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回歸耗外滙 開歷史倒車
2020年8月3日

撰文:辛平 資深經濟師

2020年4月,在美國證券市場上市的中概股瑞幸造假事件全面爆發後,5月21日,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了一份《外國公司問責法案》。儘管該法案涉及的對象是在美國上市的所有外國公司,但是幾乎所有的業內人士均認為它是為中國企業量身定做的。

《外國公司問責法案》核心要點包括:如果外國的證券發行人採用了不受美國證券委員會監管的公眾會計師事務所,即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無法審計特定的報告,則證券發行人必須作出不受外國政府擁有或控制的證明;如果PCAOB連續三年無法審查發行人的會計師事務所,則該外國股票將被禁止在全美交易所交易。

中國歡迎回歸

這幾年來,在美國的中概股舉步維艱之際,另一方面,封閉的中國國內資本市場的持續火爆、加之國家政策對上市造假的容忍度比較寬鬆,給了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回歸的信心和勇氣。

2020年4月30日中國證監會發布《關於創新試點紅籌企業在境內上市相關安排的公告》,為有意願在境內主板、中小板、創業板和科創板上市的紅籌企業提供更為便捷的路徑。

根據「公告」,已境外上市的紅籌企業,若要申請在境內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其市值須滿足兩類標準之一:一是市值不低於2000億元人民幣;二是市值在200億元人民幣以上,且擁有自主研發、國際領先技術,科技創新能力較強,在同行業競爭中處於優勢地位。

例如中概股中芯國際從紐交所退市回歸A股,今年6月份從證監會接到上市受理到過會僅用18天,它不僅創下了A股史上最快IPO紀錄,而且高達200億元的融資額也讓其成為科創板的募資王。

此外,到香港作第二上市,或兩地雙重第一上市又是一個中概股的好歸宿。也就是說改道香港可以成為大中小各類中概股的回歸的備胎。特別是近年來港交所修改了交易細則,接納了互聯網行業通行的同股不同權等標準,出台中概股二次上市的鼓勵政策,再加上香港是亞洲金融中心,與國際資本市場密切相關,很受在美上市中概股的青睞。

中概股在美國大起大落

目前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大部分股價低迷、成交稀少,已經喪失了融資功能。然而當年的中概股可不是這樣痛苦的,它曾經是風光無限的美國市場寵兒。

早在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中國的企業就開始走出國門去募集緊缺的外滙資金了,最初的操作方式是在香港上市,然後通過全球存股證方式(GDR)和美國存股證方式(ADR)參與在美國證券市場交易。

到1997年7月14日,第一隻真正意義上的中概股──中華網在美國納斯特市場上市受到熱捧,掛牌當天的股價就由每股20美元飆升到67.2美元,上漲235%。2009年,在美國證券市場上市的中概股股價平均漲幅高達130%,其中有5家漲幅超過10倍,在美IPO的中概股佔到美國市場全年IPO企業總數的17%。

但是好景不長,這幾年不少中概股頹勢盡顯,其表現與過去判若雲泥,有的上市後就經常遭遇市值低估、融資受阻、做空危機等困境,或違規操作而官司纏身,陷入訴訟危機。

從2005年北京燕化石油化工在紐交所退市以來,迄今已經有108家中國公司在美國被摘牌。也就是說,赴美上市的358家中國公司中,有30%的公司因各種原因退市。這些退市的原因或因公司治理、或因訊息披露不規範、或蓄意造假瞞天過海,不一而足。

造假之風嚴重敗壞中國國際聲譽,損害中國政府的國際形象。在國際社會上,「中國製造」本來是價廉物美的代名詞,後來逐漸演變成問題產品的代名詞;中概股本來是新興市場優秀的潛力股,現在卻成了弄虛作假、被市場遺棄的灰頭土臉的垃圾股。

中概股擔當重任

中概股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標杆與形象,其引導中國走向世界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1、中概股是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相連的一個紐帶。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不斷地採取引進資本,還有對外投資,走出去的「一帶一路」戰略。當年加入WTO以後,中國進一步融入了世界經濟發展的全球化格局。儘管遇到這樣那樣的困難與挫折,但是絕不能就此引導中概股回國而割裂了與世界經濟的聯通。

2、鼓勵中概股回歸A股,與中國目前倡導的全球化戰略相悖。是把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脫鈎切割,關起門來搞建設;是走改革開放前計劃經濟的老路;是自給自足小農經濟的思想的反應。

3、中概股的回歸A股會令中國的外滙儲備承受巨大的縮減壓力。據統計,目前中概股在美國上市有247家,約1.6萬億美元的市值。中概股與國家外滙儲備的關聯是這樣的:企業在美國上市後募集獲得的外滙資金,調回國內結滙賣給銀行、銀行再轉售給國家,與此相應的是外滙儲備的增加;

反之,中概股退市,企業要拿出大筆外滙資金來善後、來收買美國投資者手中的股票,於是它向銀行購滙,銀行轉而向國家購滙,相應的是國家外滙儲備減少。

對外滙儲備帶來重大壓力

以全部中概股約1.6萬億美元的市值,即便按50%的私有化金額計算,國家也要拿出8000億美元來了結。

尤為關鍵的是目前在美上市的大部分中概股,基本上屬於沒有外滙收入的國內企業、網絡銷售企業。他們回歸國內,不僅將原來的對外融資渠道與功能喪失,還要花國家外滙進行私有化,這麼一增一減,那可是對中國外滙儲備的一個致命傷。須知雄厚的國家外滙儲備是中國經濟的壓艙石,也是中國在「一帶一路」戰略、外交戰略和軍事戰略的一個重要基石!

4、「改革開放、引進外國的資金與技術」是中國1978年定下的基本國策,它沒有變,也不應改變。外商投資中國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外商直接投資,也就是外國企業來中國投資設廠;

第二種形式是間接投資,就是外國投資者購買中國企業的股票,他們持股分紅,並關注中國經濟的增長。讓外商以間接的方式投資,對中國更加安全、更加有利,因為企業經營權在中國手中,企業的資產也在中國國內。

5、如今在貿易戰的背景下,美國政府鼓勵美資企業撤離中國,如果中國再將由美國投資者參與的中資企業退出美國證券市場,那可真是反向而行──脫鈎了。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8月號特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