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曝台諜案 兩岸開戰前奏?
2020年11月4日

Image description
解放軍針對台灣島與可能介入台海的美軍,一直有研製對地與反艦導彈應付的策略。(網上圖片)

撰文:郭正亮 美國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

10月11日,在蔡英文總統發表雙十國慶演說之後,解放軍突然發布將於13-17日在福建漳州古雷半島東側海域舉行實彈演習,最近距離台灣金門只有71公里,同時也在當天兩度進入台灣西南空域。同一天,央視也開始連續三天的「台獨間諜」專題報道,聯合「新聞聯播」、「焦點訪談」、「海峽兩岸」三節目大曝內幕。

據央視指出,大陸國安機關啟動「迅雷-2020」專項行動,「打擊台灣間諜情報機關滲透活動,破獲數百起間諜竊密案件」。不尋常的是,大陸還針對央視三天節目進行預熱,動員政府部門、事業單位、高校、國企觀看專題報道。

顯而易見,大陸對蔡總統國慶演說所言「在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下,願意共同促成有意義的對話」並不領情,10月11日相繼啟動的福建軍演和央視台諜專題,也呼應了10月10日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的評論基調:「講話延續對抗思維和敵對意識,鼓吹謀獨言論,鼓噪勾連外部勢力」,看不到一點兩岸對話空間。

對台灣來說,國台辦回應或福建軍演,都不令人意外,倒是央視大張旗鼓做了三天「台獨間諜」專題,讓人感到相當突兀。畢竟,不管是李孟居案或施正屏案,早在去年就已傳出,兩人案情相對單純,並非重大案件,當事人都希望低調處理,並未尋求台灣政府積極協助,萬沒想到時隔一年,竟被央視拿來擴大宣傳,無限上綱當做「台獨間諜」樣板,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台1999年放棄「基幹入陸」

台灣對央視大手筆炒作台諜感到不可思議,主因是台灣已經超過20年不再派遣軍情幹員前往中國大陸,大陸情搜早已不再是兩岸鬥爭的核心。以這次央視報道的情報主角台灣軍情局為例,早在1999年丁渝洲接任軍情局長之後,由於當時劉連昆案導致30多名中共軍官被捕,軍情局就已不再實施「基幹入陸」計劃。

2000-2008年民進黨首度執政,兩岸陷入僵持對立,由於情勢緊張,軍情局更不敢輕舉妄動。2008年國民黨重返執政,馬英九總統開啟了兩岸交流的黃金時代,由於兩岸轉向共同和平發展,軍情局也沒有必要恢復「基幹入陸」計劃。

對比李登輝執政時期,殷宗文在1993-1999年擔任軍情局長,曾陸續推出五個「基幹入陸」派遣計劃,包括「龍騰專案」、「復華專案」、「宏展計劃」、「突穿專案」、「先知專案」,尤其是「復華專案」落實到位,更使台灣充分掌握長江以南的軍民用機和導彈基地情報,甚至還頗被美國情報單位肯定。直到1995-1999年,復華成員陸續在大陸被捕,軍情局的「基幹入陸」計劃才被迫終止。

Image description
屏東縣枋寮鄉政顧問李孟居10月11日晚間在央視上認罪,並供稱當時是枋寮鄉長陳亞麟把他「騙」去香港參加反送中運動。(截圖自央視報道)

換句話說,從1999年至今,台灣軍情局的所謂「大陸情蒐」,充其量只是委託兩岸人士協助情蒐而已,協辦人士可能包括學者、台商、乃至觀光客,總之都不是軍情專業,也缺少長期落地的調研經驗。這些人即使得到所謂「情報」,往往也缺乏重大價值,只是提供撰寫報告的資料參考而已。

台灣對大陸情蒐水平的急劇下降,至少表現在兩方面:首先是難以事先掌握大陸的重大政治訊息,例如去年1月2日習近平公布「習五條」,將兩岸重點轉向「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台灣各界就普遍感到意外,事先幾乎都不知情。其次是對中共軍方迅速發展的各種先進武器,也難以掌握實際狀況,例如去年大陸十一國慶閱兵首度亮相的東風17,台灣事先也不知情。

正因為對大陸情蒐的力度遠不如前,台灣對大陸突如其來的堅壁清野抓諜行動,才會倍感意外。以這次央視曝光的李孟居案為例,李被指控「潛入深圳打探部隊集結情況,拍攝大量影音圖片向台獨組織發送報告」,廣東省國家安全廳甚至認為「這是台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典型案例」,還說「非法拍攝的照片、視頻為『秘密級』軍事機密,涉及部隊集結地點、非戰裝備和數量,境外據此可測算部隊級別、規模、戰力和作戰意圖,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如此上綱上線形容李孟居的所作所為,實在毫無說服力可言。

畢竟,去年香港反送中的緊張時刻,不管是香港或台灣媒體,都出現各種大陸武警的集結照片,來源並不只李孟居一人,尤其是央視指控的深圳體育館武警集結影音資訊,更是大量出現在台港媒體,顯示當時並未將該地列為高度警戒區,也不曾大規模封鎖周邊人流,否則怎可能有如此大量影音資訊外洩?

也難怪台灣普遍認為,大陸只是針對兩岸敵對情勢,為了進行思想動員,將去年累積至今的台諜案件順便出清,而且刻意強調嫌犯與台獨勢力,以及境外勢力的牽連,突顯「台獨間諜」早就「勾結境外勢力」,滲透到中港境內。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香港反送中的緊張時刻,不管是香港或台灣媒體,都出現各種深圳灣武警集結的照片,來源並不只李孟居一人。(網上圖片)

以李孟居案為例,央視就特別牽扯到李的好友屏東枋寮鄉長陳亞麟,因為陳是「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候補理事,但陳只是台灣最基層的鄉長,平常和兩岸事務毫無關係,綠營人士也普遍不認識李孟居,不知道如何扣上「台獨間諜」大帽?另如鄭宇堅案,央視也指控鄭曾擔任前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助理,但已遭到卓主席鄭重否認,而且卓以前曾隸屬的民進黨福利國派系成員,也幾乎都不認識鄭宇堅,對於鄭前往捷克長期任教,也完全不知情。

牽扯台獨證據如此薄弱,涉嫌間諜犯案也如此輕微,但央視卻要大做文章,而且還強調只是「數百起」間諜案的舉例而已,恐怕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換句話說,即使犯案事態並不嚴重,但央視就是要上綱上線,誇大台獨勢力對大陸境內的滲透程度。

這種不惜造成兩岸人民減少交流的做法,顯然並非央視單方的隨性所為,更可能牽涉到大陸高層令人細思極恐的戰略考量。可能的政治用意有三:

首先是提前警告台獨勢力,不得利用台灣軍情機構與港獨合流,不得在境外第三國進行反中宣傳,不得介入兩岸學術文化交流,不得介入利用大陸在台學生。

其次是提升大陸民眾的保密防諜意識,突顯「台獨間諜」無所不在,要隨時提醒自己做好國安保防。這種無限上綱的誇大做法,必將導致大陸民眾與大陸台灣人的交流障礙,形成不便明說、開始保持距離的內心疙瘩。

最後也是最令人擔憂的是,大陸高層可能已經判定,隨着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逐漸喪失,大陸不但要積極對台備戰武統,還要提前展開內部保防工作,率先清除潛在的內部可疑間諜,正是要為下一步的兩岸衝突預做準備。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11月號《滙豐背水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