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循環難自給自足 提防回到毛時代
2020年9月25日

今年初,有中國玻璃大王之稱的曹德旺已預警,疫後各國將減少互信,必須警惕全球產業鏈去中國化。隨着地緣政治升溫,美國對中國制裁接踵而來。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七月提出「內循環」新國策迎戰,強調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有分析認為,「內循環」與過往「擴大內需」的主要分別在於,改變「兩頭在外」的方針(即從境外輸入資金、技術提升生產力,再將大部分商品賣到海外),變成內循環為主、外循環為副。通過十多億人口,以及日漸提升的消費能力,支撐中國經濟,減低對外依賴。

不過,如何實行「內循環」言人人殊。中國財政學者賈康撰文指,新政策只代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絕對不是閉關鎖國;但亦有不少評論認為,中國生產力強,不止要提升內需,更應盡力完善供應鏈,甚至形成自產自銷的市場機制。早前路透社引述一位前中國政府官員表示:「確認以內循環為主,相當於『自力更生』」。

全球化最大贏家

「大國有市場優勢,但不代表開放度就低。」中大經濟系副教授張軼凡對本刊指出,推行「內循環」政策並無不當,但必須警惕演變成進口替代(Import substitution),即試圖以國內生產代替進口,皆因歷史早已證明不可行,「你要交給全球分工呀,怎麼可能不依賴國際市場?」

他觀察到,最近開始有中國地方官員,鼓勵企業生產原本能夠進口的產品,意圖降低對外國依賴,但最終只會導致製造成本大增,也難與其他國家商品競爭,況且部分原材料必須由海外進口,避無可避,長遠而言不能持續。「近二十年中國是全球化的最大贏家,正因為加入全球產業才獲益,如果現在什麼都自己做,等於回到改革前的年代,沒有出路。」

因此,張軼凡認為「內循環」的關鍵在於擴大內需,提供百姓所需的產品。「政府應該主要加強市場監管,這個重要方面有時反而沒有做好。」他舉例說,不少中國人千里迢迢到日本搶購馬桶蓋,其實都是「made in China」,只因信任當地質量規管制度,「如證明是好的產品、質控,他們願意花錢」。

中國問題專家胡星斗認為,中國終需要與西方發達國家交往,否則沒辦法獲得所需產品、先進技術、人才交流,如果只能與第三世界國家交易,猶如閉關鎖國,將釀成大災難。「中國不能只寄望單純的內循環,來解決自身問題」。

「鄧小平說過中國開放,主要是向已發達國家開放。」胡星斗接着說:「如果是向發展中國家開放,毛澤東時代已是開放了,那沒有價值。」他直言,中國不可能透過與第三世界國家貿易,提升自身經濟,這只算是「單方面援助」。

問題是,面對西方逐漸關上交流大門,如何是好?「中國只有改變自己,改革市場和法治。如果有正面改革,中國並非不能融入世界大家庭。」他便指出越南同樣是共產國家,如今正努力融入人類主流文明,正是中國學習的榜樣。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9月號《美國金融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