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X林凱源:Startup要不斷自我顛覆!
2022年5月6日

Image description
林凱源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讓公司stay young,大部份員工都是新世代,管理成一大問題:「疫後人才管理有新常態,今年畢業生接近九成寧願WFH」。 (受訪者提供)

撰文:李潤茵 本刊記者

當年曾說「為創業唔買樓」的年輕人,不經不覺已成家立室。近日,林凱源就為孩子升學做研究,豈料愈看愈無奈:「香港教育真是沒與時並進!我們仍然是學習以前那套,包括科技,但下一代其實應該要學習的,是10年後需要什麼?教育者自己的思維都要變吧!他們是要讓下一代知道,未來世界是創造出來的!」

不要當柯達

未來世界是怎樣?相信10年前,大部份人都沒有想到,App會取代Call台;但2022年的今天,林凱源已經在想:「如果下一步,世界再不需要人來揸車,我為什麼還要幫你找司機?你只需要發個訊息,給任何一個車的聯網,只要你附近有吉車,而架車充夠電或油,再計算好貨物大小就得。」

林凱源並非天方夜譚,「無人車」確實近在咫尺,「美國已經出現了!The future is already here—It's just not evenly distributed(未來已經在這兒─只是還沒有平均分布)」。

以GPS為例,軍事很早已有應用,直至後來衛星增加,由於基建到位,遂很快開放給世界,供商用及民用。無人車發展軌跡相似?「無人機在天空上,一個360度的環境,也能夠組成不同圖案;幾百架車在道路上,一個平面的環境,為什麼不可以行駛?現時只剩客觀局限,例如有人突然跑出來、不遵守交通規則、法律問題未解決等,但技術其實已經ready。」

事實上,天津港、珠海港已在貨櫃碼頭使用無人車。林凱源預計,未來3至5年,將出現更多應用場景,例如機場。

「柯達已經不存在,但他們其實是第一個研究數碼相機的。」他不時提醒團隊:「我們可以用2至3年的時間,以一個科技顛覆了Call台;我相信一定會有很聰明的小朋友,知道下一步是用什麼科技打我。」怕嗎?「怕啊!只能確保自己不做柯達。」與其等待被顛覆,林凱源的選擇,永遠是化被動為主動。

700萬利潤 vs 700萬首期

一直以來,GOGOX備受港人矚目,除因「大衛打敗歌利亞」的故事引人入勝外,幾經波折的融資過程也是焦點,儼如本地創科的縮影。

GOGOX是一盤「燒錢」的生意。創業初期,團隊每幾個月就面臨缺資,事關起動資本只有2萬,即使後來從數碼港培育計劃取得10萬,隨着業務急速增長,這筆錢也很快燒完。創辦人自然是無糧出,還要九成時間「在街工作」,「由朝到晚坐麥當勞、坐Starbucks,每日拿着Starbucks個樽但無幫襯,被發現就跟職員說在等人」,這段日子維持到,他們租下觀塘劏房辦公室。

「初時有幾個投資者,跟我說過同一番話,意思是全港700萬人,每人每年給1蚊,讓我賺700萬,幾年則是幾千萬,也可在創業板上市了。」

時隔多年,林凱源仍清晰記得,對方接着拋出一句話:「對面層樓,我放低首期700萬,你覺得回報會不會好些?」時為2013年,林凱源無言以對,感到沮喪。

「當年在香港做Startup真是很難,社會完全無創科概念,共享辦公室也只得一間,以香港這一細小的地方作為市場並不容易;如今,整個行業的確變得蓬勃,連共享辦公室都差不多玩爛。」

近年,港府亦積極推動創科,聲稱「已投放逾1000億元推動創科發展」。惟林凱源提醒,慎防「口號式搞創科」。「創科公司經常說idea may be 5% of the equation, 95% is execution(好意念只是成功的5%,剩餘95%靠執行),idea通常不值錢,關鍵在於如何執行,否則只是紙上談兵。」

