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港台 悲香港
2020年5月8日

撰文:韓飛 時事評論員

港台再次捲入政治風浪裏,源於該台英文台記者向世界衞生組織助理總幹事艾爾沃德提問台灣加入的問題,旋即招來「海量」投訴,並被邱騰華批評「違反一個中國原則」,聲言廣播處長須為此而負責。

提問涉台灣被批違「一中」

任何人平常心看過港台記者訪問世衞的新聞片段,大抵都只會不恥艾爾沃德既要出任世衞高層、坐享高薪厚褖,卻連簡單的一個提問也窩囊得要裝作聽不到、自斷線路;料不到處身香港愈來愈畸形的政治環境中,提問者反遭抨擊,被指有違「一個中國」的原則,令人莫名其妙。

邱騰華在立法會回應議員質詢時,未有具體說明記者的提問如何違反「一中」原則。可是,他既有權管治港台,那他便應該清楚說明,港台日後凡報道任何台灣的消息,包括台灣的總統選舉以至台灣政治人物關於兩岸立場的話,是否便有違「一中」原則。

港台被捲入政治漩渦,並非始於今天,1999年7月,時任台灣駐港半官方機構代表、中華旅行社總經理鄭安國在港台節目《香港家書》解釋時任台灣總統李登輝的「兩國論」,旋即引來軒然大波,被抨擊「鼓吹分裂國家」。當時的廣播處長張敏儀不久後被調離港台、轉任香港駐東京經貿首席代表,外界一直視此為對張敏儀又或者港台的「懲罰」。而諷刺時弊的港台電視部節目《頭條新聞》,多年來備受批評,近日更被警務處處長去信通訊事務管理局投訴節目令人誤解警隊。即使是港台前線記者,在記者會向官員提出尖銳問題,也隨時招來抨擊。政圈一直有說整治港台將至,只差時日。

港台成為建制派的「眼中釘」,說到底他們認定港台既是政府部門、受政府俸祿,卻未有配合政府宣傳工作,更經常偏要反咬「主人」一口,是為「原罪」。而這「原罪」也令港台一直成為政府的燙手山芋。政府多年來想過不同對策,諸如成立委員會研究港台定位,包括是否成為獨立於政府架構的公共廣播機構;為港台引入約章並成立顧問委員會;空降政務官出任廣播處長以至手握行政大權的副處長;又或者要求港台製作單對單訪談節目,讓官員可以在港台也來「講清講楚」。

可是,港台畢竟有別於內地的官方「喉舌」,港台記者既是傳媒人,有機會訪問世衞高層,自然便會問及台灣重新加入的問題,如此一來正常提問卻又觸動了中央政治神經,港台再度成為燙熱的政治議題;邱騰華作為主事官員,縱使深明少做少錯之道,在所謂「一中」的前提下,也難繼續置身事外。

絕對的「政治正確」

在內地政治風向從嚴、對香港愈來愈講求「全面管治」,香港社會愈來愈講求絕對的「政治正確」,可以預料港台未來面對的政治壓力只會有增無減,動輒得咎,或許直至服膺於建制「官媒」模式方可休止;哪管大家心裏其實明白,在今天資訊開放的年代,這於政府管治以至香港而言,根本只是有害無益。可是,在今天的政治新常態下,誰又可奈何?這是港台的未來,也是香港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