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恩德:我信命,但不認命!
2020年12月2日

Image description
陳恩德喜歡收藏玩具,很多角色都能無限復活,恍如自己的性格,在一手創立的共享辦公室「御一空間」,放置了很多珍藏品公諸同好。 (黃俊耀攝)

撰文:蕭家怡 本刊特約記者、鄧傳鏘 本刊總編輯

性格就是命運,陳恩德(Mark)的性格注定不是一個甘於平淡的人,自小留意金融新聞,畢業後入行做股票經紀,1989年牛刀小試,卻遇上六四事件,慘變蟹民。

正所謂哪裏跌倒,就在哪裏爬起,他繼續瞓身投資外滙、股票、期指,未到30歲已坐擁過千萬元身家,1993年榮升業主,在那個魚翅撈飯的年代,他揮金如土,是香港酒吧、澳門賭廳的常客。

一場突如其來的亞洲金融風暴再將他打入谷底,股票全軍覆沒,物業變為負資產,還欠下數百萬的債,走投無路下,1999年惟有宣佈破產。為了搵食,進入藥業由學徒從低做起,2002年與家人投資幾十萬成立保健品公司御藥堂,2013年10月於創業板上市,2015年11月轉到主板,最高峰期時市值達到50億。

Image description
幾經辛苦,2015年御藥堂轉到主板上市。 (受訪者提供)

「日日keep住食,藥箱都變首飾箱」一句洗腦式廣告膾炙人口;也令御藥堂的產品入屋。作為創作者的Mark至今仍津津樂道,「你看現在的公司都在抄襲,要不就抄一句、要不就抄中間幾個字,來來去去,還不都是抄我的!」

正當外界以為他終於修成正果時。今年初Mark卻突然交下辛苦打拚了十八年的江山,離開御藥堂轉到寵物保健品的新跑道。對於外界揣測是內訌逼宮,所謂「賣仔莫摸頭」,凡事睇得開的Mark不欲多說,只說當時自己心倦了,現時則寄希望於他口中形容的加時賽。

香港作基地 放眼全世界

其實,新舊賽道有很多交集的地方,「愈來愈多人買入保健品後,與寵物一起吃,當中有上流社會的闊太,也有年輕人、老人家,大家為了『主子』,不管多貴都捨得。」這種捨得,源於這一代人的收入和生活水平提高,不介意與寵物分享優質食物,也因為愈來愈多年輕人不想生育,將寵物視作毛孩,從而造就「寵物大晒」的社會風氣。對他來說,這種對於寵物健康的看重,也彷彿在複製二三十年前,勤勞的香港人轉而注重健康的趨勢。

Mark對寵物市場的觸覺,背後有堅實的數據支持。以香港為例,單是政府在2019年公布的全港飼養貓狗數目已高達四十多萬,而且有持續上升的趨勢,可謂商機無限。「這一刻可能仍是藍海,但不少大藥廠已在籌備,所以一定要快,而且我的目標不只是香港,也不限於大陸,而是殺入東南亞,甚至進軍全世界。」

Image description
寵物藥妝是陳恩德的新賽道,未來目標是進軍內地、東南亞,以至全世界。 (黃俊耀攝)

不論是之前涉足人的保健品抑或是現時進軍動物保健品,Mark都是扮演大衛角色,作為市場顛覆者,當年執掌御藥堂時,早已有大量人入場、劃界、佔地盤。「十八年前,市面上一樣有一百種蟲草產品,我同樣要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去打垮對手,爭奪市場份額,那我憑什麼取勝?靠控制好出品質素、靠講真話。因為當你講真話時,那九十九隻都被你嚇死了。」

那麼,他口中的「真話」是什麼?就是目前市場上的寵物藥物都被大藥廠壟斷。「所以我會用好東西來證明,以前的東西是既昂貴又無特色,而且隨着我的版圖擴大,產品一定會愈來愈好,愈來愈方便。」

「我是不會失敗的!」

今日Mark派的名片是二十多年前破產時的名片──仍志集團,身為集團主席的陳恩德憶述:「當年金融風暴輸晒,都要印張卡片見人,有朋友幫手改公司名,就叫仍志啦!環境幾差都好,仍然要有志氣!」