不應該只去大灣區

推動創科真正執行者是政府。「政府內部有無相關人才清楚世界在5年、10年後需要什麼?香港現在要開始怎樣部署?」林凱源續道:「用得多錢不等於用得對,而且香港的錢,多數都是投放在基建,但最應思考的大問題是,香港創科在世界上該怎樣定位呢?」

歸根究柢是思維問題。以物流運輸為例,新加坡很早已經為Grab及Uber司機,提供「牌照」合法經營;反觀香港,林凱源批評,仍糾結在「是否合法、會否傷害到利益集團」等問題上。

另一個例子,就是政府鼓勵年輕人去大灣區。「我都在中國發展過,喜歡的話可以去;同樣地,放眼世界都無問題,而非只跟年輕人說,去大灣區發展。香港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在配合國內發展時,仍然維持國際城市的角色。」

GOGOX在2015年進軍中國,一口氣在北上廣深設點,林凱源自有一番體會。「物流是很道地的行業,接地氣很重要。中國更是由南至北每個地方都不同,舉例電動車補貼,各個省市就有不同政策,有些地方八成是電動車,每日行程限100公里以內,但若非電動車的話,則某些時段不可營運。簡言之,每個城市情況不同,所以很難純粹複製香港模式。」

隨着版圖不斷擴張,公司亦漸漸走上「靠融資支持」這條路,甚至最終為換取發展速度,創辦人不惜放棄控股權,——今天,GOGOX由中資持有,事關前身GOGOVan與58同城合併後,陸續引入阿里系及騰訊系為主要股東,林凱源成為聯席行政總裁,股權僅佔17.82%。

不過埋單計數,由當初2萬元起動,到融資後估值達156億元,期間持股升值已達28億元。事實上,除天使投資者外,GOGOX由A輪走到C輪,大部分投資者都並非香港人。

當年,其實還有一段小插曲,就是Lalamove創辦人周勝馥,原來都接觸過GOGOVan,惟最終因談不攏而沒有注資。後來,Lalamove前身EasyVan橫空出世,江湖自始無止境「燒錢」血戰,林凱源便曾形容「好像日日有把刀架在頸項」。

儘管幾經波折,林凱源始終堅持「扎根香港」,主要業務仍是香港。反為,他擔心香港物流地位遭蠶食。「早幾年,葵涌貨櫃碼頭外經常塞車,貨櫃要排隊幾個鐘才能進入;近幾年,該處路面交通非常暢順,你就知道吞吐量去到幾多?」過去10年,香港的航運地位下降是不爭事實,疫情加劇衰落速度。

香港物流地位下降

行業衰落主因是營運成本高。「以前,香港優勢是平同快,報關快、軟硬件配套佳、24小時運作;現在,鹽田港擁有同樣硬件,以至台灣及整個東南亞,很多港口都很先進,加上疫情關係,很多公司已開發其他航線,例如越南。」

航運與物流是唇齒相依,GOGOX難免受到影響。「雖然大家多數在日常生活會叫GOGOVan,但我們有九成業務,其實與B2B相關,例如一隻貨櫃到港,有三分一到國內,三分一轉口,三分一要拆貨、重新包裝,如是者便需要10架GOGOVan。」

舉例礦泉水,林凱源解釋,原本是以噸計運送來港,抵港後才拆細,再包裝後才派送至全港各區,「所以水樽會印有distributor(經銷商),背後其實牽涉到很多物流」。

疫情同樣帶來衝擊。「搞個婚宴都用幾次我們的車,例如運送backdrop(布景板)、紅酒等,現在突然消失了!整個供應鏈、餐飲業及中小企仍未恢復的話,即使我們給出優惠,他們都真是無貨送啊!」

不過GOGOX打慣逆境波,而在林凱源眼中,生存下去永遠是首要考慮——「一間公司能經歷種種風浪、仍然屹立不倒三五十年,比起成為獨角獸更重要」。

——節錄自5月號《信報財經月刊》