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廢、美股貴 學股神進軍日本
2021年10月8日

Image description
在日本的股票市場,外資交易就佔了大約 2/3,所以外資的情緒變化也往往嚴重地影響日本股市表現。(法新社圖片)

撰文:李聲揚 Ivan Li

Buy Japanese. I am.

今次是本欄第一次和大家見面。狐狸者,是希臘式說法:狐狸多知,而刺猬有一大知。筆者是通才多於專才。

管弦樂也是這意思:電影中,蘋果的電腦怪傑Wozniak質問Steve Jobs:「你不懂編程,不是工程師,不是設計師,不懂『砌機』,為何人人說你是天才?」。Steve Jobs答曰:「I play the orchestra, and you're a good musician.」

首篇文章,說的是日本股市。小故事一則,有位老頭,80歲人才第一次去日本,去年老頭90歲生日,買了點日本股票,一年回報超過30%,跑贏日經指數,也跑贏美股。

猜對了,老頭是股神畢非德,文章第一句也是模仿他。固然該次投資金額不大,但有着不一樣的意義。香港地不論男女老幼,政治左中右黃藍紅,都愛日本。談日本的好,是少數能團結香港人的事情。但你有沒有聽過有人買日本股?好像極少。為什麼?

讀者可以想像到的原因包括:日本人口萎縮,經濟增長緩慢,日經指數迷失N年仍未回到歷史高位。此外日本社會保守,欠缺大型科企。還有日本公司的管治水平欠佳。最後是很多人不懂日文(筆者也不懂),日本股市對海外投資者不友善,買日股的渠道不多,收費也貴。

稍後筆者會一一反駁以上理由。但是,虧本生意無人做,殺頭生意有人做,投資者十分實際,只要回報高,自然有勇士。畢非德就是勇士。

我們先看股市表現,看看日本股市是否不濟?陳年歷史和閣下無關,我們由令和年代(2019年5月)開始看,至今兩年多。令和年代開始時,日經指數約是22000點水平,2020年頭一度升至近24000點。

好景不常,肺炎疫情下,日經指數去年3月瀉至16500點的低位。及後股市反彈,今年2月一度守在30000點之上。完稿前不久(9月5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剛宣布辭職,股市很歡喜,日經指數連升8天,再次突破30000點〔圖一〕。

日經指數兩年升近四成

也就是說,令和年代,日經指數兩年多升了36%。表現如何?當然不及升60%的美股,但和強勢的德國股市表現相若,勝過法國。日經更是跑贏同期要跌的英國股市,以及港股A股。誰說日本股市表現差?今年日經指數升11%,比歐美落後,但仍比港股和A股好,算是中規中矩。

為何要買入日本股票?相信估值是最大關鍵。估值這回事,三分科學七分藝術。但肯定的是,美股不停破頂,很難說便宜。固然貴的可以更貴,但現水平要大家all in美股,似乎不少人都會畏高。

港股呢?大家懂的,國情不同。看看最近的例子,美國和中國都不願見到科企太有影響力,但打壓的力度和效率是差天共地。美國說到底仍是尊重私有產權的社會,對富豪或巨企較為友善(亦有人認為根本誰上台都是為富豪服務)。但在中國,明顯地閣下在股市損手與否,並不是領導人首要考慮的事情。

港股嫌廢,美股嫌貴,是否有第三出路?當然就是歐洲。所以你見歐洲股市今年一樣不停破頂(歐洲經濟積弱多年。證明經濟差不等於股市也會差)。相比之下,大量日本公司股價仍然和高位有點距離。

另外,全世界也熱炒美股,高手林立,也代表市場極有效率,很難發掘好股票。相比之下,日本市場仍算是under-researched,投資者仍有望以合理股值買到好公司。

日本股市的確缺乏科企,孫正義的軟庫主業是投資別人,現在也被中資科企拖累。固然日本人會急起直追,但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成功。不過正如早前所言,日本在不少傳統行業仍有優勢。

日本品牌軟實力強勁

此外,日本品牌的軟實力也是強勁,僅僅不及美國,韓國仍需努力。捫心自問,中資品牌暫時仍是以便宜取勝,軟實力和日本相比仍差很遠。這些公司在本土未必有增長(人口萎縮嘛),但可以放眼海外。況且,日本品牌因為估值不貴,也有機會成為併購對象。

較少人留意的是日本傳媒的軟實力(這也是中國較落後的地方)。筆者常看的Financial Times,現在是日經新聞擁有,網媒Quartz News也一度是日本公司擁有。不要小看這種軟實力,Financial Times易手後,明顯多了很多和日本相關的故事,也有助西方投資者潛移默化,更認識日本股市。

至於日本公司的傳統問題,當然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改變,但筆者看到情況正在改善中。日本公司固然很多不務正業交叉持股,說穿了就是益自己友,管理層也會假公濟私。但整體來說,公然大型造假「穿櫃桶底」的情況還是較少見。

——節錄自10月號《信報財經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