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清源 何妨京官做特首
2021年10月4日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最近的一場記者招待會出現轟動效應,不是她的內容如何精采,而是背景板上出現錯字,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寫成了「中國人民共和國」,成 為全城笑柄。(何澤攝)

撰文:張宗永 資深金融人

特首選舉快開跑,有心人已經暗中較勁。曾蔭權口中的「這份工」為何那麼多人垂涎,草民如我實在難解。你打份工,老闆120%不信任你;你曾經有意無意地表達過想跳船,但老闆覺得爛攤子是你一手做成,要你善後;新任務的台詞你一點也不熟悉,卻要強加一兩錢「肉緊」;但由於口是心非,推銷工作完全沒有說服力⋯⋯。我覺得林太堅持做下去,非常偉大,絕對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氣概。

2010年,時任特首曾蔭權率領一批商界人士訪問印度,我忝陪末座,代表香港財資市場、公會參加。當日政治環境和現今相差很大,北京對香港仍然是採取遙控手段,香港的權貴要游說領導,都要北上做功夫,領導人胡溫班子也樂於聽取香港各方意見,結果是不同的利益集團往返京港頻密,我和團友閒談時爆了一句何妨「京官做特首」,免了很多惡形惡狀的lobbying,團友大部分不是高官便是巨賈,聽了我話,很不以為然。

今非昔比,我覺得大家可以重新考慮「京官做特首」的正反論述:

(一)走出歷史包袱。今天,香港被「完善」了,林鄭是歷史上民望最低的特首,《國安法》出台之後,大家發覺《基本法》其實有很多被完善的空間,到了這階段大家其實不應該故步自封,應該用開放心靈去迎接新香港,《基本法》列明香港行政長官要由無黨派的香港永久居民出任,但今天《國安法》審訊都可以不用陪審團,我們又何須拘泥於這些繁文縟節呢?

(二)避免架床疊屋影響形象。因為北京答應了香港人特首會由選舉產生,既然一人一票離經背道,只好弄一個選舉委員會來充數。但中央覺得過往選舉委員會的可控性不是絕對,民主派有機會成為造王者,結果選舉委員會也要被「完善」,弄出一個代表性非驢非馬的新選委組合。這些舉措都會令中央失分,倒不如直接派一個京官來做特首來得乾脆。

(三)往後「一國大於兩制」師出有名。現任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是歷屆西環主事人中,和香港淵源最淺的(基本上是無)。這反映了習主席思想之前瞻性和優先次序。早前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主動就香港的劏房問題提出意見,香港親中報章熱烈響應,京官參與香港管治早已經是有實無名而已。至於說京官不了解香港,在今天的政治環境,這實在是過慮。

(四)正本清源。今天,現班子的特區政府面對最大的管治問題:不是清零,不是樓價高企,不是青年就業,而是中央對特區的信任度不足。內地官場奉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林鄭貴為特區首長,官階比一般省委或直轄市委書記還高半級,但在一些涉及重要陸港問題上,施政的自主空間卻是零。說是親疏有別也好、往績可鑑也好,共產黨的黨性也好,中央對前朝訓練出來的AO,信心就是差了那麼一點。2019年區議會選舉建制大敗,更加深了中央對香港的猜疑,如果特首是主席信任的京官,這些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要數全世界最落魄的行政長官,應該算是剛剛敗走阿聯酋的阿富汗總統加尼。但如果單算沒有戰亂亦沒有迫切被替換危機的地區領導人,林鄭廚房的溫度絕對是超高。辛苦又換來多少報酬呢?

我在香港和新加坡兩地都居住過,兩地的士司機都很喜歡談論的高官和議員(總理)的薪酬,一般都是批評領導人人工高表現低。我在網上查了一下資料,新加坡和香港的總理和特首的年薪分列全球前二三名〔表一〕

當然年薪不是事實的全部。美國總統在位時,年薪僅是區區40萬美元,但退任後的演講費和寫自傳的筆潤,是昔日年薪的數十倍。有人說美國總統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依我看,因為美國政府有很多制衡總統的機制,論權力集中,我們尊敬的習主席才是全世界權力最大的行政長官,而他的年薪僅是13萬人民幣,約2萬美元而已。

如何給領導人厘定薪酬,沒有一定標準。很多國家都是依公務員的體制,按層加上去,不一定反映工作的難度。另一角度比較各國的首長薪酬,是計算領導人收入和個人國民生產值(GDP)的倍數〔表二〕,算是某種程度的多勞多得。

我個人是支持高薪養廉的,香港特首那區區的港幣500萬年薪,是香港萬億儲備的零頭也不到,公務員團隊的問題不是薪高,而是如何客觀評核表現,使其與民間人力市場掛鈎,並優化升遷制度,不要浪費人才。今天社會分裂,中央用人重忠,如何吸引有潛質的年輕人加入政府,並不容易。

——節錄自10月號《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