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冇理一國有道理 冇理有理兩制冇埞企
2020年5月11日

撰文:林行止

復活節星期一(4月13日)又稱「兜頭淋的一天」(DyngusDay),這是基督教徒以載歌載舞、生活愉悅的形式,告別復活節假期的「演出」;在連串多姿多采的活動中,尤以「單身男」用水淋灑他心有所屬的「單身女」最「熱鬧」,水象徵純潔和繁殖,寓意甚佳,是個皆大歡喜的一天。

可是,在這一天,看管香港有否按照《基本法》的規定落實「一國兩制」的港澳辦和中聯辦發表聯署聲明,指責主持立法會內務會議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及部分「反對派」議員濫權,令立法會在過去半年間開了十四次會議,仍無法選出正副主席,「導致涉及經濟民生和社會發展的立法活動無法進行⋯⋯。」聲明又說,「少數反對派議員」這樣做,突顯他們「只破壞不建設」的本質,其所生的破壞力,是與「暴力攬炒」、「經濟攬炒」相呼應的「政治攬炒」,而這類惡意「拉布」令內會議而不決的行為,「是對立法會議員職責的褻瀆,有負廣大選民重託,亦肆意破壞香港整體利益」。「兩辦」的指控非常嚴重,用詞尖刻犀利,對「反對派」有如當頭淋下餿水,那與基督少男的那盆清水,當然是大異其趣,卻同日「獻世」。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久久未能完成選主席的任務,四十一名建制派議員已於4月9日發表譴責郭榮鏗議員的聲明,指他「濫用權力蓄意癱瘓內會⋯⋯」。「兩辦」在四天後才「發炮」,足證「京官」經過「深思熟慮」,爬梳有關法律條文及權衡「國際形勢」後才發功,其認為「郭違反議員誓言,構成公職人員失當」,因此並非「無的放矢」,而是埋下今後會據此控告以至DQ議員的伏筆!

反對派(非建制、泛民)議員及眾多非建制論者,對「兩辦」指控的理據,當然全盤否定,而且言之成理,只是此「理」不為中方認受而已。議員中以郭榮鏗的反斥最有理有力,據《信報》4月14日報道,郭氏指出他是在三權分立原則下,按《基本法》、《議事規則》及其他程序規則賦予的權力、主持內務會議,他在處理此事上,無虧責守、符合規定;對「兩辦」的說詞,他當然無法接受。

港澳辦為DQ議員鋪路

在眾多評論中,筆者以為黃之鋒的短文(臉書,《立場新聞》轉貼)點出要害,他指出「坊間論者忽略了非常,甚至是最主要的一點,就是港澳辦發表講話的字裏行間當中,批評立法會議員違反宣誓誓言,直接質疑當選議員的正當性,明顯有意為DQ鋪路,這才是關鍵!」這位資深少年政治活動家,對香港政情入微的觀察,果然是「一箸夾中」,要言不煩。

「眾」所周知,筆者2月初已在《信報》專欄指出,為避升級的警暴、街頭抗爭活動趨於平淡,但未死的民心,將從選票上反映,那意味9月大選,建制派可能失去大多數席位;雖然月來朝野仍煞有介事,「積極備選」,選期延宕看似不必要,但當局這些日子來的作為,凝聚了更多反建制的民心,加上「有心人」在功能組別上深耕,過去不問政治者如今登記成為「選民」者大增,若干建制議員席位已搖搖欲墜,這種情勢,令反對派取得過半席位、出現如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所說的「奪權」局面,成數甚高。迴避這種情況,隨便找個如疫情第二波來襲或製造一場警民衝突的街頭濺血,便可押後選期,但這等於建制控制不了局面的退讓,臉皮甚厚的特區政府,當然可以不當一回事,甚至說為了港人的福祉不得不這樣做,但上任不久的封疆大吏駱惠寧,這口氣如何吞得下!設法把「不順眼不聽指示」的候選人及當選人DQ,既可令香港選舉活動如常如期進行,又可牢牢掌控立法會。何樂不為。

美帝對香港口惠而「力」不至

有人會說,京官的做法必會招來美帝──受「武肺」的摧殘,必有更多西方國家與美帝站在一起──的干預,特別是在與香港有關的法案早已通過立法(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京官港共因而應知忌憚而不會太放肆。不過,這當然只是「願景」而已,要美帝為港事「赤膊上陣」,看中美為兩國重大政經利益的博弈正殷,香港這等納米小事,美帝必會繼續口惠而「力」不至⋯⋯。換句話說,《香港政策法》賦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的存廢,在中美兩國爭糾未「擺平」前,香港反對派不能「借用」。這種國際形勢必在「兩辦」考慮之中,不然不會作出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踐踏「一國兩制」的聲明!

「兩辦」的指控,與「反對派」的反駁,都各有所本、各有道理(當然彼此均說對方說的是歪理),不過,以當前的政治局限,那種道理佔上風,是真理,要看誰的拳頭較硬而定!事實上,如今在香港從政,已經轉入荊棘滿途、前路茫茫。獲選民支持的隨時被DQ,未能進入議事廳堂的,走上街頭,早有已獲維穩費的武裝人員在旁侍候⋯⋯。香港政治徹頭徹尾不可能是一種「志業」,這正是香港可悲之處。

高滔的理論可以令人心腦舒泰,對人生對政途有無限憧憬;但現實是殘酷的,手無寸鐵外又無援兵的「反對派」,肯定要吃大虧,這是大家必須銘記於心的「硬道理」!不必諱言,港人的「政治正能量」,如今只餘手中一票,但這張選票,經過「兩辦」及特區政府的悉心打造,看來其應有「功能」已經報廢,豈不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