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選制大洗牌 愛國=隱性愛黨
2021年5月15日

撰文:莊梓 時事評論員

人大常委在3月30日通過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之後,「完善選舉制度」的框架已經成形;北京把香港原有的政治架構推倒重來,構建另一套體制模式;

表面上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都是原有機構,但經改造之後面目全非,然後再加上一個資格審查委員會,整個設計密不透風,北京可以牢牢控制住香港政制架構每一個環節。

跟北京對抗的港人出局

這不是「完善」選舉制度,是重整香港的權力結構,並且進行一次大清洗,把所有反對北京的勢力排除在憲制架構之外;從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跟北京對抗的人和組織,一個都不能留,都被徹底清除出局。

區議會現在再無代表進入立法會和選委會,成為名副其實的非政權組織,但下一步參選區議會的人相信都要納入「資格審查」系統,必須經過篩選、安檢,方能參與選舉。

經「完善」之後,本地政制的「權力重心」在選舉委員會,立法會將會降格;中共透過選委會可以控制特首人選和立法會(選委會可「選出」40名立法會議員),資格審查委員會(背後有國安委和國安署)則負責把關,剔走政治上的異類分子。

選委會內北京可直接控制的票數近800,餘下的都是經團體票產生,出事機會微乎其微。唯一的異類分子,只得90個立法會議員(他們全部自動成為選委)中來自直選的20人,但他們不會全部是泛民主派;「最壞」情況,即使都是,亦只佔1500名選委的1.3%,根本不成氣候。

新體制之下,北京還可以調節立法會議員的組成,以配合行政長官施政,為特首的管治保駕護航,落實真正的行政主導!

中共對西方民主政治認識非常有限,以為在《基本法》內列明行政長官有廣泛權力,就可以強勢管治、落實行政主導;但現實是議會的組成不能保證特首有足夠票數支持他/她的政策,反而經常會被拖後腿;至於問責班子成員來自五湖四海,沒有志同道合的人組成一個執政團隊,特首又怎能做到行政主導!

新體制之下,中共掌控了各個板塊的政治資源,一切將以北京的意志為主導,特首只負責執行中央意旨;其他政治勢力因為要得到北京信任才能晉身政圈,也會全數「歸順」。北京在幕後調節整合,立法會和問責班子將會形成一個無形的政治聯盟,互相配合,政府的「施政效率」肯定會比以前大大提高。

不能挑戰中共領導

新選舉制度以「愛國者治港」為核心,「愛國者」的定義為何?據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今年2月22日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的講話,「愛國者」的標準有三:

一、必須真心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

二、必然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和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

三、必然全力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條──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章、第一條列明,「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很明顯,反對中共的領導,就不能算是「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了!

特區政府為宣傳新選舉制度印備的小冊子,其中有問答形式的部分,其中一條問題是:「愛國者有具體、客觀標準嗎?愛國必須愛中國共產黨嗎?」答案沒有提出明確的「是」或「否」,但引用的文獻仍然是憲法第一條。

其實答案很清楚,要「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肯定不能反對或挑戰中共的領導,在「一國兩制」之下,治港的愛國者或許毋須像內地幹部一樣公共表忠擁護中國共產黨,但公開不能反對,應該是未來新政局下的政治倫理。隱性愛黨,應該是日後治港者的基本要求。

北京須培養新時代治港人才

新選舉制度既是清理「叛亂分子」、也是北京培養一批新時代治港人才的一次大好機會。英國人治理殖民地手法高明,來自各界別的社會精英各安其位、人才輩出。左派人士經常批評港人「戀殖」,但試問,如果在記憶中沒有良政善治,老百姓又怎會繼續「依戀」一個已經消逝的殖民地政府?

自《港區國安法》頒布推行之後,左派媒體常沾沾自喜,聲稱《國安法》起了震懾作用;所謂震懾,是以法律、執法機關、刑偵力量令民眾心生戒懼,不敢造次。

但要令香港回復和諧且生機勃勃、自由開放(不會因幾幅竪中指的作品而上綱上線),就不能單靠立法和強力執法,必須要有一個為香港長遠利益籌謀的執政團隊,令香港能實現真正的人心回歸。

香港未來命運將會落在什麼人手中,現在看來仍然沒有答案。

——節錄自5月號《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