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勇闖盧旺達 變酒店大亨
2020年9月25日

Image description
張耀東闖蕩非洲多年,見過多國政要,包括烏干達、肯尼亞、坦桑尼亞、布隆迪、塞拉利昂、加納、南非 等國領袖。(受訪者提供)

撰文:許創彥 本刊特約記者

以前,說起「盧旺達飯店」,大家想到的,可能是同名的荷里活電影,講述盧旺達大屠殺中,一家舊酒店如何成為難民收容所。

現在,說起「盧旺達飯店」,大家想到的,可能是16年新開張的Marriott,首都基加利新地標,是盧旺達如今成為非洲會議中心的重要部分,股神畢非德、前英國首相貝理雅和馬雲都入住過。

而不說不知,這家盧旺達首家國際五星級酒店的老闆,竟然是一個低調的香港人:52歲的張耀東。

人稱「東哥」的他,即使貴為名酒店老闆,但由於多在非洲,甚少受訪,香港也只得一家網媒跟他詳細訪談過。記者邀約「東哥」作電話訪問時,亦輾轉花了近一個月時間,亂寄了好幾份電郵,亂撥了好幾個電話才聯絡得上。當他一聽聞約訪,都不禁好奇:「你點會識我?」

Image description
「東哥」為盧旺達總統卡加梅的智囊,兩人定期開會。 (受訪者提供)

雖然慣於站在鎂光燈後,但翻閱「東哥」CV,他的一生卻是名副其實「走得好前」:讀書時期是香港短跑冠軍,入過港隊。畢業後,追風少年轉換跑道,搶佔先機闖入甚少港人問津的東非,搖身成為盧旺達酒店大亨,現在除了Marriott,另一家酒店Sheraton也在動工中。生財有道,難怪他去年更獲該國總統邀請成投資榮譽顧問,共商國策。

相比起短跑的速度與激情,營商更像長跑,講求耐力和謀略。訪問中,「東哥」便娓娓道來他這場長達20年的非洲耐力賽。

想入非「非」?

94年,張耀東打第一份工,到他爸的貿易公司幫手,主力中國進口生意。那時,他從沒想過自己會跟非洲扯上任何關係,直到98年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

打給他的,是他在印尼開製衣廠的叔父,告訴他有五個烏干達客人將到訪中國,吩咐他要好好招呼,「嗰刻我仲嫌三嫌四,覺得他們污糟,唔係好習慣!」萬料不到,如今跟非洲人交手無數的東哥,也曾對非洲兄弟心生抗拒。不過,礙於叔父情面,他唯有遵命接待,直至五人滿載而歸。

以為故事要結束?「點知!五個走了,馬上十個來!然後一百個!一千個!完全唔知咩事!」原來,五名烏干達客人對張耀東的招待讚不絕口,回國後大肆宣揚,口耳相傳下,「東哥」大名更衝出烏干達,成為非洲紅人。

結果兩年間,數千名非洲商人慕名到中國,找「東哥」幫忙採購貨物;「東哥」的貿易公司亦因此,漸漸從主力做中國進口,轉移到中非貿易,「底衫褲、文具、燈、鞋,講得出都有做」。別看輕非洲人的財力,「他們令我生意好好,員工從原先的幾個,擴充到00年的80個,辦公室都搬了兩遍!」

生意因非洲起飛,但諷刺地,那刻的「東哥」仍未踏足過非洲。他亦不諱言,他當時跟很多香港人一樣,對非洲有着抹不走的恐懼,「又唔係未聽過非洲落後,停電、衞生差,當時更甚啦」。但眼見愈來愈多非洲人邀請他去,盛情難卻,「東哥」猶豫了一個月,終決定起行,去烏干達、肯尼亞和坦桑尼亞。整裝待發、快上機之際,「嘟嘟嘟」,突發新聞一則:烏干達內戰。

「死!點去!」張耀東大急,馬上致電他烏干達客人詢問詳情,怎料客人向他擔保天下太平,著他別擔心太多,「於是我把心一橫,信佢!上機!」到埗後,果真一片平靜,而他事後發現,所謂「內戰」,只不過是烏干達和剛果的邊境小衝突,「原來外界對非洲的理解,可以跟現實相差那麼遠」。

Image description
疫情前,盧旺達每星期都舉辦會議,所以基加利的Marriott經常爆滿。(網上圖片)

其實,對非洲的誤解又何止「內戰」?張耀東自己對非洲的先入為主亦然:「第一次去到,周圍看,了解多了非洲的人和事,發現這裏沒想像中恐怖。之後我定期去,越逛得多,越熟悉非洲,自己舒服多了。」往後數年,「東哥」放下港人對非洲的有色眼鏡,在非洲落地做生意,專攻房地產建材。沒有成見的世界廣闊:06年,全盛時期,他一年7000萬美金生意額。

日進斗金之際,「東哥」同時察覺到,愈來愈多中國人涉足中非貿易,商業觸覺告訴他,這行將飽和,要找新出路。說時遲那時快,一片藍海就意外出現。

總統奇遇記

「同年,有另一個烏干達客人找我,說他跟總統到了深圳,叫我去跟總統食飯。」與總統見面,說不定有新商機,於是「東哥」二話不說跨過深圳河。

可是走進深圳洲際酒店後,根本看不到任何烏干達國旗。「東哥」錯愕,於宴會廳找到客人後,馬上問總統在哪兒。客人「黑人問號」:「什麼烏干達?我是盧旺達人,我總統是盧旺達總統。」語畢,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就在旁。

卡加梅是盧旺達大屠殺後冒起的強勢領袖。94年,盧旺達爆發駭人聽聞的種族屠殺,胡圖族人三個月內,殺害了近一百萬圖西族人,直到卡加梅帶領的圖西族反抗軍反攻成功,穩住局面,殺戮方告終。自此,卡加梅手握國家大權。

「來過盧旺達沒有?國家雖小,但絕對有得發展。」「東哥」憶述,這位強人一開口,就友善地邀請他到盧旺達投資,並介紹了一大批隨行的商家給他。過往從未踏足盧旺達的張耀東,就此建立了當地業務,支援建築項目。

Image description
每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為盧旺達全國清潔日,國民必須參與。(Getty圖片)

浴火重生

其實,自走出腥風血雨後,盧旺達發展迅猛。今天,他們煥然一新,跟港人舊有印象大相逕庭:

首先,盧旺達安全。別被大屠殺的印象嚇怕,事實上盧旺達國民在大屠殺後痛定思痛,放下種族仇恨,極度重視安全,所以治安出奇地好。17年,「世界經濟論壇」評選全球最安全國家,盧旺達位列第九,傲視非洲諸國。

其次,盧旺達整潔。過去多年,盧旺達努力學習新加坡,希望成為非洲會議中心,更因而聘請了一批新加坡顧問,為他們在潔淨城市等方面出謀獻策,成效斐然。18年,時任聯合國環境署執行主任Erik Solheim便以「全球最乾淨城市」形容首都基加利。

再者,盧旺達高效。修補國家撕裂後,盧旺達為挽救國際投資者信心,建立了一個普遍清廉的政府。官員專業,行政效率高。近月,世界銀行評選全球營商最便利國家,盧旺達就在190個國家中排38,非洲第二,僅次於出名經濟競爭力強的毛里裘斯。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9月號《美國金融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