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式芝:同性婚姻非一場戲
2020年7月6日

Image description
99年趙式芝於英國大學畢業後,回流香港自立門戶開公關公司,直至2014年接捧成為卓能集團副執行主席,工作之餘不忘為性小眾平權。(黃勁璋攝)

趙式芝(Gigi)為人爽朗,接受本刊專訪前,攝影師先拍一輯相,面對眾多pose要求,她任由擺佈,最終披上彩虹旗(象徵LGBT),活像一位維權先鋒。談及同性婚姻,她也是落落大方:「婚姻本身是公開的,沒有理由偷偷地結婚,唔同人講;有人問起,又唔識答。」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鄧傳鏘 本刊總編輯

她與波爾錶太子女楊茹庭(Sean)愛得高調。當年兩人「自爆」法國完婚後,引來本地以至海外傳媒追訪報道,轟動國際。怎想到,這場備受矚目的婚姻,卻在七年後黯然結束,沒有任何離婚手續,更不用說權益保障。

回首這段姻緣,趙式芝發現分手很兒戲,「講句ByeBye,猶如只是社會的一場戲」,有很多現實的問題要解決,「如果當年有結婚簽紙,事情發展一定不會好似現在咁樣,大家的關係、考慮都會不同」。

Image description
與Sean(右)的七年愛情長跑結束後,Gigi認為必須在港爭取婚姻平權,才會再考慮結婚。(資料圖片)

兩歲察覺性取向

最早意識到喜歡同性,趙式芝憶述只有兩歲,「不是玩那種,而會想錫女仔」;身為大明星的媽媽姚煒經常買來粉紅色裙,她不願穿上,也不要洋娃娃,反而喜歡爸爸趙世曾的棒球帽。13歲那年,趙式芝首次帶女友回家,媽媽察覺不妥,大力敲打房門要求解釋,她決定坦白出櫃(公開自己性取向),「我喜歡女仔!」

媽媽一聽,無助與自責瞬間湧上心頭,激動得使勁拍牆,力度之大甚至令櫥櫃上的物品跌落。姚煒其後告知趙世曾,他也明言沒可能接受。母女因此一度「冷戰」,姚煒憤而搬到上海居住,斷絕交往兩年。趙式芝形容,這是一次痛苦(traumatic)的出櫃經驗。

32歲時她再接再厲,以行動表明心跡,例如展示自己與女伴的生活照片,顯示這段關係很愉快,惟效果不佳。父親直截了當說,「這是非常非常錯」,要求她隱藏這個秘密。

「即使有些情況家人勉強接受,都會默默要求,偷偷拍拖、結婚就好,何必畀人知,成為社會運動?」直到2012年,因應女伴Sean的意願,兩人才向傳媒透露結婚之事,引起全球哄動。

Image description
最近Gigi現身外國演講TEDx會議,分享當年出櫃經歷,以及對同性婚姻平權的看法,題為「A billion dollor dowry and a love that cannot be celebrated」。(受訪者提供)

婚姻平權顯公義

到底同性婚姻未能平權,有何實際影響?趙式芝作為香港首位公開出櫃及結婚的名人,對此有深刻體會。「如果有婚姻制度,會令你深思熟慮,雙方的關係是否去到一個階段,值得投入所有,包括個人財產;同志關係不需要考慮這點,因為分開時沒有任何影響,法律上雙方只是朋友。」

2012年於法國舉行浪漫婚禮,卻因當地尚未承認同性婚姻,沒有列入教會的婚姻名冊,離婚時她才獲告知,不需要辦理任何手續,缺乏一切法律支援,「有很多事處理不到,如果對方要野蠻起來,都沒有辦法」。

在她眼中,兩人願意攜手走入教堂,簽定一紙婚書,不只是表面儀式,伴隨而來還有共同承擔的權力與責任,理應具備法律約束,處理爭議,「我們也希望可以認真看待婚姻關係!」

她重申,異性戀者結婚具法律認可,有機制解決權責,以至於離婚時的糾紛,例如財產、住所分配等等,「同志就要啞忍,除了承受分離之痛,更加沒法處理後續問題」。她曾聽到一些個案,同志離婚後互相爭奪財產,甚至被掃地出門有家歸不得,「這些問題如何解決?」

法律可給予雙方的共同責任。「對同性來說,現在沒有機制,某程度存在一些法律漏洞,比如有一方申請破產,雙方戶口應該一同封鎖,不能轉移財產。」她慨嘆,當同志要求爭取平權,卻遭別人視作製造麻煩、「搞事」,「為何在制度上得不到保障?這是不公義。」

為了爭取與異性婚姻伴侶相同的權利,近年不少人入稟司法覆核,例如「W訴婚姻登記官案」、「香港入境處同志伴侶案」、「英女QT案」等等,需要多年時間才能有結果。若要逐項入稟,資深大律師李志喜便曾經列出,至少有20個與婚姻地位相關的法律範疇〔見表〕。

向家人表白最難

正因親身經歷過同性婚姻的種種不公,去年趙式芝與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婚姻平權協會,開宗明義爭取婚權,例如透過製作網上影片,推動公民教育。她認為,不少人意識上已接受婚姻平權,但決心不夠,「實行時卻有點逃避。」

當下香港面對很多棘手的政治問題,她不認同保障性小眾權益顯得次要,「不同標準下,人人都是小眾,比如涉及性別、種族、嗜好。」

除了社會成見,不少LGBT自身亦不懂得處理。「大部分朋友都說,愈早表白愈好,放下心頭大石,做返自己。」知易行難,她理解LGBT仍是弱勢社群,而且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出櫃絕非易事,「俗語話,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但好多人覺得,家事最難處理」。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8月協會成立後舉行首次活動,獲得多位名人到場支持。(受訪者提供)

她進一步解釋,「第一,同志覺得向家人表白時,是世界上最難的事。第二,他們向社區公開時又會想,家人如何看待?如何處理?對以上情景都會感到擔心,不想再多家庭衝突。」

趙式芝認為,出櫃沒有最好時機,「最重要給同志感受到支持!」她透露,現時很多素未謀面的人會透過WhatsApp,向她傾訴LGBT的辛酸,如何在工作、家庭、生活中遭受歧視等。

曾有同志無奈反映,同事經常稱她為「男人婆」,飽受閒言閒語攻擊;亦有人說,上司以衣着、性取向嘲笑他,衍生負面情緒,不知如何處理,「其實很多人不是惡意,只是不能開心見誠去討論。」

她開心分享,婚姻平權協會即將推出容許同志分享的App,支持他們表達感受,預計本月正式推出。「我覺得這個過程,對於找不到支持、很孤單的人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連繫,畀佢哋感受到,這個世界有人關心我,或者遭受的經歷,有人重視。」

多年前趙式芝以先行者角色,公開踏出同性婚姻的第一步,隨着社會上愈來愈多人支持,她預計五年內香港有機會達到同性婚姻平權。身處平權的分水嶺,她正努力擔起這面大旗,希望消減大眾對LGBT的誤解,爭取法律保障,讓他們走出「衣櫃」,感受到愛。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7月號《別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