問時,他表示:「因為那時美國有金融危機,中國卻有奧運會。美國精英還造了一個新詞,叫中美國,G2,對中國改革充滿希望。」可惜這個大好機會,中國錯過了。

美國是獨孤求敗!

從08年的G2到今年中美面臨脫鈎,徐教授認為,最大問題在於北京誤判美國已經衰落,沒有認清彼此實力還是很懸殊。他斬釘截鐵道:「現在是美國的黃金時代,因為她沒有敵人了,是獨孤求敗!」

自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成為世界唯一的霸主,不管是經濟、軍事、科技等硬實力,還是制度、文化、高校等軟實力,其他國家都無法與之抗衡。

這歸功於,「第一,美國是建立在一個全新的政治制度之上;第二,她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移民國家;第三,她是現代文明的發起人。而且此國得天獨厚,地理位置優越,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土地肥沃,鄰國一個比一個弱小,沒有外來敵人。」

立國244年,這個年輕國家擁有全世界最古老的成文憲法。「聯邦憲法由1787年至今,只有27條修正案,非常穩定。相較之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才71年歷史,卻已經有4部憲法了,而且每一部都是全新的,一直在改變。」他說,美國不僅自己的憲法不變,就連替日本人寫的憲法到今天仍然一字不改。

這套以人民主權和限制政府為思想的憲法,是人類文明最高的象徵。當然,理想與現實還是有落差的。「美國憲法的第一條是人人生而平等,但是實際上不包括女人和有色人種。美國女性直到1920年才有投票權。」

動態中尋求平衡

他表示,美國不是坊間所說的「偽君子」,而是天生就是一個「矛盾體」,內部一直爭論不休,矛盾不斷。外人看來是撕裂與混亂,實際上民主國家靠動態尋找平衡,透過全民參與、辯論,進行反思、修復,尋找進步。與之對比,專制政權卻是靠一潭死水,把個人自由壓到最低來維持秩序。

「從歷史上看來,由一個人決定、政府決定都很容易出問題。多少帝國都成了過眼風雲,美國卻還在。不管怎麼看,美國是一步步往前走的,因為她有一個很好的立國基礎。」

中國媒體經常說美國人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直斥這是誤導。「其實美國對內和對外是有區別的。對內她可以承認自己有很多問題,媒體、政客天天罵,但這些都是說給自己人聽的,這是一種憂患意識。對外她卻非常自信,覺得自己很偉大,要向外擴張她的理念。」

他語重心長地說:「中國人一定要理性地看自己、看美國、看世界,不要自我膨脹。」實際上,從十九世紀末開始,美國就是經濟大國,中國直到1992年之前,還在使用糧票。所謂「中國市場」,在十九到二十世紀根本是一個迷思。中美貿易在中國進入世貿組織後才突飛猛進,只是短短20年。「美國過去兩百多年不需要你,現在完全可以不要你,何況你讓她付出太多代價了。」

如果中國被孤立,也許要「勒緊褲頭」過日子了。「但問題是,大家願不願意回到五十年代那個極貧極弱的中國?其他國家又願不願意幫助你?」

「冷戰」變「熱戰」並非不可能,南海、台灣都是火藥庫,這些都超出北京的控制。「美國承認一個中國,但那是大陸還是台灣,她沒有說清楚。萬一台灣宣布獨立,北京只能開戰,外國勢力定必捲入。」

對一個政權而言,戰爭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可以減緩來自國內的壓力,但萬一打敗了呢?或者傷亡太慘重怎麼辦?「況且中國太多敵人了,印度是敵人,南韓、日本、澳洲也是敵人。不管怎麼說,美國是有朋友的,軟硬實力都在,大家只是不喜歡特朗普而已。」

他尖銳指出,中國人今天還是活在十九世紀。「十九世紀的理念是民族國家,尋求富和強,但世界早已超越了。」日本明治維新被美國打得落花流水,德國人當年是鐵和血,現在是反思和謝罪,「為什麼我們今天還沒走出這個陰影?」

說到底,當今之世,軟實力才是文明。「加拿大和瑞士,富而不強,但仍然受人尊重,這一點值得我們反思。」

問他對中國的未來是否感到悲觀,他回答:「中國還在變。」不改變,就是一條不歸路。

「不要動輒說14億中國人不高興,其實單是14億中國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命運的。未來一定是共同創造的,一定是雙贏,不是中國人自己搞。」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10月號《FAAG泡沫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