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匹配靈魂好友 紓Z世代焦慮——專訪中國社交元宇宙平台 Soul
2021年9月2日

Image description
傳統社交平台愈來愈難吸引Z世代,或者因為不能紓緩他們的孤獨感。(法新社圖片)

電影《挑戰者1號》中,人類活在虛擬世界,大多換上新面孔,雖然真實性別、年齡、外貌成謎,仍能結識知己。情節看似科幻,原來現實早已發生。獲騰訊注資的新興社交平台Soul,主打以虛擬身份、個人興趣配對「靈魂好友」,揚言最終目標是「讓天下沒有孤獨的人」,成功吸引Z世代。

撰文:鄭雲風 本刊記者

長江後浪推前浪,互聯網世界尤其明顯。今年初,市場研究機構Edison Research報告顯示,12至34歲的美國社交平台用戶中,只有兩成經常使用Facebook,較2016年急跌40個百分點,一「台」獨大不再。

中國同樣有類似現象。2018年QuestMobile研究指出,Z世代(定義為95後及00後)更喜愛小眾新潮App,關注平台內容是否多元,希望尋找共同興趣的朋友。雖然他們只佔全體中國網民約三成,但貢獻近一半移動互聯網增長率,自然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眼見市場競爭激烈,作為後起之秀的SoulApp (https://www.soulwonderland.com) 專注於興趣社交賽道,率先提出建立「年輕人的社交元宇宙」,旨在脫離現實世界束縛,讓他們自由自在表達自我、認知他人、探索世界,從中獲得精神共鳴,趕走孤獨感。

具體來說,Soul用戶不必公開真實身份、樣貌、地址,而是自製頭像,以虛擬身份示人。首次登入時,每位用戶必須完成人格測試,經AI算法分配至不同「星球」,上面早已有相似特質的Souler(平台用戶稱號),可以隨時隨地以文字、語音、視像等方式交流。

Image description
當用戶完成測試後,會分配至不同星球。(受訪者提供)

這個不必靠樣「搵食」的社交平台,在Z世代中獲得不少認同。根據數據分析公司App Annie統計,Soul在中國下載量排行前十。

本來,踏入5歲的Soul打算今年於美國上市,後來因為「獲得其他替代性融資選擇」而暫停。招股書披露,2020年騰訊曾參與Soul的D輪融資,涉及1.35億美元,今年5月再斥資4.42億美元,收購其他股東股份,現持有Soul 49.9%的股份。

得到中國科技巨企持續注資,有分析認為與背後用戶群有關。截至2021年3月,Soul每月活躍用戶量(MAU)為3320萬,較2019年增近三倍;每日活躍用戶量(DAU)為910萬,日均使用時間達40分鐘,當中超過七成是90後!

Z世代的心靈矛盾

正當年輕人紛紛以腳投票,離開傳統社交媒體,Soul得以殺出重圍,秘訣在於掌握新世代需求。

「Z世代從小是網絡原住民,雖然上網已經滿足很多日常需求,但感到孤單時,還是希望跟人互動。」SoulApp CFO Shirley Xue接受本刊電話專訪時,多次強調要認清新世代想法。「當他們在輕鬆的虛擬世界玩遊戲、聊天,可以放下現實束縛,更加自在地交流與表達自己。」

既享受宅生活,同時追求結交好友,看似矛盾的需求,正好反映Z世代背後的社交焦慮。

「相比父母,Z世代成長環境比較富裕,自小利用網絡認識世界,願意嘗試新事物,喜歡表達自己。」基於「一孩政策」,中國Z世代大多是獨生子女,加上學業繁重,沒有太多空閒時間,容易感到孤獨,渴望開拓朋友圈。

同一時間,他們又害怕社交應酬。去年12月,《中國青年報》公布聯合調查,發現超過四成青年自稱患上「社交恐懼症」。報道引述研究員分析,指出年輕人只是借「社恐」迴避話不投機者,以及反制「社交泛化」。他們並非真的害怕社交,而是需要合適的社交距離。

說到底,人類始終是社交動物,天生需要與人交流,分別在於方式而已。科技日新月異,愈來愈多方便功能,Z世代寧願在虛擬世界交友,着實不足為奇。

Image description
Soul用戶必須使用「超萌捏臉」功能,設置虛擬頭像。(受訪者提供)

問題在於,傳統社交媒體往往是現實的延伸—「在Facebook上,人與人的交流建基於現實關係。」不同輩份、熟悉程度的人聚集在相同平台,一來有所顧忌,難以暢所欲言,二來用戶之間未必志趣相投,大大減低年輕人使用興致。

「當時我有一些想表達的東西,在微信上不可以發,然後我就發到QQ空間,設置了僅被自己可見。」Soul創辦人張璐曾向傳媒分享這段回億,認為市場欠缺令人自在表達的平台。

Soul的核心理念,正是建立出一個平行時空,盡量獨立於現實世界,單純以興趣、性格連結不同人。「隨時都可以進到元宇宙,而且快速沉浸,不必在乎跟誰去。」Shirley形容,Soul猶如虛擬社交遊樂場,透過不同好玩體驗吸引年輕人。

她觀察到,Z世代比較重視體驗,就算Souler互不認識,亦能暢快地聊天、玩遊戲。「通過觀察年輕人喜歡什麼、想玩什麼,我們慢慢開發工具和功能,再提供技術支援。」舉例說,Soul上的「群聊派對」,原本只有類似Clubhouse的多人對話功能。後來,數據發現愈來愈多年輕人借此平台唱K、玩狼人殺和劇本殺,因此順應推出不同主題房間。

Image description
(受訪者提供)

虛擬化趨勢難回頭

除了結交好友,Soul也可以成為「虛擬樹洞」,讓用戶沒有人際關係壓力下釋放情緒,「很多專業人士如律師、醫生,在現實世界工作壓力大,但沒有公開渠道去傾訴。」

Shirley發現,隱藏身份後,Souler可以大膽發表意見,以及分享創意念頭。「我進入Soul,大家都不知我是公司CFO,可以不用透露身份之下,了解年輕人對我們產品的真實看法。」

Soul自設遊戲貨幣「Soul Coin」,用戶購買後,可以消費各種增值服務,這也是社交元宇宙另一重要元素。她透露,去年增值服務收入高達5億人民幣。

問及用戶不必披露真實資料,如何防範詐騙?Shirley回應說,Soul設有人工機器雙審核機制,實時識別敏感不良字眼,例如出現「轉帳」時,會提醒用戶留意;平台亦設不良內容舉報通道,一旦違規,輕則禁發文及私聊,重則永久封帳。

在Shirley看來,就算新冠肺炎終於完結,也難以扭轉現實走向虛擬,「以前坐飛機去開會,未來應該沒有太大必要。疫情是催化劑,大家習慣了新模式。」她提及,Soul亦有關注VR/AR技術和硬件發展,希望未來會加強「沉浸式」體驗,但目前首要擴展用戶增長。

「手機始終有lifetime,最後也會被取代。」Shirley表示,元宇宙將打破很多現有物理局限。雖則沒有人知道元宇宙最終形態,但她相信不會由單一公司控制,「現在趨勢非常明顯,互網聯公司都在關注元宇宙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