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指數劇降 香港文明衰落
2021年4月1日

Image description
自由之家的報告稱,本港在政治權利一項整體自由度分數不及格。(網上圖片)

撰文:丁望 中國問題專家

自由和法治,是實現民主的基礎;三者都是構建文明社會不可或缺的元素。

一個國家或經濟體是否處於文明狀態,有具公信力的各類全球文明指數作為參照。除了人均GDP、自然生態環境等數據之外,全球性的自由、民主、廉潔、營商環境指數等,是衡量文明程度的重要參考數據。

在剛公布的2020年自由指數,香港排位119,比前一年降3位;在民主指數中列87位,劇降12位;在經濟自由指數,則被剔出評估名單,不再被視為自主(獨立)的經濟體,而是「一國」的依附體,這種變化引起更多的關注。

經濟自由指數的「缺位」,或影響國際信用評級、國際金融地位,連香港官員也「很在意」地表示遺憾。

社會自由度 港跌台急升

全球有3種主要的自由類指數:自由之家(美國)的自由指數即社會自由指數,無國界記者(法國)的新聞自由指數,傳統基金會(美國)的經濟自由指數。

經濟學人(英國)的民主指數,則是民主類廣受引述的指標。

3月4日,自由之家發表2021年的全球自由指數,評估210個國家或經濟體2020年的社會自由實況,含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s)和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各佔40、60分;得分100-72分的,為自由(free)國家或經濟體,71—35分為半自由或不完全自由(partly free),34-1分為不自由(not free)。

香港僅得52分,在半自由之列,排位(119)遠低於「蘇東波」後「脫共」、經濟落後的蒙古(排位55得分84,在自由之列)。

從2017年(排位111)至今,香港下降了8位。

反觀原本社會自由遠落後於香港的台灣,從2017年的28位,上升到2020年的18(比2019上調7位),得分94,與西方的德國、冰島同分,僅低於96分的日本2分,突顯台灣自由度的大幅提升。

自由之家的報告,稱香港的評分是26年來最低一次,「在政治多元化和參與、言論自由和法治方面明顯下降」。

新聞類自由 跌幅特別大

2020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於2020年4月發表,評估的國家、經濟體180個,評估的是2019年實況。

香港排位80,比前一年劇降7位。遠低於台灣(43),與蒙古相若(73)。

近20年,在各類衡量文明的指數中,香港在新聞自由指數排位的跌幅特別大。公布年份的排位是:

2002年18,2003年56,2013年58,2014年61,2015年70,2017年73,2018年70,2019年73。今年4月將公布的2021年指數,諒有較大跌幅。

Image description
中國大陸的新聞自由觀是從馬列主義觀點演變而來,將新聞媒體視為中國共產黨、政府與人民的喉舌,新聞自由要服從於政治,要為黨服務。(路透圖片)

自由天堂不再

在英治時代,香港有充分的自由和司法獨立的法治,也有包含獨立傳媒和壓力團體的民間社會,但沒有民主制度,只在末期有點象徵性的民主點綴品。充分的自由和多元社會的包容性,令香港成為「投奔自由」的「自由天堂」。

1950年代以來,一陣又一陣的逃亡潮,湧來「避秦」的資產階級和文人;更多的,是缺飯的「餓民」。1962年10數萬人的逃港潮,令香港「自由天堂」和「飯堂」之名更響。

現在,不再有「餓民」泅水來港,亦無逃離「戒嚴社會」的台灣居民來港「尋求自由」,反而不少港人擔心自由、法治可能快消失而想出走。新的移民潮已形成,恰如儒家經典《荀子.致士》言:「山林險則鳥獸去之」。

在現實社會,「山林險」就是政治生態劇變,自治權更萎縮,香港似進入由阿爺「牽住牛鼻子走」的格局。

陸化(或稱趨近一制化)正在加速。陸化的「愛國主義」教材入中學,官方電台的「秋後算賬」,各級選舉增添人大式「資格審查」等,被官方稱為改革、「一國兩制將行穩致遠」。但許多港人質疑兩制邊界模糊化、自由和法治「走樣」,校園自由、編輯自由和個人選擇權被削弱。

在自由和法治受政治衝擊下,不少港人擔心人身自由和言論、出版、思想、信仰自由,面對的風險更高,民間社會的空間亦將續受壓縮,難免引起對「未來」的焦慮。

——節錄自2021年4月號《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