談起新事業,Mark躊躇滿志,絲毫不將艱難險阻放在眼內。但談起家人,卻顯得意志消沉,皆因明白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面對命運的播弄,個人再努力也顯得徒勞無功。

「用我的命來換也可以」

「拚搏多年,到開始有能力可以讓一家人都享福時,爸爸、太太卻先後都走了。」Mark幽幽地說:「自己頭30年不停想翻身、翻身、翻身,當真的翻身後回頭望,就見到很多遺憾、遺憾、遺憾。」

當年破產時Mark曾對自己說,再搵返錢,就要給家人最好的生活,然後幫助有需要的人。這也是他2017年成立人間有情慈善基金的初衷,疫情期間他高價搜購口罩捐給弱勢社群,算是履行承諾,但想給親人享福的心願卻永遠實現不了。

他形容,過去兩年是人生低潮,「低」的程度更甚於破產,當年破產後慘被房東逼遷,兩年內搬四次屋,最短住不夠一天就要搬走,最後一家人唯有搬到居住公屋的父母家中瞓地下,但幸好當時身邊還有甘苦與共的妻子,也有不論大風大雨都願意收留的父母。「我上半生運氣好,一家人齊齊整整,平平安安,就算破產了也不是太慘,重頭來過就是,但九個月內,爸爸、太太相繼離開,拔喉也是由我做決定,怎會不難過?」

Image description
兩名兒子已長大,甘苦與共的愛妻卻陰陽兩隔,陳恩德覺得以往全副心機打翻身仗,虧欠家人太多。 (受訪者提供)

提及兩位摯親的離開,這位在商場上從不言敗、剛強無比的潮州怒漢立即卸下了裝甲,口中除了內疚,還是內疚。Mark信佛,也信因果。「你信命運嗎?曾經有相士說過,我越好,太太就越差,每當我生意不好時,她就升職、加薪;輪到我生意好了,她就面臨公司裁員,或者生病。起初我不相信,但事實如此,不由得我不信。」

十八年的奮鬥,令御藥堂蛻變成上市企業,推出的保健品改善了不少人的健康,但諷刺的是,他相信是自己拼搏保健品王國,一手葬送了枕邊人的健康。「我們中學年代就相識,她是我的初戀,我25歲結婚,三十多年來,我卻沒讓她過上多少好日子,一直見到我起起跌跌,為我擔驚受怕,她的病是長年日積月累下來的,是『屈到病』。」

除了對妻子的遺憾外,還有對兩名分別12歲和18歲的兒子虧欠,幾十年來全力在商場打拚,父子關係因相處少而甚為疏離。「基本上除了過年食飯一張全家福外,很少合照。阿仔讀到中五,只送過兩次返學。」正值青春反叛期的兒子,還有個心結,怪責父親一直冷落了母親。人生有些事,失去了就永遠失去,即使現時想彌補,想好好與兒子相處,碰到的往往是一堵高牆。

人生沒有後悔藥,歷史也沒有如果。被問到如果要放棄今日所有的財富,再次破產,以換回父親和妻子的性命,會如何選擇?「好呀,好呀」一連說了兩聲好,他堅定地說:「絕對可以用我自己條命來換回他們,我會將所有錢留給他們用。」

為兩名兒子而戰

每當夜闌人靜,Mark就不能忘懷親人相繼離去的傷痛,惟有用酒精麻醉自己,為了怕影響兒子的情緒,選擇飲醉後倒在車內睡到天光;然後早上又回到辦公室,繼續開會、「諗橋」,忘情工作。

「壓力的確相當大,但我就是停不下來,接受不了一個潛力如此大的市場在我面前出現,而白白把它放過。你就當我是為了成功感吧。同時也想做出一點成績來,讓兩個兒子他日知道自己爸爸曾經做過點事。他們現在當然不會明白,二十年後,應該會明白的。」他希望,再次化身大衛,為兒子們留下一片基業。

Image description
妻子以大兒子的照片作為禮物,祝丈夫生日快樂,也溫馨提示要減肥。字跡猶在,此情只待成追憶。 (受訪者提供)

自從至親相繼離世,Mark經常失眠,身體也大不如前。「這場加時賽是突然死亡的,我知道自己未必能打到最後,那就唯有盡力去打,到有一日我要離場了,希望到時身邊的人能帶着兩個兒子繼續打下去。」

——節錄自《信報財經月刊》12月號《數碼人幣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