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須再忍十年 待美變天
2020年10月6日

撰文:張建雄 資深銀行家

回顧中美關係70年,2020年再差也不會差過朝鮮戰爭,麥卡錫時代的互相敵視,雖然70年過去了,對美國大眾而言,中國仍是陌生而遙遠的。同時活在謊言的舒適間已經多年的美國人,更容易受國內媒體的影響,有73%的美國人對中國無好感,就毫不出奇了。

中美關係2010年轉向

中美關係自1971年以來是向好的方面發展,直至2010年希拉莉在國務卿任內推出「亞太再平衡」戰略,中美關係轉向。中國雖然在2013年拋出「新型大國關係」以作回應,「互利共贏,互相尊重對方的核心利益」作為新的方向,奧巴馬相應不理,認為彼此實力懸殊,沒有理由「平起平坐」,中國只能代替日本,作為聽話的老二,沒有商量。

到特朗普上台近4年,確認中國為競爭對手,間接承接中國進入了拳擊賽區,可以互相攻擊,但美國仍想兼任裁判,要用美國法律代表國際法律,球員兼裁判之心彰彰明甚。筆者在2016年出版的《讀史觀勢》(商務)詳細說明了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六大權力分配,4年後再將情況Update,也是時候了。

2050年中國GDP超美

一、經濟話語權。a、GDP,2014年中國GDP若以購買力平價說(PPP),以18.4萬億美元超越美國17.47萬億美元,是美國的105%;2019年,中國GDP是美國127%,即使以名義GDP算,亦已追到66.7%。2020年疫情打擊後,預計美國經濟是-8%,而中國是+2%,如此一來,中國GDP以PPP計是美國137%。

美國當然不應用此法,但即使以名義GDP算,中國亦是美國的74%,到2050年,中國GDP不論以何種算法,都超越美國,那是不可阻擋的。

b、FDI。2014年亦是一個轉捩點,外國直接投資進入中國,是1275億美元,美國只是860億美元。在2000年底,美國的FDI還是3100億美元,中國區區400億美元,中國在1999年至2018年共吸資20343億美元,都是實業為主,是長期投資,撤離不易,不像美國以股票債券居多。

c、工業產值。中國當了世界工廠多年,已進入高科技領域,工業產值佔世界28%,美國只是16%,相去已遠,要美國企業返鄉重建工廠,只是一個夢。

d、貿易。中國出口先早已是世界第一,只是進口還未及美國,但2018年總貿易額,中國佔11.75%,美國佔10.87%。

e、國際組織。奧巴馬時代所推出的亞歐經濟圈TPP和TTIP,都在特朗普上任後,有疾而終;而有中國參與的RCEP已經草簽,只是印度退出而已,而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在美國阻撓下,仍穩步向前。

f、經濟貢獻率。過去4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30%,而美國只是18%,IMF估計,2020至2021,中國貢獻率是51.2%,而美國只是3.3%,所以經濟話語早已改觀,美國人仍在夢中,特朗普推出關稅戰,中美貿易的確下降了9%(2019),但貿赤並未改善。

中美貿易協定第一階段仍在執行中,第二階段在目前氣氛下亦沒有什麼好談的,拖到選舉後再說,反正若論消費市場,中美市場已經一般大,2019年中國已到5.8萬億美元,美國再不是世界最後消費者,而是和中國同級,而中國的4億中產的購買力,假以時日一定比美國的1.4億中產為強、奢侈品市場更是如此!

東盟成中國第一貿易夥伴

二、資產分配權。中國自2014年推出「一帶一路」計劃,籌建亞投行,美國無力阻止,亞投行除了吸納英德法意4個美國盟友為原始股東,這4年更將股東群由60增至102位,美國無可奈何。資產分配東移,東盟已成為中國第一貿易夥伴,美國已排在歐盟之後,成為第三,中國風險分散,不以美國為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是逼出來的。

美國的敵意和投資風險日增,任何理性管理風險,定該如此,美國再不是AAA級投資地方,資產分配重組,是全球投資人的目光所在,特朗普的「美國優先」,不能令人放心!

三、網絡保障權。在網絡世界,中國這幾年異軍突起,世界十大,中國佔了4席,阿里、騰訊、華為、小米,比美國只得3席為勝,華為5G領先,為美國所忌,全力撲殺無所不用其極,抖音的美國子公司TikTok,美國青年人愛用,臉書不能匹敵,美國乃祭出國家安全大旗,外國人不能收集美國人數據,一定要滅了TIKTOK;極其不道義地安排收購,政要抽佣金,人間道義的「諸惡勿作,眾善奉行」,在美國不吃香,對華為如此、對TIKTOK如此、對微信如此,美國再不是自由經濟運作之地,全世界都要看明白,網絡安全,無從談起。

四、區域管轄權。美國軍力全球第一,軍費亦全球第一,但要分配到全球,一個區域而言,不一定是最強。美國人將注意力由防俄到防中,是二十一世紀的事。世界重心由西方移向東方,美國亦要將軍力移轉,美國已在日本南韓駐兵,弱點在南海,又不是域內國家,於是在南海生事,菲律賓不聽話了、越南亦自有主張,新加坡只希望站在中間,只有台灣最希望托美國大腿,所以東沙群島、太平島成為生事熱門地點。

中國只要在「南海行為準則」上和東盟達成協議,美國就無着力點。台海風雲成為最危處,但股市投資人卻將台灣股市推上自1990年2月後的最高點,是「無知所以無畏」嗎?令人費解!

五、貨幣主導權。美元獨霸天下70年了,歐羅自1999面世、屢遭美國打擊,但2020年8月,歐羅兌美元回到1.18這個出發點,美元進入下降周期,但人民幣只能保持在7至6.5的區域,並無大升值的跡象。人民幣國際化,已在2016年10月加入SDR,但作為貿易大國,人民幣不是貿易貨幣是一大缺憾。

中國亦已和40個國家簽定貨幣互換協議SWAP,金額達3萬億人民幣。美國在2020年8月亦和9個國家簽了4900億美元的SWAP協議,金額是差不多的,歐洲已有9個國家簽了歐羅支付系統INSTEX,人民幣亦已建立支付系統,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人民幣不可能一蹴即至,但世上貨幣,美元一,歐羅二,人民幣三,鼎足而立,分一杯羹,是世界大勢。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10月號《FAAG泡沫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