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中國的三大飯局
2021年5月27日

Image description
事實上,「青梅煮酒」不見正史,是《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根據《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的相關記載改編。(網上圖片)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在中國歷史上,一些重要的政治事件,是在飯桌上解決的,只是飯局充滿了重重殺機罷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飯桌改變了歷史,筷子塗改了史書。

撰文:本刊編輯部

一、煮酒論英雄

三百多年後的漢朝末年(約199年),也發生了一件類似的事情,那就是「煮酒論英雄」,煮酒論英雄是《三國演義》裏最為精采的內容之一。

劉備歸附曹操後,每日在許昌的府邸裏種菜,以為韜晦。用張飛這個粗人的話講,就是「行小人事」。劉備乃當時的豪傑,雖手下將不過關張,兵不過三千(當時大都已被遣返),但一向「信義著於四海」。

《三國志》裏說劉備「蓋有高祖之風,英雄之器焉!」,意思是他與劉邦類似,天生就有領袖氣概。劉備和劉邦一樣,都不是屈居人下的將兵之才,而是領袖群倫的將將之才。曹操何等人物,遍識天下英雄,當然對劉備有很透徹的了解。他自然也知道,一旦羽翼豐滿,劉備將是一位非常可怕的對手。

這場飯局,遠不是那種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歡敍,分明是一場政治試探和政治表態的會面。一見面曹操就笑曰:「在家做得好大事!」劉備當時已經暗受漢獻帝要求誅殺曹操的衣帶詔,當即嚇得面如土色。

接着曹操拉着劉備的手走到後院,說:「玄德學圃不易。」劉備才放下心來。曹操的耳目遍布朝野,劉備每天做些什麼他當然清清楚楚。這兩位,一個暗地裏參加了反曹地下組織,另一個則派人每天監視對方行蹤,都是權謀機變之輩。

二人以青梅下酒,酒正酣時,天邊黑雲壓城,忽卷忽舒,恍如龍隱龍現。曹操說:「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方今春深,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玄德久歷四方,必知當世英雄。」曹操實乃不世出的絕頂人物,這一番話,看似描述龍之變化,目的是說「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顯然,這是他的一番自我剖白,借物咏志。

當然他也下了一個套,試探在劉備眼裏,什麼人能縱橫四海,比得上我曹操。劉備接連指出袁術、袁紹、劉表、孫策和劉璋等地方豪強,都被曹操一一否決。這樣曹操也就認為劉備見識一般,和常人無異。

接着曹操給出了當世英雄的標準,他說,「夫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劉備繼續裝儍,問:「誰能當之?」曹操指了指劉備,後指了下自己,說:「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當時天雨將至,雷聲大作。劉備裝作受了驚嚇的樣子,筷子掉到了地上,他說道:「一震之威,乃至於此。」曹操笑着說:「丈夫亦畏雷乎?」劉備說:「聖人迅雷風烈必變,安得不畏?」將內心的驚惶,巧妙地掩飾過去了。

從這次飯局中我們看出劉備是個出色的演員,把英明一世的曹操都忽悠了。其結果是劉備後來趁機「走佬」,到後來赤壁之戰中聯合孫權大敗曹操,打破了行將大一統的局面,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三國。

Image description
著名的戲劇《霸王別姬》可謂把「西楚霸王」項羽的悲劇人生演繹得淋漓盡致。(網上圖片)

二、鴻門宴

在楚漢相爭的風雲歲月裏,留下了眾多驚心動魄的故事,一幕鴻門宴更成為扭轉楚漢江山的生死飯局。鴻門宴從此成為「暗藏殺機」的比喻。司馬遷筆下的鴻門宴,把緊張氣氛和人物寫得栩栩如生,而這場刀光劍影的宴會,遺址位於陝西省臨潼縣新豐鎮鴻門堡村。

據《史記.項羽本紀》,時值公元前206年,沛公劉邦率軍攻破關中。秦王子嬰向劉邦投降。沛公入關後,與秦民約法三章,並派人駐守函谷關,以防項羽進關。當時項羽正向關中進逼,得知劉邦攻陷關中,一怒之下攻陷了函谷關,並推進至戲水之西。劉邦當時與其軍隊處灞上,項羽兵力40萬,劉邦只得10萬。項羽從謀士范增之計,在鴻門設宴,企圖借機殺掉劉邦。

沛公旦日從百餘騎來見項王,至鴻門,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天下本來就沒有免費午餐,飯局也不能隨便去,飯局座次尊卑有別。未開飯,司馬遷已先講排位,寫項王座次最尊,張良座次最卑。一向以來,朝東為尊,其次是朝南,朝西為最卑。

在酒宴上,范增三次舉起所佩玉玦,示意項羽發令,但婦人之仁的項羽始終猶豫不決,未有行動。於是范增召項莊舞劍為酒宴助興,趁機殺劉邦,所謂「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項伯為保護劉邦,也拔劍起舞,處處掩護劉邦,項羽失掉了鏟除劉邦的大好機會。

危急關頭,劉邦部下樊噲帶劍擁盾闖入軍門,怒目直視項羽。司馬遷寫道:「樊噲即帶劍擁盾入軍門。交戟之士欲止不內,樊噲側其盾以撞,士仆地,噲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視項王,頭髮上指,目眥盡裂。」短短數句已把此勇士寫得繪聲繪影,也令項羽對他刮目相看。

樊噲深知劉邦如「肉隨砧板上」,還不趕緊撤離,連性命都不保。趁劉邦如廁時,樊噲對他說:「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何辭為。」廣東話裏的「借尿遁」,救了漢王劉邦一命!

張良估計劉邦已至軍中,才進帳向項羽致謝,並向項羽獻上白璧一雙,向范增獻上玉斗一雙。不知深淺的項羽收下了白璧,氣得范增拔劍將玉斗撞碎,並怒喝:「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

項羽和劉邦在隨後的四年進行了大規模的楚漢戰爭,最後項羽敗北,在烏江自刎而死,劉邦建立漢朝,是為漢高祖。

——節錄自5月號《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