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佬億元種靈芝 堅持100%本土
2020年8月13日

Image description
靈芝文化館內陳列的藝術品都是張晚有千里迢迢各處搜羅得來的戰利品,現時免費開放予社會各界參觀。(黃俊耀攝)

撰文:蔡璿驩 本刊特約記者、鄧傳鏘 本刊總編輯

從事會計工作三十多年,今年62歲的張晚有,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化身農夫,在新界上水建立有機農場。

從風馬牛不相及的會計踏進中藥行業,一切要由得病的痛苦經歷說起。前半生拼事業,賺到錢卻犧牲了健康,大約2010年左右,張晚有患上哮喘病,遍尋名醫,食了無數西藥都無法根治,最嚴重時一日要吸十次哮喘藥。一六年一位死過翻生的患癌朋友,推介服用靈芝,聲稱可以增強免疫力。

抱着好奇心態一試,服用半年,竟然不藥而癒。眼前氣色紅潤、聲如洪鐘的張晚有笑稱:「以前食別人產品,現時食自家種的靈芝。自從吃了靈芝,哮喘無再復發,你聽我說話多有中氣!」

有了這次親身體驗,他開始埋首研究這種神奇之物,發現靈芝藥用價值高,遂萌生在香港種有機靈芝的念頭。於是由台北走到高雄,去過雲南、廣東、廣西、江西、福建、山東等地農場取經,最後到廣東省農科院「拜師學藝」。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溫暖潮濕適合靈芝生長,農場內枯木自然生長出野生靈芝。(黃俊耀攝)

他坐言起行,早在一七年三月,已經在上水租下逾八萬呎的農地。由於在香港沒有先例可循,惟有摸着石頭過河,單是在地政署申請建溫室,審批都要等足一年,納了空租足足一年,直至一八年才動工興建。香港沒有相應的人才,要從各地引進,單是採購機器和設備已花了不少精力。

「在香港,有好多人賣靈芝,但較少人種。」最廣為人知的,或許是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家族設立的「半島靈芝」,在新界設場種植,惟在2012年已結業;其餘大部分香港售賣的靈芝產品多是OEM(代工生產)。

香港水質好 不用殺蟲水

賣靈芝不必親自種靈芝,即使想種也可以選擇到內地找個現成的農場合作,在香港這麼高成本的地方由零開始,似乎有點費時失事。張晚有苦笑着解釋為何捨易最難,全因種靈芝講求水質、濕度、空氣、光等條件,尤其種植期間需要保持濕潤的環境,需要大量水,當中以優質的水最為重要,張晚有走訪過多個內地農場,發現工業化帶來水污染和土壤重金屬污染問題,加上伐木過度導致土壤流失;另外,為了增加產量,內地不少農場使用農藥和殺蟲水,「重金屬會污染地下水,加上農業使用太多農藥和殺蟲水,如果透過OEM,根本控制不了原材料的品質。」

隨着港人日漸追求健康,張晚有認為惟有百分百香港製造才是優質的保證,才能夠滿足消費者,「只有香港種植、香港生產,香港品牌,香港人才有信心。」這是他執意要在香港建立靈芝產品一條龍的原因。當初他甚至連製作菌包的木屑,都採用香港的枯木鋸成。

走訪各地多個農場後,張晚有發現,各處鄉村各處例,不同農場所種植的靈芝品種、方法都不同,「學了這麼多,還要想辦法融會貫通,設計一個適合香港環境的流程和方法,我們偷師後,要花不少時間去測試。」經過多次「Trial and Error」,用了兩年多時間,去年三月靈植種植基地終於完工,成功在香港種植有機靈芝。

張晚有帶記者親身見證他的心血,娓娓道來種植靈芝的種種學問。位於上水的有機靈芝場,內設多間實驗室、培菌室和溫室。種植有機靈芝,首先要用木屑、輔料(如粟米粉、石膏粉等)、水等製作成菌包,然後接種菌絲、出芝培植,最後收割加工。以赤靈芝為例,接種後三至五星期即可收割。

走進一間放滿菌包的培植室,張晚有拿起一個又一個的菌包,向記者解說如何製作、接種⋯⋯

Image description
研發中心的冷藏櫃內有大量培植出來的優質菌絲。(黃俊耀攝)

旁觀者清,由於是新手入行,張晚有往往能打破舊框框。有別於一般種植方法,這裏的靈芝菌包是袋底開口,而非樽口出芝,這種「前方種菌、後方生長」的創新方法,好處是更快出芝,也減少雜菌,全世界獨一無一;菌包一上一下擺放,連放置菌包的不鏽鋼架亦是度身訂造,是張晚有與同事因應香港土地珍貴的特殊環境而設計,務求善用空間,倍大生產量。

從成功種到有機靈芝,到加工包裝出品,三年磨一劍,原先計劃在去年9月推出,卻遇上社會運動,只好延遲至今年2月。好事多磨,今年卻又因疫症打亂整個計劃。他索性改變宣傳推廣策略,經營起網店。幾經辛苦,這個百分百的香港品牌終於在5月成功「出世」,產品包括純靈芝孢子粉、各款靈芝養生茶、靈芝蒸餾茶等。

一波三折 創業好辛苦

公司產品定價走中高檔路線,每款養生靈芝茶包,每包賣10元;拳頭產品「香港芝寶」則售約2300元,他解釋,「賣得貴是因為香港生產成本高,其次是生產量少,供應有限,即使好賣都難以即時補貨。」

解決了種靈芝、建廠房、包裝生產的挑戰,也「戰勝」社會運動和疫症帶來的阻撓,如今張晚有又有新煩惱,因廠房規劃問題,要與政府部門斡旋。他形容今次創業是人生最辛苦的三年半,連續三次用「好辛苦」去形容。

堅持高品質香港生產,成本是不斷出現的老問題。數口精的張晚有也有計錯數的時候。原先預計新事業只要投資數千萬就會成功,屈指一算原來已投入高達9位數。已聘用逾30名員工,當中不乏中醫師、營養師、操作機器的工程人員等,成本沉重。

他嘆氣說:本港農業式微多年,如今做現代農業可謂逆水行舟,「第一是政府及業界無配套,第二是成本重,薪金和租金昂貴,第三是本港無種植靈芝的人才。」

Image description
獨創底部出芝,為了增加靈芝生長空間,上下擺位亦有考究。(黃俊耀攝)

維持這盤靈芝生意,每月支出超過一百萬元,是張晚有所有經營過的生意中,蝕得最「甘」的一個。惟有心中自設止蝕位,如果多投資五千萬營運多兩三年,仍無法收支平衡,那時就要面對殘酷現實。「其實,做這盤生意的初心是為人為己,撇開賺錢,我希望對社會有少少貢獻。」為了將靈芝普及化,他在農場內籌建靈芝文化館,免費開放予學校、團體等參觀,介紹靈芝源起和文化,讓他們試飲靈芝茶。

肯捱就會出人頭地的獅子山精神,在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張晚有身上表露無遺。換了是別人早已放棄種靈植,但他愈挫愈勇。

——節錄自8月《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